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03章 你自己打車吧
  第703章 你自己打車吧

  這件事情不能怪她。

  夏青青在內心告訴自己,這都是林語琪的運氣不好而已,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

  她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然而沒有想到的是,白天的時候,所有人都還在討論這件事情。

  其實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待在宿舍裏麵簡直是太無聊了,每天的訓練又非常困難,大家的壓力也很大,所以這一天,她們知道了圖釘的事情,居然一直都在討論。

  這也就算了,他們還把事情傳到了其他宿舍。

  大家聽著都覺得興致勃勃的,隻有夏青青的臉色一直很難看,等宿舍的人再一次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夏青青百年推辭自己有些不舒服,提前離開了訓練室。

  “她到底是怎麽了?怎麽狀態看起來卻不怎麽好?”有人問道。

  夏青青的舍友搖了搖頭,半開玩笑道:“不知道啊,該不會那圖釘就是她扔的吧。”

  畢竟大家都把這個事當成玩笑話,隻有夏青青一直喪著一張臉,這樣的確會讓人開始懷疑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有人意味深長的說道:“算了,這就是一件小事情,翻篇了啊,都不要再提了。”

  夏青青聽到眾人的對話了,她想要反駁,但因為狀態簡直太差了,幹脆就假裝什麽都沒有聽到。

  晚上,外麵的天色已經黑了,一輪彎月這時候升了起來,淺淺的月光照到了宿舍裏麵。

  夏青青睡得非常不安分,雖然白天已經消耗了很多體力,大家也很累,但她的眉頭卻一直緊緊皺著。

  她的臉上也露出了倉皇失色的表情,要是現在有人正在她的麵前,一定會被她的表情給嚇到。

  夏青青正在做夢,但是夢裏麵卻非常真實,她夢到自己已經成功了,她在最後的表演,因為非常出色,獲得了出道機會。

  這隻是她夢想的開端而已,她因為跳舞太過出色,還被著名舞蹈師讚美,對方願意讚助她去參加國際舞蹈比賽,並且還認了她為好姐妹,一切都顯得這麽自然,她會很快就爆火全娛樂圈的,台下全部都是她的粉絲,他們在瘋狂地呼喊著夏青青的名字。

  夏青青的臉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她開始發表獲獎感言,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突然衝了進來。

  “她就是一個騙子!舞蹈都是我編造的,所有成果都是我的,這個女人欺騙了你們所有的人。”

  來的人正是林語琪,她的手術居然成功了,她衣著光鮮,就直接站在了所有人的麵前,然後揭露了所有的事情。

  夏青青的額頭已經冒出了汗水,這個時候是全場直播的,不僅台下有很多觀眾,電視機麵前也有很多觀眾,她絕對不能夠讓自己這麽不堪的一麵都出現在別人的麵前。

  不然,她費力得到的一切都沒了。

  這絕對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結果。

  “你在胡說八道,保安呢,還不趕快把這個人趕出去!”夏青青尖叫道。

  可惜這個時候,卻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保安出現,節目組的人許是認為這是一個好的噱頭,便任由事情繼續發酵下去。

  況且林語琪也並沒有做出任何暴力的舉動,所以才沒有人把她給趕走。

  於是接下來,林語琪直接拿出來手機開始播放出來,她早就有充分的準備,聲音從話筒裏麵傳了出來:“這些是我以前編舞的證據,還有我跳舞的視頻,都比現在要早的多,夏青青就是在剽竊我的舞蹈,另外,夏青青的人設全部都是造假的,她為了贏,在跳舞的時候算計我,害的我摔倒了,這都是她幹出來的事情。”

  “瘋了,瘋了,你根本就是一個瘋子,快來人把她趕出去。”夏青青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就是希望有人能夠把林語琪趕走,但是現場卻一直安安靜靜的。

  夏青青覺得心裏麵都涼了下去。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為什麽林語琪會突然出現在這裏,她隻是一個被淘汰的選手,而且又沒有任何後台,按理來說,她早就應該消失了的。

  還有其他人為什麽都不說話,他們難道不知道應該把林語琪給趕走嗎?

  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麽好人啊。

  她說的話,一定不會有人信任的。

  就在夏青青準備親自把林語琪趕走的時候,林語琪卻突然已經站在了夏青青的麵前,她的臉也跟著放大了好幾倍:“夏青青,你沒有想到吧?你以為我手上沒有證據嗎?不,舞蹈是我自己的編的,我以前當然跳過,讓我現在來揭穿你的真實麵目,你這種卑鄙的騙子,隻能為大家所唾棄。”

  “林語琪,這都是一場誤會。”夏青青猝不及防看到她的大臉,聲音顫抖著說道。

  “誤會?我看你一直享受著應該屬於我的榮譽,都已經開始樂不思蜀了。”林語琪直接一個耳光扇了過去,她的眼神陰狠至極,就像是地獄裏麵爬出來的惡鬼一樣。

  夏青青現在簡直怕極了,畢竟她的確是理虧,但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她是絕對不能承認的,不然她的一生就毀了。

