第5章 別,你不添亂就行
  第5章 別,你不添亂就行

    不管怎麽催動精神力,傷口一點變化都沒有。

    明明先前還能治愈痛經。

    莫非現在精神力不足?

    這就尷尬了。

    強大的身體素質是其一,精神力不足,根本無法催動治愈係異能。

    她有些鬱悶,拿幹淨帕子把傷口包紮起來。

    照了照鏡子,發現有大片胎記在,怎麽照都不好看。

    索性不照了。

    ##

    休整了幾天,餘柳柳額頭上的傷口自然愈合。

    她也享受了幾天周母無微不至的照顧。

    與其說是休整,不如說是是試探。

    好在周母表裏如一,周慕安也沒有越軌。

    周家人雖然過得窮酸,卻也有著良好的教養。

    她需要一個穩定的大後方。

    七七年才恢複考大學,她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準備。

    比起考大學,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她要在周家更好的生活下去。

    在末世,她不僅學會了保命,還學會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既然決定好好生活,她也就不再矯情。

    首先就是把周家當成自己的家,周母做的飯實在是難以下咽,料理家務也不盡人意。

    趁著周慕安母子去生產隊出工,她先把屋裏收拾了一遍,又去收拾院裏。

    院子不小,沒有被充分利用起來。

    單那一塊被整得不平整的菜地,也能猜到周母根本擅長幹農活。

    她在基地種過菜,當下拿了鐵鍁整起院裏的小菜園。

    整治小菜園不怎麽費力,土已經鬆過,就是不太平整。

    小瑞寶不懂餘柳柳要做什麽,偷看了她一會兒,又用手比比劃劃去向周父報告。

    周父被他弄得一頭霧水。

    餘柳柳平整好小菜園,也快到了中午吃飯時間。

    又係上周母的圍裙去做午飯。

    犒勞自己的胃,還是要自己動手。

    其實換作旁人家,早飯一般都帶到地頭吃。

    也就是周家情況特殊,老弱病殘,一般都會在家裏吃早飯。

    上午幹活幹一個小時,休息二三十分鍾,再幹一個小時,才回家吃午飯

    午飯和晚飯也是在家裏吃。

    下午兩點以後出工,幹到五六點回家吃飯。

    她從嫁妝裏拿出半袋白麵、半袋玉米麵,半袋土豆,又拿出一瓶油。

    原主母親怕原主吃不了苦,可是放了不少好東西。

    她舀了半瓢白麵,又舀了小半瓢玉米麵,又從雞窩裏拿了個雞蛋摻在一起,和了一塊麵。

    燒火,起鍋燒油。

    炒了一盤土豆絲,又把麵團擀成了細麵。

    盤子是周家從城裏帶來的,很精致。

    麵條粗細均勻,她的手藝一如既往。

    在門口老遠看見周慕安母子的身影才煮麵。

    周慕安還沒進門,就聞到飯菜的香味。

    順著香味,就進了家。

    周母也聞到了,快步進了院子,看到餘柳柳正在盛飯。

    心裏甭提有多高興了。

    自從到了鄉下,她還沒有吃過現成飯。

    等看到餘柳柳放了這麽多油,又心疼起來。餘家條件比周家好,這麽多天沒讓她吃過肉,多放點油就多放點油吧,總比什麽都不做當嬌小姐好。

    餘柳柳手腳麻利,等他們母子都洗完手,已經把飯端上飯桌。

    小瑞寶看到親人回來,興奮地跑了過來。

    他觀察餘柳柳一上午,發現她一點都不可怕,反而很親切,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給舅舅和姥姥聽。

    餘柳柳看小瑞寶跟周慕安母子倆比劃,不由得眉開眼笑,先端了一碗飯去給周父送去。

    周家沒有炕,都是木板床,也沒有在炕上吃飯的習慣。

    周父一上午都在好奇餘柳柳做什麽,看到手裏的原湯麵明白了。

    麵條裏漂著零星的油花,燙了點野菜。

    他捧著碗,老淚縱橫。

    餘家給了他們家一個好兒媳婦啊!

    周母端了飯進來和周父一起吃,桌子上又剩下她和周慕安、小瑞寶。

    小瑞寶不挑食,嚐了一口,就再也停不下來。

    周慕安沒動筷子。

    倒不是懷疑餘柳柳會下毒,隻是……

    聽著小瑞寶和餘柳柳大口吸溜麵條的聲音,他最終抵不過一陣陣香味在鼻尖晃悠。

    試探著喝了口湯,一口湯沒下肚就投降了。

    他從來沒有吃得這麽痛快過,隻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味道。

    下鄉以後,尤其是最近兩年,他們家過年都沒敢這麽奢侈。

    還沒什麽感覺,碗底就空了。

    小瑞寶吃了一大碗,餘柳柳毫不害羞地吃了兩大碗。

    周慕安意猶未盡,可是不好意思開口。

    小瑞寶以為他不吃了,乖巧地收了碗。

    鍋裏的飯見底,周母馬上攬過刷鍋的活兒,讓餘柳柳去屋裏休息。

    餘柳柳也不客套,轉而問周母:“媽,咱家有菜籽嗎?”

    “有,前幾天我朝生產隊要了點,這不翻了地還沒種。”周母說著看了看菜園,驚訝地發現菜園已經平整。

    又緊接著問:“柳柳,這是你整的?”

    餘柳柳點點頭,“嗯,我琢磨著種點四季豆、茄子、菠菜和西紅柿,有黃瓜種子的話最好,再種點黃瓜。”

    周母越發覺得餘柳柳懂事,身體不好還幫家裏幹活。

    忙擦了擦手找出菜籽。

    “喏,你看,菜籽都在這兒。不怕你笑話媽,媽來鄉下這幾年都沒分清這些種子哪個是哪個。”

    “媽,您是教書育人的。”餘柳柳安慰道,“不去掃盲班教書可惜了。”

    周母搖搖頭,“哪有那麽簡單,知青點的知青都用不過來,況且咱們家還有曆史遺留問題沒查清。”

    餘柳柳若有所思,“您的意思是,查清就能回城恢複工作?”

    “可以這麽說。”周母也不是太確定。

    但是能查清的話,她們家肯定不會這麽落魄。

    餘柳柳沒有繼續追問,問也沒用。

    還是現實點,去種菜。

    周慕安聽著他們來回走動的聲音,猶豫了一會說:“我幫你們。”

    餘柳柳蹙眉,“別,你不添亂就行。”

    周慕安被嫌棄,有點不開心。

    越不讓他做,他越想證明自己。

    悶聲道:“我可以。”

    餘柳柳才不信,“找你還不如找小瑞寶。”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被迫成為暗衛頭子的穿越女》《嫁進年代文裏成了祖國棟梁》《穿書虐文養成秀才小相公的日常》《一睜眼,被七零糙漢老公掐腰強寵》《快穿之這個NPC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