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躺好,我來
  第3章 你躺好,我來

    齙牙嬸兒看向周母,“文惠呐,你說說你這兒媳婦,還得理不饒人了。”

    周母麵上為難,“柳柳確實受了委屈,大家道個歉也無妨。”

    齙牙嬸兒等人罵罵咧咧不想道歉,強行往外闖。

    誰知餘柳柳半分不讓,抄起掃把像煞神一樣擋在門口,誰走拍誰。

    眾人沒招,不情不願地認了錯。

    餘柳柳這才放行。

    終於消停了。

    周母鬆了一口氣。

    不聲不響地給餘柳柳燒了一鍋熱水,拿走她弄髒的新褥子,換了一條幹淨的舊褥子。

    別的不說,餘柳柳在末世多年已經鍛煉出來,多惡劣的環境都能勸自己適應。

    她在原主的嫁妝裏翻出換洗的幹淨衣服,正準備擦洗,發現周慕安還在屋裏。

    順口問:“你怎麽還在?”

    周慕安一愣,“我怎麽不能在?”

    餘柳柳皺眉:“你今晚不會要睡這兒吧?”

    周慕安本想去雜物間湊合,可餘柳柳今晚的表現,又讓他改變了想法。

    木著臉說:“這是我的房間。”

    餘柳柳語塞。

    初來乍到,她也無處可去。

    為了不被人當做異類,目前也隻能以原主的身份先將就在周家。

    硬著頭皮說:“那你先去外邊守著,我要換衣服。”

    周慕安:我是瞎子。

    心裏這麽想,卻沒說出口。

    餘柳柳等他摸索著出去,馬上反鎖了門。

    刷牙漱口,從上到下擦洗了一遍,又催動治愈係異能治好了痛經,恢複了點體力。

    隻是原主這個手工縫製的花棉布褲頭,怎麽看怎麽覺得別扭。

    她在身上比劃了半天,最後從空間拿出了自己的幹淨內褲。

    換好衣服後,她又順手把髒衣服洗了才開門。

    周慕安還像木頭一樣杵在門口。

    餘柳柳晾好衣服再進屋時,周慕安已經摸索著坐到了炕上。

    本著和平共處的原則,餘柳柳從餘家的陪嫁裏拿了一套被褥給自己。

    兩人中間隔了一個人的位置,井水不犯河水。

    周慕安不言語,她也不說話。

    昏黃的煤油燈跳動著豆大點的光,氣氛有點尷尬。

    周慕安感覺她好像沒熄燈。

    想到家裏又欠了不少債,又撐起身子想要吹燈。

    餘柳柳馬上警惕地坐起來:“你要做什麽?”

    周慕安:“熄燈。”

    餘柳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又看不見,怎麽知道沒熄燈?”

    周慕安:“感覺。”

    餘柳柳撇撇嘴,想來他也不至於那麽禽獸,趁大姨媽在對她動手。

    冷聲道:“你躺好,我來。”

    周慕安:“……”

    聽著餘柳柳起身,熄燈,躺下,一係列動作幹脆利落,再聯想到她懟眾人時的分毫不讓,有一些恍然。

    餘家捂得再嚴,他還是打聽到了。

    餘柳柳貌醜木訥,跟姓陳的知青不清不楚,還被騙。蠢笨如她,跟身邊這個姑娘有很大出入。

    人肯定沒有送錯,餘家都用救命之恩相脅。

    是消息錯了,還是餘柳柳真有問題?

    今天誤會她懷孕,他要不先道個歉……

    餘柳柳聽著周慕安翻來覆去像烙餅一樣,出言警告:“老實點,你要敢有不該有的想法,我掰斷你的手。”

    周慕安:“……”

    他就多餘有“道歉”的想法,翻個身不再動彈。

    兩人一夜無話。

    此時已是初春,夜晚寒涼。

    不知道是這副身體太虛弱,還是太久沒有睡過安穩覺,餘柳柳一夜睡到了大天亮。

    第二天早上睜開眼,周慕安的被子已經空了,她忙穿上外套出門。

    鍋裏冒著熱氣,周慕安正在院裏石頭壘的灶台旁燒火。灶台上搭了個茅草棚,看起來搖搖欲墜,風大點都都能塌了。

    周慕安身邊還有一個五六歲大的豆芽菜,眼睛又黑又亮,看見她怯生生地往周慕安身後躲了躲。

    正在煮飯的周母笑著說:“瑞寶別怕,這是舅媽。”

    小瑞寶探出腦袋看了看餘柳柳,又躲到周慕安身後。

    周母忙解釋:“瑞寶是慕安他姐的兒子,他姐……”

    “媽。”周慕安打斷周母的話,生怕周母再繼續講下去。

    餘柳柳沒聽說過周慕安姐姐的事情,也沒興趣知道。

    上完茅房,回屋洗漱。

    然後又清點了餘家的嫁妝,這嫁妝在七十年代確實豐厚。

    自帶花的鐵皮暖壺,帶鏡子的臉盆架,上了銅閂銅鎖和銅鏈子的櫃子,放在周家這個土牆砌的茅棚極不相稱。

    最得她心意的是這個老式座鍾,最起碼讓她有個時間觀念。

    餘家還陪嫁了縫紉機,對原主真不錯。

    不過,她也不會用。

    貌似在原主挺喜歡縫紉機。

    原主手也很巧,會剪會裁,也會織毛衣。很多款式,隻看一眼就能縫製出來。

    這麽聰明的姑娘,居然栽在渣男手裏!

    換做是她,她絕不讓渣男好過。

    對了,她現在已經跟原主的身體融為一體,原主的委屈和痛苦也是她的。

    那麽,就讓她一樣樣討回來。

    她向來是一個行動派。

    對付虛偽的渣男,首先就要比渣男更優秀。

    不管為原主出氣,還是為了自己以後生活的更好,她都需要自己強大起來。

    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才能創造命運。

    這個年代改變命運的方法,無非也就是考大學。考上大學就可以遷走戶口,她也可以光明正大地離開周家。

    一舉兩得。

    另外,臉上的紅色胎記也要祛除,還要想辦法搞錢……

    “柳柳,吃飯。”

    肚子叫了好幾聲,她已經餓得前心貼後背。聽見周母喊吃飯,趕緊出去。

    院裏的石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周母盛了一碗去屋裏給癱瘓的周父。

    小瑞寶緊挨著周慕安,不敢看餘柳柳。

    幫周慕安拿筷子,拿玉米餅子。

    知道粥燙,還會幫周慕安吹吹。

    餘柳柳剛要吃雞蛋補補,看見小瑞寶瞅著雞蛋不停地咽口水,才發現周母隻炒了這一個雞蛋。

    轉手夾給小瑞寶,“這個給你吃。”

    瑞寶扣住了自己的碗,擺了擺手。

    周慕安麵無表情地開口:“瑞寶不會說話。”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被迫成為暗衛頭子的穿越女》《嫁進年代文裏成了祖國棟梁》《穿書虐文養成秀才小相公的日常》《一睜眼,被七零糙漢老公掐腰強寵》《快穿之這個NPC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