  “不,這不是真的,舞蹈本來就是我編的,林語琪,我知道你嫉妒我現在獲得的成就,但是請你還是理智一點。”夏青青立刻改變了話語。

  她不能慌,她馬上就要出道了,她是有後台的,到時候讓人幫她做好公關就行了,林語琪的事情隻要壓下來就行。

  對,隻要壓下來就行。

  她所謂的證據不過就是一個視頻而已,就算林語琪比她早發了跳舞視頻那又怎麽樣呢?林語琪沒有後台,她什麽都做不了,到時候她把媒體都買通,砸錢就行了。

  網絡是沒有記憶的,隻要她找好水軍帶節奏,相信觀眾們就會把林語琪給忘記。

  “夏青青,你還真是不知道錯啊。”林語琪冷冷笑道,舉起手掌又是一個巴掌。

  “你憑什麽打我?”夏青青有些崩潰,她想要動作,但是因為人設的原因,她又必須要一直端著,所以便不能還手,但是內心完全就充滿了憤怒。

  她環顧周圍,周圍明明有很多人,但是沒有一個人來幫忙,攝影師居然也是在看戲。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了?

  為什麽她覺得有些不對,節目組的人為什麽看著她的表情都那麽詭異,她因為太過害怕了,根本就無暇去思考一些事情,腦子都變得昏昏沉沉的。

  驀的,她突然看到台下的觀眾站了起來,然後一個勁地謾罵她,有人還直接衝了上來,在她身上直接扔了一包糞便。

  夏青青頓時覺得奔潰了。

  “你就是一個騙子,根本就不配站在台上,還是趕緊滾吧。”

  “重金籌集人群來暴打夏青青,虧我還以前還支持過她,她的行為簡直太過惡臭了,這種人應該被全網封殺吧,讓她不要再出來危害人間了。”

  “封殺都是輕的,林語琪不是說舞蹈事故是夏青青搞出來的嗎?那這就不是普通的道德問題了,而是刑事案件,我建議馬上報警,讓警察把這件事情給徹查一下。”

  “對了,我有話要說,我是夏青青的舍友,她把圖釘放在廁所裏麵衝走了,我懷疑這可能就是她陷害林語琪的方法,圖釘本來就很小,她把圖釘提前固定在自己的衣服裏麵,林語琪踩到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疼痛,然後導致舞台失敗。”

  ……

  身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聲音,讓夏青青的身子顫抖得更加厲害了。

  “這麽害怕我啊?”林語琪的表情猙獰著,她往夏青青麵前又走了幾步,聲音越發的可怕了:“夏青青,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嗎?你的演技簡直太好了,不僅把觀眾給欺騙了,也把我給欺騙了,我真以為你是一個單純的鄰家妹妹呢,還想著你以後會扶持我一把,你說你這樣的人,為什麽要參加綜藝節目,你直接去當演員多好啊。”

  夏青青沒有說話,隻是往後麵退了一步,這個時候,詭異的事情卻發生了,她發現自己就像是被固定在台上一樣,根本就無法移動半分。

  這種狀態的出現簡直太過奇怪了,然後她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就被林語琪給按住了。

  林語琪這次開始撕扯夏青青的頭發,她還從包裏麵拿出了一把刀,直接就去劃開了夏青青的臉頰,她一邊暴打夏青青,一邊露出了快意的微笑,這個時候,她臉上的表情變得可怕至極。

  夏青青開始求饒哭泣:“林語琪,你放開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我把屬於你的一切都還給你,好不好,是我一時貪心,才會把你的舞蹈據為已有,但這是因為你的編舞能力太好了,我一時沒有忍住,我發誓,隻要你放開我,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麵給你道歉,不過,那次舞蹈事故,你不能怪我,那是你自己沒有注意。”

  “你跟我閉嘴,你這個賤人,明明是你做的事情,你現在還在狡辯。”林語琪聽完她說的話後,整個人已經被激怒了,她手上的動作更加用力了,直接就把夏青青的頭發扯下了一大片:“你早就開始算計我了,從我選擇你作為搭檔的時候,你表麵上把我當成你的姐妹,但發現我的舞蹈比你跳得好時,你怕我奪走了你的光芒,就想讓我在舞台上出醜?我告訴你,你既然敢這麽說,就是因為我有證據,你看看這個。”

  林語琪舉起了手機,直接呈現在了夏青青的眼裏麵。

  視頻裏麵的夏青青正在換演出服,她在衣服裏麵縫了兩枚圖釘,等她出來的時候,便和林語琪直接上台了,這些視頻簡直非常清楚。

  “這怎麽可能?這是我在換衣間穿衣服,為什麽會有人拍攝,這是犯法的,這都是什麽人幹出來的事情,簡直太過分了。”夏青青不可思議地說道。

  到底是誰那麽變態,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她在換衣服的時候都有人拍攝,這不就是把自己的所有都暴露出來了。

