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02章 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第702章 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有那麽嚴重嗎?那找我有什麽用?我又不是醫生。”夏傾然意識到情況是真的很嚴重,語氣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蕭管家的語氣卻有些怪異起來:“夏小姐,你應該是有辦法的。”

  說完這句話,等夏傾然剛走進去的時候,蕭管家猝不及防地就推了一把夏傾然,然後把門給關上了。

  夏傾然:“!”

  她的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第一反應就是蕭管家這小子要害她。

  她一腳就往門上踢了過去,但是門紋絲不動。

  宮家的門質量都是特別好的,據說是采用了A國最好的造門技術,每道門都有防彈作用,所以隻有鑰匙才能打開,隻是憑借著蠻力根本是沒有任何用的。

  夏傾然有些無奈地轉頭,就看到了大床上的人。

  宮少宇剛才洗過了澡,他的身上披著一件白色的浴袍,墨色的頭發微微濕潤,胸膛敞開了半個,露出他裏麵強健的胸膛,他的手撫在了額頭上,雙眼緊緊閉上,看起來有幾分柔弱。

  柔弱?

  這還是夏傾然第一次在這個男人身上看到這種氣質,畢竟宮少宇是個很強勢的男人,他平時裏麵所表現出來性格,也絕對和柔弱沒有關係,但是夏傾然現在分明就感覺道他身上雜糅了剛柔兩種說不出來的韻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感覺房間裏麵有一股很濃鬱的男性荷爾蒙氣息,熏得讓她有些找不到北。

  過了一會兒,她才察覺到了宮少宇的不對勁,宮少宇一直都沒有動一下。

  夏傾然心中一驚,這才想起蕭管家說宮少宇出事了,她實在想不通蕭管家把她關在這裏麵做什麽?

  她靠近了宮少宇,這才發現宮少宇的臉紅的嚇人,額頭還在不停的冒水。

  他現在就像是一直被蒸熟的烤鴨一般,看上去簡直就是秀色可餐,特別是他的身上還散發出濃鬱的氣息,仔細聞了聞,好像是薄荷的香氣。

  造物主對宮少宇的確是偏心到了極致,他渾身上下都完美得不可思議,特別是那張臉,簡直就如同雕塑一般,讓人能夠一眼陷下去。

  夏傾然湊近了一點,就在這個時候,床上的突然動了一下,然後一把就拽住了夏傾然的手,就把她壓在了床上。

  “你做什麽?”夏傾然大驚失色,要是在以前,她其實是能輕易掙脫開的,但是她剛才沒有注意到宮少宇的舉動,所以才會被桎梏住。

  “你在看什麽?”宮少宇這個時候已經睜開了雙眼,他的眼睛有些發紅,裏麵閃爍著詭譎的光芒,讓人無端也覺得緊張了起來。

  夏傾然下意識地開口:“看你。”

  宮少宇的眼眸更加深了一些,他湊了過去,就要去親夏傾然。

  夏傾然的頭往一邊閃躲了一下,然後宮少宇就親在了她的臉頰上。

  燙。

  這是夏傾然第一反應。

  宮少宇此刻就像是一個火爐一般,他的渾身上下都滾燙無比。

  這個時候,夏傾然終於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她推了推宮少宇,根本就沒有推動他:“你到底怎麽了?是不是被人下了藥?”

  “嗯,你身上好涼,抱起來舒服。”宮少宇低聲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在裝傻,他的力氣反而更加大了,把夏傾然靜靜抱在懷裏麵。

  夏傾然:“……。”

  她現在有些緊張,要說非常慌亂,其實也說不上,興許是她覺得宮少宇是不會傷害自己的。

  當然,她為什麽會得出這個結論,她自己也不知道。

  “你是中了那種……藥吧,你先起來,我給你治療。”夏傾然感受著他源源不斷上升的溫度便說道。

  宮少宇稍微來了興致,語氣中也有些高興:“哦?你要幫我治?好啊。”

  說完這個,他就要去脫衣服。

  他今天去參加了一個宴會,在宴會上被人給設計了,設計他的人當然已經受到了嚴厲至極的懲罰,但他因此也回來了。

  其實這種藥也不需要去醫院,隻要熬過這段時間就好。

  哪知道蕭管家居然把夏傾然給關進來了,他在裏麵的時候也是聽到了蕭管家的話,但他莫名的就是沒有去阻止。

  夏傾然看到宮少宇的舉動之後,差點沒有嚇死,她伸手就去阻止,結果剛好摸到男人結實的手臂,整張臉都紅了起來:“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急?”

  宮少宇笑了笑,伸出摸了一把她的臉,眼中都含著笑意:“我隻是有些熱而已,透透風,你想到哪裏去了?”

  夏傾然:“?”

  這個男人都成了這個樣子了,居然還有心思說這個?

