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04章 大結局
  第704章 大結局

  劉郝晉對夏青青的態度一直都是不錯的,甚至還可以說的上是非常照顧,雖然夏青青能夠感受到劉郝晉對於她的喜愛不是男人對女人的,反而有點像是長輩對待小輩。

  但是沒有關係。

  她隻要能夠讓劉郝晉幫她做一些事情就行,最好能夠劉郝晉能夠趕緊把她捧紅,讓她在娛樂圈站穩跟腳。

  對於其他事情,她向來不是很在意。

  但這次劉郝晉的態度讓她有些失望了,他就算是臨時有工作,夏青青也是能理解的,可他沒有主動告訴她,而是她詢問了之後,他才告知。

  夏青青的心中覺得拔涼了起來,她本來就隻能算的上劉郝晉的情婦而已,還是見不得光那種,劉郝晉難道這是已經膩了她。

  不對,她應該要對自己有信心才行,劉郝晉肯定隻是事業太忙了而已。

  夏青青這麽安慰自己,便伸手打了一輛車。

  就在這個時候,她卻突然看到眼前走過了一個熟悉的人。

  那是劉郝晉!

  劉郝晉原來哄她而已,他其實還是疼愛自己的,已經悄悄來接她了。

  夏青青正準備過去,就見不遠處走過來了一個女人,那正是劉郝晉的妻子,她的表情趾高氣揚的,劉郝晉立刻過去幫她拿著包。

  兩人一路便離開了。

  “你把那天那個女人處理了?”劉郝晉的妻子冷聲道。

  劉郝晉討好道:“你想要我怎麽處理,我都答應你,那天本來就隻是一個意外而已,”

  夏青青的腦袋頓時就清醒了,她還以為劉郝晉會和妻子離婚,然後最後和自己結婚,反正她覺得自己有的是手段。

  現在才發現她好像高估了自己,劉郝晉這個混賬這是在玩自己呢,他居然還和妻子聯係上了。

  她感覺一桶冰水直接淋在了自己的頭頂,讓她覺得冰冷至極,趁著這個時候,她悄悄跟在了劉郝晉的後麵,她倒要看看這兩個人到底想要做什麽。

  劉郝晉的妻子沒有給劉郝晉好臉色,她一路上都在數落著劉郝晉,畢竟是劉郝晉對不起自己,她的眼神全然都是嫌棄,好在這次她似乎也是冷靜了不少時間,所以沒有上次所表現出來的歇斯底裏。

  “我最近看到她上了綜藝節目,而且人氣還很高,這是不是你把她送上去的,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捧她,我們沒完。”劉郝晉的妻子顯然還是一直都在關注夏青青的情況,她和劉郝晉這麽多年的感情,陪著劉郝晉一起打拚事業,也不是什麽傻子,隻是上次簡直太生氣了,才會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兩人結婚了這麽多年來了,想要離婚不是那麽容易,畢竟身上的共同利益簡直太多了。

  劉郝晉在妻子和夏青青之中選擇一個人,肯定是會選擇自己的妻子的。

  果然,劉郝晉連忙討好地說道:“你放心吧,我和她馬上斷絕關係。”