  “是誰已經不重要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還是趕快下地獄去吧,你害得我從此以後都不能跳舞了,你知道我在手術室裏麵都有痛苦嗎?我那時候真想死過去算了,但是我一想到你,我覺得就算要死,也要拖上你一起才行。”

  林語琪的眸子裏麵就像是淬了毒一般,讓人根本都沒有對視的勇氣。

  夏青青被打得遍體鱗傷,她的聲音都在顫抖:“你現在不是手術很成功嗎?隻要好好保養,以後肯定能夠跳舞的,我給你錢吧,你的手術費用我都承擔。”

  “現在已經晚了,我的手術已經失敗了。”林語琪冷聲道。

  “怎麽會?”夏青青不解,林語琪看起來明明就是一個正常人。

  下一秒,她就看到林語琪的背突然彎了起來,變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形狀,那絕對不是人類能夠做出來的姿勢。

  這簡直一個怪物。

  夏青青的內心驚駭至極,同時又覺得胃裏麵非常不舒服,很想吐。

  “夏青青和我一起下地獄去吧。”林語琪突然歪著頭對她說道。

  “你是什麽怪物,趕快滾。”夏青青伸出手去推她,就在這個時候,她察覺到旁邊有人在推她。

  她睜開眼睛,這時候就看清楚了麵前的人。

  是一個長相很漂亮的女孩兒,也是睡在她下鋪的人,女孩的臉上有些不悅,眼中閃爍著奇怪的光:“青青,你做噩夢了,一直都在說話,你沒事吧。”

  原來都是夢。

  夏青青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做夢了,特別是噩夢,她這次被夢魘給纏住了,也是因為內心太過心虛了。

  因為才醒過來,她整個人就像是從水裏麵撈出來的一樣,身下的枕頭都已經被汗水打濕了:“我沒事,我以前就愛做噩夢。”

  夏青青的聲音很輕,她心中冷笑著,夢都是相反的,夢中林語琪能夠找到她,但是現實就不一樣了。

  現實中的林語琪就連見到她的資格都沒有。

  那就是一個失敗者。

  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居然會讓她覺得恐懼。

  林語琪根本就不配。

  夏青青在內心不斷安慰自己,就是因為她簡直是太過害怕了。

  要是夢裏麵的事情成為真實的,那可怎麽辦了。

  她這種不擇手段想要獲取成功的女人,一直都是這樣,最怕自己會從高處掉落下來,這樣她就會什麽都沒有了,她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青青,你到底做了什麽夢啊,你一直都在說話。”就在這個時候,舍友突然打斷了她的思路。

  其實夏青青的聲音不算很大,但因為她和夏青青睡得很近,當然就會被夏青青吵到。

  她倒不是因為好心才叫醒夏青青,純粹是因為夏青青大打擾到自己的睡眠了,但是她又不能斥責夏青青,於是才有了如今的場麵。

  “我也不記得了,好像就是一些特別恐怖的場麵。”夏青青的腦門上又是一頭汗水,她小心翼翼地問道:“你都聽到我說了什麽?”

  她在夢中說了很多話,該不會因為不小心把事情給說了出來吧?

  要是那樣的話,肯定就壞事了。

  女孩子天真地一笑:“我也沒有聽清楚,就聽到你一直在呼救,對了,你還叫了一個名字,好像是林語琪,你們的關係真好了,就連在夢中,你都會叫著她的名字。”

  夏青青的臉色頓時大變,好在因為是晚上,女孩子也很困,才沒有看到她陡然變得蒼白至極的臉。

  那個表情和眼神根本就是不正常的。

  “是啊,我做了一個噩夢,夢裏我和語琪一起奔跑,路過一個口子的時候,我讓她先走。”夏青青隻好撒謊道。

  她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相信她說的話,但是她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原來是這樣,青青,你還是這麽善良,早點睡吧,明天我們就可以回家了。”女孩打了一個哈欠,這次沒有在說話,便繼續縮在床上睡覺了。

  夏青青點了點頭,但這次回去之後,她卻再也不敢睡了。

  要是等會睡覺的時候再做噩夢,一切不就是毀了嗎?

  她睜著眼睛,一夜沒有睡。

  第二天,她拖著行李箱,走出了節目組。

  本來以為劉郝晉會來接她,但她等了十幾分鍾都沒有人過來,她的心中生出了不詳的預感,立刻接打了一個電話。

  劉郝晉過了一會兒才接電話:“喂。”

  “劉先生,你來接我吧。”夏青青的聲音放柔了一下。

  她知道劉郝晉就是喜歡溫柔的女人,所以她在劉郝晉的麵前一直都是這種柔弱小白花的樣子。

  劉郝晉頓了一下才說:“不好意思啊,青青,我今天還有工作,抽不出時間,你自己打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