  他也不看自己的狀況,他這個模樣,無論是誰都會產生誤會的。

  “今天你肯定是出不去了,你睡沙發吧,我睡床上。”宮少宇又把眼睛給閉上了,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倒不是他不夠紳士,不讓夏傾然睡床上,隻是他已經在睡在床上了,還流了一身汗水,所以他就讓夏傾然暫時在沙發上休息。

  他的臥室非常大,裏麵的沙發也非常大,都可以讓四五個夏傾然在上麵睡覺了,完全不會虧待她的。

  “我不要睡在這裏,為什麽管家不放我出去?”夏傾然的語氣有些不滿。

  她現在還在耿耿於懷,剛才蕭管家就這麽把她騙進來了,然後人便直接離開了,她現在希望蕭管家趕緊把門打開。

  她來看宮少宇,本來也是準備給宮少宇治療一下,結果她的好心就這麽被辜負了。

  聞言,宮少宇隻是對著夏傾然笑而已。

  蕭管家能夠打什麽主意,他那點心思簡直是人盡皆知,他把夏傾然都關在這裏麵了,想必他便已經離開了,而且還讓傭人都不會來打擾,所以夏傾然現在是找不到人的。

  他和蕭管家相處了這麽多年了,非常了解他。

  不過宮少宇對於蕭管家的一些自主主張,還是非常認可的。

  對於這件事情,他是不會怪蕭管家的。

  “他今天有些事情走了,明天才會回來。”宮少宇說道。

  夏傾然怒道:“他作為宮家的管家,都這麽囂張嗎?”

  宮少宇明明非常難受,但不知道為什麽心情也稍微明媚了起來:“是啊,他是金牌管家,而且在宮家做了很多年了,你要是覺得不喜歡,把他換掉也行。”

  反正夏傾然以後是宮家的主母,她想要做主宮家的事情也是可以的。

  “這倒是不需要。”夏傾然的聲音有些悶悶的。

  她覺得蕭管家今天幹的事情是有點不對,但是他對宮家忠心耿耿,她也沒有必要這麽對待他。

  “你是不是覺得很難受?”夏傾然摸了一下宮少宇的額頭,發現他身上的汗水更多了。

  這個男人明明在忍受著痛苦,偏偏嘴上還能談笑風生。

  夏傾然看了他一眼後,歎了一口氣,然後就從衣服裏麵拿出了一包銀針。

  她說:“你把衣服脫了。”

  宮少宇微微一愣,這次反而半晌都沒有任何動作。

  這段時間,夏傾然的身上都帶著一盒銀針,因為她不定期就會去幫宮老爺子施針,所以是瞞著其他人進行的,但是她做的很認真,畢竟宮老爺子的狀態慢慢變好,也算是她對宮少宇的報答了。

  當然,每一盒銀針都是新的,而且是消過毒的,絕對不會有任何衛生問題。

  “來吧,現在開始。”夏傾然的語氣帶著命令。

  宮少宇現在其實非常難受,他和夏傾然開玩笑,也隻是為了緩解身體上的不適,他感覺自己眼前都有些模糊了,夏傾然的話頓時讓他有些找不到北。

  同時,他的內心也生出了一些渴望。

  難道他真的可以?

  “你愣著幹嘛,還不趕快背過身,我要給你針灸,把你體內的藥給逼出來。”夏傾然見他半天沒有動手,幹脆就自己上手了,反正宮少宇的身上也就是一件浴袍,非常好脫。

  宮少宇:“……。”

  他的內心突然生出了一絲尷尬的感覺,但是這種尷尬很快就消失了,因為他感覺到夏傾然爬到了他的背上。

  他感覺全身都熱了起來,覺得很不舒服。

  夏傾然的身子軟綿綿的,此刻好像就貼在他的背上,他根本就看不到夏傾然,正因為如此,腦海裏麵才會瘋狂地開始想象起來,這反而讓他的內心都開始蕩漾了起來。

  “然然,你在做什麽?”這個聲音都是非常沙啞的。

  夏傾然這次直接就把針紮在了宮少宇的背上,她是對著穴位紮的,用了一點巧勁兒,反而會讓宮少宇覺得疼痛。

  不過疼是好的,這樣才能讓宮少宇的大腦清醒起來。

  “感覺怎麽樣?”夏傾然問道。

  她的手指翻飛著,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她顯得非常遊刃有餘。

  宮少宇感覺自己的背部都快要麻了。

  其實也不是很疼,這種疼痛明明都是可以忍耐的,但不知道為什麽,他卻有種想要叫出來的想法。

  他抿著唇,忍不住找話說:“你什麽時候學的針灸。”

  夏傾然這個樣子看起來不像是新手,而且也沒有正常人會在自己的身上放一盒銀針吧。

  “小時候跟我奶奶學的,你放心吧,我非常精通的,到現在還沒有失手過。”夏傾然的聲音帶著笑意。

  她叮囑道:“你一定要放鬆啊,這樣才有會效果,你現在感覺怎麽樣?是不是覺得好多了。”

  宮少宇沉默著沒有說話。

  好什麽?他現在覺得自己更熱了,夏傾然給他施針的時候,小手偶爾會在他的背上摸來摸去,那雙軟綿的小手就讓人覺得想入非非了。

  夏傾然對於自己的針灸還有一點信心的,畢竟宮老爺子可就是她讓人緩解的,所以宮少宇這點情況,其實根本就不是任何問題。

  她隻要把他體內的藥性逼出來就行了。

  夏傾然針灸完了之後,還忍不住問了一句:“好了沒。”

