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等等,養什麽胎?
  第1章 等等,養什麽胎?

    嘔~

    餘柳柳聞見一股似有若無的騷臭味,瞬間幹噦起來。

    直把膽汁都吐出來,才舒服些。

    一抬頭,一群陌生的腦袋正驚愕地看著她。

    她也懵了。

    這是哪兒?

    她怎麽會在這兒?

    這些人又是誰?

    一陣陣暈眩感襲來,她又暈倒在床上。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句:“造孽啊,這死丫頭八成是有了!”

    “老餘家真是不地道,這不是坑人嗎!”

    “怪不得呢,跑這麽遠嫁咱們村,原來是別人不要的破鞋。”

    “這麽醜也有人下得去手,不容易啊!”

    “不是我說呢,這陪嫁真多,城裏人都不敢這麽陪嫁。老周家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丫頭懷孕了,就圖人家嫁妝。”

    “別瞎說,人家老周以前可是考古教授,老周媳婦又是教師,慕安那孩子脾氣古怪些,也不是貪財的人。”

    “是啊,要不是意外得了眼疾,肯定早娶了那個知青。”

    “這下老周家熱鬧了,等著看好戲吧!”

    “……”

    各種猜疑的聲音入耳,餘柳柳的腦袋裏亂成了一鍋漿糊。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慢慢侵占了大腦。

    華國,七六年。

    一個跟末世之前曆史軌跡完全重合的平行世界。

    可以肯定的是她穿越了。

    作為基地唯一的治愈係和空間係雙異能者,她保管著基地的所有物資。

    想起物資,她忙探出一縷精神力查看空間。

    空間裏食物、水、日常用品、藥品等易儲存的物品都在,應對災難避難時所用的錘子、匕首、工兵鏟、武器等必備工具也都在。

    連基地的電力發動裝置也被帶來了。

    瞬間找回了安全感。

    換個生存環境也好,她已經厭倦了末世的生活。

    隻是眼下情況有點被動,原主的糟心事都堆到了她頭上。

    右臉覆蓋了大片紅色胎記不說,還被渣男騙了。

    渣男是個知青,剛下鄉時怕吃苦,瞄上了原主。

    原主自卑單蠢,好不容易有帥哥示好,芳心暗許。找家人幫忙,沒讓渣男吃丁點苦,還在渣男的哄騙下,求家人弄來了大學推薦信。

    渣男順利上大學後變了卦,不但不遵守承諾娶原主,又把原主奚落得一無是處。

    原主傷心之下跳了河,幸被人救了回來。

    家人為了能讓原主振作,到處托人找婆家。可不知誰到處散播謠言,找一個婆家吹一個。

    這才找了下放戶周家。

    原主嫁過來一看,未來公公癱瘓在床,未來丈夫雙目失明,生活條件比想象中更艱難,又撞了牆。

    唉,造孽!

    屋裏不知道什麽時候安靜下來。

    隻聽一個清冷的聲音說:“不想嫁給我,也不必作踐自己。”

    餘柳柳緩緩睜開眼。

    愣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是她的便宜新郎官周慕安。

    聽說,周慕安是瞎子。

    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雙深邃的眼眸波瀾不驚,沒有丁點反應。

    周慕安聽見動靜,壓製住暴走的衝動開口:“我說過的話會作數,你安心養胎。”

    “等等,養什麽胎?”餘柳柳皺眉,“我沒懷孕。”

    周慕安以為餘柳柳想騙自己沒懷孕,借著圓房的機會讓他認下孩子,壓低聲音:“夠了,給自己留點臉。”

    “我是在給你留臉。我說了沒懷孕,我沒做過傷風敗俗的事,憑什麽背這個鍋!”餘柳柳音量拔高,也是在說給院裏的人聽。

    她沒做過,原主也沒做過,憑什麽背個莫須有的孩子!

    一天不行,一刻不行,一分一秒都不行。

    激動之下連咳幾聲,牽動額頭上的傷口。

    傷口又有血滲出來。

    院門口正在送客的周母聽到爭吵聲,急急忙忙往屋裏走。

    沒走的鄉鄰一聽吵起來,頓時滿眼興奮。

    忙跟著跑過去。

    餘柳柳和周慕安還在僵持著,全然沒有洞房花燭夜的嬌羞和喜悅。

    周母暗自搖頭。

    餘柳柳的父親到底對丈夫有救命之恩,她們不能忘恩負義。

    再者下放後,她們一家成了農村戶口,沒有後台,沒了工資補貼,沒有農村生活經驗,老底很快吃光,家裏早就寅吃卯糧。

    回城遙遙無望,更別說恢複工作,又有哪個姑娘肯嫁進來。

    兒子結婚的一應物品都是向生產隊借的,結完婚還要還回去。

    周家哪有資格嫌這嫌那。

    至於餘柳柳腹中的孩子……

    想了想,勸解道:“柳柳,既然你嫁到我們周家了,就安心過日子。慕安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心不差。孩子……”

    “沒有孩子,我沒懷孕,我嫁過來也想安心過日子,可你們非要往我頭上扣屎盆子!”餘柳柳語速很快,但吐字清晰。

    周母還沒開口,就有人插嘴:“放屁,吐得那麽厲害,還說不是懷孕。我們都是過來人,你可瞞不過我們的火眼金睛。”

    又有人說:“你婆婆剛跟我們幾個說,不讓我們把這件事傳出去,有這麽好一個婆婆你不知道珍惜,起啥幺蛾子。”

    “這種女人就是欠打,打一頓就老實了。”

    “打一頓不行,就打兩頓,打得多了,看她還敢不敢頂嘴。”

    “臉皮真是厚,承認你懷孕我們也不會亂說。”

    “……”

    越來越多的聲音加入進來,周母是知識分子,比較文弱,嗓門小,勸阻的聲音很快被越說越來勁的村民淹沒。

    餘柳柳順手抄起手邊的搪瓷缸子“哐”地砸到地上,“關你們屁事,鹹吃蘿卜淡操心!”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被迫成為暗衛頭子的穿越女》《嫁進年代文裏成了祖國棟梁》《穿書虐文養成秀才小相公的日常》《一睜眼,被七零糙漢老公掐腰強寵》《快穿之這個NPC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