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2章
  第2章

    來不及反應間,那人已經踏進了殿中,一身銷金玄色團龍服,眉眼冷峻,如落雪的峰峭。

    安若隻能暫且擱下酒杯,向他行禮。

    他將她扶起,掌間還帶著幾縷外頭淩冽的寒意,又瞧了瞧她的神色,才道,“聽說阮家已經送了消息進宮,你,可還好?”

    看來他也已經知道了,安若心間一頓,痛感再度襲來,卻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

    畢竟若他再晩一刻踏進殿中,見到的便該是她的屍首了。

    而他走時說要去四日,如今卻提前返回,她又不由得緊張起來,開始思索該如何應對這變數。

    獨孤珩卻目光一瞥,忽然瞧見了她擱在桌邊的酒杯,不由得微微皺眉,“一個人,怎麽想起喝酒了?”

    懾與他帝王的威壓,安若愈發緊張,正思索該如何回答,紅菱端著飯菜進了殿中。

    她靈機一動,比劃著表示,“天冷,喝酒暖身。”

    紅菱及時替她翻譯,獨孤珩似乎打消了疑慮,在桌邊坐了下來,“朕陪你。”

    紅菱忙將飯菜擱下,又去拿了隻酒盅,安若努力叫自己沒有打顫,為他斟了一杯雕梅。

    獨孤珩掃過桌上膳食,見隻有兩道素菜與一碗湯粥,不免沉下臉色,對安若道,“你是朕的女人,如若有人膽敢怠慢,盡管責罰。但有不服著,朕來處置。”

    話音落下,殿內外宮人們俱都悄悄打起了哆嗦,他們自然明白,陛下這話是說給他們聽的。

    然安若卻隻搖了搖頭。

    已決心要死的人,並不在乎這些身外事了。

    然她也明白,盡管外界都傳獨孤珩是冷血暴君,但自到他身邊,自己並沒有被虐待,他雖寡言性冷,對她還算是不錯的。

    隻是……

    隻是命運如此嗟磨與她,將她最珍視的東西一一帶走,她已經全然沒了希望。

    今日雖有變數,但也好,能清楚死在他麵前,倒也不必牽連無辜。

    安若隨他坐下,獨孤珩舉起酒杯,要與她對飲。

    她不敢抬眼看他,因此也沒有發現,他的目光沉沉的在她酒杯中掃過。

    下一瞬,手腕卻忽的被他攥住了。

    “酒中有毒,來人。”

    安若猛然一顫,不過瞬息間,已有十餘名宮人衝進殿中,甚至還有帶刀的侍衛,殿中宮人皆被嚇的跪倒在地。

    紅菱是安若最為貼身的宮女,獨孤珩率先質問她,“何人下毒?”

    紅菱嚇白了臉,連連搖頭道,“奴,奴婢不知有什麽毒,請陛下饒命!”

    獨孤珩卻根本不信,又叫侍衛審問別人。

    眾人惶惶,紛紛無措的磕頭,而獨孤珩的臉色卻愈發嚴峻,滾滾怒意蓄在眉間,眼看就要劈到宮人的頭上。

    安若絕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為了不牽連無辜,隻好跪地澄清。

    “毒是主子自己準備的,主子想死,與旁人無關。”

    讀出她比劃的意思後,紅菱怔住,滿殿的宮人怔住,獨孤珩更是怔住了。

    他斂眉看她,眸中全然一片不可置信,壓著聲問道,“為什麽要死?”

    安若淚流滿麵,隻是搖頭。

    她隻是想死,想同親人團聚而已,如今演變成這樣,是不是連這個願望也要落空了?

    獨孤珩握住她的肩,再一次沉聲問道,“為什麽要死?就因為你弟弟死了,你也要去死?你難道不信朕會捉拿凶手?”

    安若仍在搖頭。

    凶手捉住又如何?弟弟已經不能複生,她已經失去了一切。

    何況,弟弟真的是死於匪盜之手嗎?

    他怕也隻是受了自己的連累吧!

    早知如此,她還不若死在高霽手中,何必掙紮著活下來,害了弟弟,如今又遭一回折磨?

    淚水劃過麵頰,又落下,接連不斷,將前襟打濕。

    殿中鴉靜,無人敢出聲。

    任誰都能看得出,帝王的憤怒已到臨界點,真不知下一瞬會發生怎樣可怕的事。

    獨孤珩斂緊眉頭,掌中的女人那般柔弱,隻消他稍稍用力,就能將她捏碎。

    然而他隻是抬起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自己,咬牙問道,“這世間就再沒有能叫你願意活下去的人了嗎?”