  她現在也是滿頭大汗,身上無意識地散發出屬於女人的甜香,但她偏偏沒有一點意識,還自己無意撩了一下頭發。

  那嫵媚至極的模樣終於讓宮少宇的理智全然崩塌了,他伸手就把夏傾然抱了過來,這次用了很大的力氣,這個力氣讓夏傾然無法掙脫開來,卻又不會讓她疼痛。

  緊接著,他便開始親吻夏傾然,他的吻直接落到了夏傾然的各個地方。

  夏傾然還是第一次遭受到各種待遇,她完全就愣住了,就在猶豫的時候,房間的溫度便攀升了。

  等她想要拒絕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力氣去掙紮。

  很久之後,房間的溫度太褪去了,夏傾然的腦子覺得混沌一片,根本就無法思考一些事情,迷迷糊糊之中,她就感覺到自己又被抱了起來。

  “是不是很熱,我帶你去洗澡。”男人的聲音低沉有磁性,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

  夏傾然嗯了一聲,憑借著本能說道:“好熱。”

  簡直太熱了,屋子裏麵本來是有恒溫係統的,但是依舊無法解決夏傾然的熱意,隻要是男人的身上太燙了,現在把所有溫度都傳遞給她了,她甚至都覺得自己像是發燒了一般。

  聞言,男人似乎輕笑了一聲。

  很快,夏傾然就感覺到自己被放入了水裏麵,溫熱的水沒過她,溫度比她身上要低一些,她瞬間覺得很不錯,臉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還張開了手,想要遊起來。

  “你到是會享受。”宮少宇看她這幅愜意的樣子,臉上帶著笑意。

  “你可以跪安了。”夏傾然做了一個夢,夢裏麵有個丫鬟正在伺候她洗澡,她想要多泡一會兒,便要把人給請出去。

  “小沒良心的。”宮少宇三兩下幫她洗完,見她還想賴在浴缸裏麵不出來,便直接把人抱了出來。

  還是用的公主抱。

  夏傾然哼哼唧唧地抱住了他,就像是抱住了一塊木頭一般,完全就是本能反應。

  “好了,快睡吧。”宮少宇低聲說道,這聲音非常溫柔,讓人覺得內心也覺得非常可靠,於是夏傾然在他的懷裏麵蹭了蹭,便睡了過去。

  此刻。

  《超級才藝》的宿舍裏麵,一個選手半夜去拉肚子了,等她衝水的時候,卻發現馬桶居然堵住了。

  她有些無語,但是因為太晚了,也沒有任何辦法。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開始抱怨了:“怎麽馬桶就堵住了,都告訴你們不要在裏麵扔東西了,維修的人過來沒有?”

  其實她們的女生宿舍非常優秀,環境都挺好,但是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每小間宿舍就隻有一個馬桶。

  他們女生本來就很喜歡上廁所,一個廁所根本就無法解決他們的問題。

  很快,就有人來了。

  周圍的人還在抱怨,語氣陰陽怪氣的:“真是沒有素質啊,也不知道誰往裏麵扔了東西。”

  “要我說啊,有的人在生活上就能看出來就是一個沒有素質的人,這都是天生的。”

  “我今天一大早想去上廁所,才知道廁所被堵住了,不知道是哪個缺心眼的。”

  平時裏麵很好相處的人,隻要一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頓時說起話來都不怎麽好聽。

  夏青青和氣地說道:“也許是有姐妹不小心把東西掉進去了。”

  “青青,你就是太善良了。”

  夏青青笑了一下,這種小事情,她是不會放在心上的,反正很快就可以修理好了。

  果然,幾分鍾,就有人高興地說道:“廁所好了。”

  夏青青一臉無所謂的模樣。

  維修工走了出來,指著地上說道:“你們以後不要在廁所裏麵扔圖釘,這種是新型馬桶,本來就非常脆弱,這次就是卡住了。”

  夏青青的臉色頓時慘白無比,她盯著地麵上的圖釘,隻覺得心裏麵都涼了。

  這是她扔出去的罪證,真沒有想到,會被人翻出來。

  “話說,你們宿舍的人怎麽還用圖釘,用圖釘做什麽?”那人還問了一句。

  夏青青做賊心虛,隻覺得額頭都有了汗水。

  其他人好奇道:“是啊,這到底是誰的圖釘了,簡直太缺德了。”

  “現在還有人用圖釘這種東西嗎?圖釘是用來幹嘛的?”有人好奇的問道。

  有人就回道:“據說是用來固定字畫的。”

  夏青青握緊了手,心中全然都是不安。

  好在林語琪已經離開宿舍了,不然林語琪肯定會懷疑她的。

  幸好,她這次受傷這麽嚴重。

  她其實最初並沒有想到林語琪會受這麽重的傷的,她也是起了一點心思而已,不想讓林語琪搶了自己的風頭。

  那麽隻要林語琪表演的時候失誤就行了。

  誰讓林語琪的舞蹈功底這麽好?

  夏青青這樣的人,當然是不可能作為林語琪的陪襯,但後麵她傷勢過重,卻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