  夏青青頓時覺得自己身上的血液都跟著冷了下去,她想要衝上去質問,最後還是忍住了。

  以劉郝晉現在的情況,大概率是不會理會自己的。

  她不想這樣去丟人現眼。

  醫院裏。

  宮老爺子突然醒了過來,因為這件事情,眾人都顯得很高興,隻要等他醒過來了,那麽後續隻要好好做手術就行了。

  醫生這次給夏傾然打了電話過去,說了這個消息,也就是代表她後麵不用去針灸了。

  一切倒是都顯得很順利。

  《超級才藝》還有最後一期,夏傾然去錄了節目,最後一期倒是無風無浪,一切都結束得很快。

  她還是把票給了葡桃,幫葡桃穩住了第一的名次,夏青青這次的表現非常優秀,她不僅唱了歌,而且還跳了舞,所跳的舞蹈依舊是民族舞,正是林語琪當初自己編造的舞。

  但她在節目上卻說這是她自編的。

  因此,她最後的票數很高,就算夏傾然把票投給了葡桃,她也差點成為了第一。

  不過,現在以她的熱度,她完全能夠很好的出道了。

  站在出道人選的時候,夏青青本來以為自己會很緊張,但是她最後隻有夢想達成的喜悅感。

  果然,做夢就是做夢而已,林語琪那個廢物不可能來到這個地方的,她就算在電視旁看到了那也無所謂。

  這些榮譽本來就是屬於她的。

  一切都風平浪靜。

  然而,等節目結束之後,網絡上卻有一條消息悄悄掠上了熱搜。

  【關於某評委暗箱操作把選手送到第一】

  那條微博表示夏傾然幾次都把票投給了葡桃,很顯然就是為了葡桃而來的,葡桃一定是有什麽見不得光的關係。

  葡桃的專業能力的確很優秀,唱跳俱全,她的舞台感染力也很強,正是因為如此,之前夏傾然看起來很喜歡葡桃,大家的想法也跟著她是一樣的。

  但是後麵因為節目組的剪輯完全偏向了夏青青,且夏青青完全就已經開始蛻變了,她的舞姿優美至極,簡直就是一個天才。

  最後一次表演,夏青青編的舞因為太過驚豔了,讓眾人都大飽眼福,他們認為夏青青的確是有資格拿第一的。

  然而,夏傾然還是把票投給了葡桃,這根本就是不合理的。

  他們認為葡桃和夏傾然一定存在不正當的關係,網上還有人開始造謠,表示葡桃其實是夏傾然的遠房表姐。

  這種離譜至極的消息,沒想到居然還真有人相信。

  很多網友為夏青青打抱不平,認為這個第一名本來就應該是夏青青的,對此,夏青青很有風度地回應了:“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我們拿實力說話。”

  她很有底氣的回應之後,立刻又漲了不少粉絲。

  夏傾然眯了一下眼睛,手指靈活地在電腦上敲擊著,很快,她就發現這條熱搜是買來的。

  至於是誰?很明顯就是夏青青幹的,她故意買了一條熱搜來惡心自己。

  其實夏傾然真是想不通夏青青為什麽會這麽恨她,但既然她總是想把自己拉下水,那麽她這次也不會放過她。

  第二天,夏傾然剛醒,下去的時候,就聽到宮少宇在打電話。

  男人的聲音低沉至極,富有磁性:“對,我今天會結婚,很快會舉行婚禮,這次是來通知你們一聲。”

  宮少宸詫異了一下,立刻大聲道:“大哥,你居然要結婚了,這件事爺爺知道嗎?”

  宮老爺子剛剛才醒,他肯定是不會同意這件事情的。

  宮少宇淡淡道:“等結束之後在告訴他。”

  他本來早就打算結婚的,但因為宮老爺子的昏迷打亂了他之前的節奏,現在宮老爺子醒了,那麽一切都要按照他的節奏來。

  夏傾然出來的時候,迷迷糊糊的,她就聽到了宮少宇在電話,然後通知每個人結婚,等宮少宇把手機放好了,她才傻乎乎的問道:“誰要結婚?”

  宮少宇隻是淡淡地看著她。

  夏傾然:“……。”

  等她去民政局領完證的時候,腦子還是暈乎乎的。

  有那麽一瞬,她總覺得自己好像曾經經曆過這樣的事情。

  她好像結過一次婚,但仔細一想,又覺得很荒謬。

  宮少宇正在翻一本日曆,他指著其中一個時間道:“這是一個黃道吉日,到時候就舉辦婚禮。”

  夏傾然其實是不明白他為什麽這麽急,但下午的時候看到門口急匆匆過來的人後,她才知道不是她一個人這麽認為。

  過來的人都是宮家的親戚,其中宮少宸走在最前麵,他表示自己有很多話要問。

  下午的時候,夏傾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姚鳶的。

  她的語氣到不是這麽急迫了,但還是征求夏傾然的意見:“夏小姐,網上現在有關於你和葡桃的言論已經散發得太過廣泛了,你要不要召開新聞發布會。”

  最初,她也是看到了這個消息的,本來以為這隻是一個小事情,哪裏知道後麵事情發酵的程度會那麽厲害。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無法控製住形勢了。

  如果夏傾然以後還想要在娛樂圈混,那麽召開新聞發布會解釋則是最好的辦法。

  “好,你盡快舉行發布會吧。”夏傾然說道。

  她之前本來是想幫林語琪進行發布會的,但既然夏青青一直想要對付自己,那麽她親自出手也行。

  當天上午,夏傾然就按照時間來了,葡桃也到場了,她現在才剛出道,本來發行了新的歌曲,但是因為有人說她的第一名不副實,所以她也必須要解釋。

  外麵早就圍繞了一堆記者。

  夏傾然看了葡桃一眼,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看來這些天的確是受到了輿論的影響。

  她的神色卻很淡然:“關於網上最近的言論,表示我和葡桃有親戚關係,這完全就是無中生有,我和葡桃在節目時隻是第一次見麵而已。”

  疑,況且最後一次,夏青青的表現特別好,她理所應當才能得到第一的。”