    安若一怔。

    她從未如此直視過他的眼睛,此時才發現,那雙眼眸中蓄積著一種奇怪的情緒。

    是憤怒嗎,還是……

    隻是下一瞬,那雙握著她肩的手卻忽然一鬆。

    獨孤珩忽的將手捂上心口,麵色驟然變白。

    安若愣住,隨身的太監福安也看出不對,趕忙上前關問,“陛下這是怎麽……”

    話還未說完,獨孤珩又趔趄了一下。

    有暗紅色的血液,一滴又一滴的從他的嘴角滲出。

    安若已經完全傻住。

    直到他徹底跌了下去……

    “陛下!陛下……”

    驚呼四起,整個熏蘭殿亂做了一團。

    ……

    宏元初年,新帝猝然崩逝。妖女阮安若以毒酒謀害新帝,當夜即被太後正法於後宮。

    ……

    ~~

    二月春早,拂過汴京的微風已經透出了暖意。

    “爹今次能不能不去蜀州?聽聞那裏現如今山匪橫行,很是危險。”

    阮府的花廳中,十五歲的安若正努力勸說父親阮青嵐。

    阮青嵐卻道,“這批蓮綾與春羅是綾錦院年前就同咱們定下的,如若不去,豈不是要失信於人?此乃行商大忌。”

    阮家做的是織造生意,除過自家機坊生產的織品,也從異地運些上等織品售賣。

    大周建國兩百餘年,疆域與國力雖早已不複從前,皇室卻日益奢靡,每年有大量織物需求,為此,朝廷還特設了一座綾錦院,專門料理皇宮乘輿服飾所用織物。

    而這綾錦院,正是阮家的大客戶之一。

    這宗買賣與朝廷沾邊,自然不是說丟就能丟的。

    安若也明白其中輕重,隻好又對父親道,“那爹試試新路吧,聽說蜀州往北,經慶州回京,這條路更安全。”

    這話一出,阮青嵐還沒說什麽,母親秦氏卻奇怪道,“你整日閨閣裏待著,如何知道這些?誰同你說的?”

    安若答說,“聽王家姑娘說的,前些日子他們從蜀州運玉石回來,就是這樣走的。”

    作為商戶女,她的好友也都是商戶出身,就譬如她提的這位王家姑娘,家中便是做珠寶玉石生意的。

    而這條路也確實是她從王家姑娘口中聽來的。

    爹少年離開臨安祖籍至汴京,好一番打拚才賺下家業叫她與弟妹安心成長,上輩子的她無憂無慮,直到那批蜀錦被劫,朝廷降罪與爹以後,才知道現如今的世道究竟如何艱難。

    而一家人的厄運,卻也正是從那批蜀錦被劫開始。

    雖然有幸重生,但她回來時,爹已經接了綾錦院的生意,而今就算爹不去蜀州,怕是也要得罪朝廷。

    所以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辦法規避這場災禍,有意打聽別家商隊出行的消息。

    此時聽她這樣說,阮青嵐也頷首道,“爹也聽說了,今次正要試一試,放心,我路上自會小心。”

    安若使勁點了點頭。

    秦氏卻不放心道,“從前怎麽沒有這條路?會不會有詐?”

    阮青嵐被逗笑,“慶州鎮北王府年前才打開與蜀州的關口,從前當然沒有,人家王府會詐我們什麽?最多是交些過路費,咱們給就是了。”

    “好吧。”

    秦氏點了點頭,又叮囑道,“你可一定要平安,早點回來。”

    阮青嵐說好,又伸手撫了撫她的孕肚,“你顧好自己與孩子們,待我回來,一起等幺兒出生。”

    秦氏溫柔道好,也垂眼看向隆起的小腹。

    她有孕已有五月,再有四個月就要臨盆,如若夫君這一次順利,該是來得及的。

    其實已經年過三十,長女安若十五,次女芳若十二,兒子明瑜也已經八歲了,她原是沒想再當一次娘的,但沒想到母子有緣,這小家夥既然已經來到腹中,當然也隻能留下。

    而一旁,望著和和美美的父母,安若卻忍不住又起了疑惑。

    說來也是,上輩子為何沒有這條新路?爹一向謹慎,若有更好的選擇,應該不會去冒險的。

    難道這輩子除了她回來,還有其他的變數?

    作者有話要說:  麽麽~~

    等會兒還有

    小紅包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