  夏傾然笑了一下,就拿出了手機放出了視頻,很快,後麵的幕布就投影出了林語琪跳舞的畫麵。

  那是林語琪的個人賬號,她所跳的舞優美靈動,上麵顯示的時間明明就是兩年前,但她的舞蹈和夏青青在最後呈現的舞蹈卻是一樣的。

  眾人看到了之後都愣住了。

  夏傾然道:“我給自己心目中的冠軍投票有錯嗎?夏青青盜竊了別人的舞蹈,並且表示是自己所編的,關於這點,我就是不認可的。”

  夏青青今天是沒有去發布會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情都是她做的,所以她是知情的。

  她現在反正已經出道了,自認為人生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劉郝晉鐵了心要和她分手,她要了一筆錢,並且讓劉郝晉幫她最後黑一把夏傾然和葡桃,於是才有了今天的局麵。

  如今,她就坐在電腦麵前想要夏傾然和葡桃的笑話,沒想到林語琪那個蠢貨,居然還留了證據。

  她的臉色蒼白至極,突然又想起了之前那個夢,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後麵的視頻還在繼續,突然視頻就變得少兒不宜起來,那上麵正是夏青青和劉郝晉正在做不雅的事情。

  這個視頻頓時就引起了大家的嘩然。

  夏傾然似乎早就料到了大家的反應,她淡淡道:“我認識夏青青,她以前曾經是我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品行一直都有些問題,我和她有些舊怨,她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我也不覺得奇怪,所以我的票是不會投給她的。”

  瓜,還都是關於夏青青的,他們現在反而不想去詢問夏傾然了,隻想趕緊去蹲夏青青。

  也有記者問:“夏小姐,你是怎麽知道林語琪以前的社交賬號的?是她告訴你的嗎?還是這個賬號是作假的?”

  夏傾然勾了勾唇:“賬號是真是假,你們完全是可以自己去查證的,這個賬號的確是林語琪告訴我的。”

  至於她和林語琪之間有什麽淵源,肯定是大家都想要知道的,但是夏傾然並沒有義務告訴他們。

  有的人卻還是覺得不信:“要是這些舞蹈都是林語琪自己編的,那她為什麽不親自出來啊?她都沒有提出過自己的意見。”

  其實林語琪是在網上發布過類似的言論的,但是她本來就不出名,根本就沒有人關注過她,她凡是發了類似的消息,就被夏青青請的水軍的發現了,然後將她的言論壓過去,況且,夏青青還有劉郝晉撐腰,最後還找人把她的微博給舉報了,她最後根本就無法發送消息。

  夏傾然道:“我和林語琪認識也無可厚非,因為我們參加了同一檔節目,她如今受傷了,和我朋友住在同一家醫院,也是緣分,就碰到了我,於是她所有事情都告訴了我。”

  信,不然覺得夏傾然傳遞的消息都是假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她說的都是真的。”

  所有人看往了門口,就看到了推著輪椅過來的人。

  居然是林語琪。

  林語琪的情況看起來並不好,但她還是移動著輪椅走到了夏傾然的麵前,她拿過話筒對夏傾然道:“謝謝你,但是有的事情必須我親自來說。”

  她的舞蹈是具有她自己的靈魂的,她是怎麽編出來的,她的理念,這些都是她自己的,就算沒有視頻,她也能證明自己。

  夏青青就是一個偷竊者,她什麽都沒有。

  夏傾然隻是微微彎了彎唇。

  半年後,“年度最後價值女演員獎”評選落下帷幕,夏傾然上台從頒獎嘉賓傅衍手中拿過了獎杯。

  傅衍點頭道:“你的演技很出色。”

  夏傾然看了他一眼,總覺得有一個莫名的熟悉,她禮貌道:“我還差得遠,還有很多要學習。”

  說完獲獎感言之後,她下去的時候,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夏青青的名聲已經臭了,這件事情的影響很大,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出道了,網上總是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消息,很快,便有人不在記得夏青青了。

  但夏青青因為曾經和劉郝晉有過關係,劉郝晉的太太在回家之後,便找人把她教訓了一頓,最後把人給趕出了宴城。

  獲獎那天,宮少宇接夏傾然回家的時候,臉上有著明顯的不悅:“你和傅衍認識?”

  夏傾然搖頭:“不算認識,就是有過兩次接觸,我總覺得他很熟悉……”

  剩下的話,說不出來了,因為某人的眼睛已經危險的眯了起來。

  “你下來的時候,他一直盯著你看。”宮少宇說道。

  有嗎?

  夏傾然可不知道自己還能被影帝給盯上。

  宮少宇見她一臉茫然,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不用管他。”

  夏傾然點了點頭,也不再糾結這件事情。

  她這一生過得很順遂,偶爾腦海裏麵好像會飄過什麽奇怪的記憶,但到底還是幸福的。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