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01章 醫生可能解決不了
  第701章 醫生可能解決不了

  東西?

  什麽東西?

  夏傾然挑了一下眉,靜靜地看著林語琪,她大約還是缺乏一些好奇心,並沒有主動詢問林語琪。

  林語琪的語氣有些急切,似乎是害怕夏傾然離開了,她趕緊說:“我知道你和夏青青的關係很不好,我這裏有一些證據,你可以看看。”

  夏傾然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什麽證據?”

  她和夏青青的關係的確是不怎麽好,但是她自認為和林語琪的也好不了哪裏去,她們兩個什麽時候可以非常平和地談論這些事情了。

  林語琪連忙就把手機遞給了夏傾然,她的語氣帶著渴望度:“你快看看吧,你看這些夠嗎?”

  她拿給夏傾然看得是視頻,那是林語琪已經跳舞的視頻,上麵還有時間的標注。

  她當初把舞編造的出來的時候,當然不可能不跳,她是自己跳了一遍又一遍之後,然後再經過了很多次修改,最後才有編造出了這麽完美的舞蹈。

  但是那個時候,她一點都不火,這些視頻,她也是沒有發布在網絡上,而是自己發布在自己的空間,還是設定為自己可見,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這個賬號還是很久以前的,她本來都已經把這個賬號給忘記了,但這些日子裏麵,她越想越覺得氣憤,於是花費了一些時間就把賬號給找出來了。

  “我昨天嚐試著要把這個視頻發在網站上麵,但是很快就被刪除了。”林語琪說到這個就覺得氣憤。

  她本來就是一個沒有後台的選手,現在又因為意外退賽了,夏青青如今正在當紅,背後是有資本捧著她的。

  所以,所有人肯定都是向著夏青青的,她這些微弱的發聲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她想要曝光夏青青的一切,想要大家看清楚夏青青的真實麵目,但這個過程比她想象中要艱難很多。

  林語琪隻要一想到夏青青在台上鎖表現出來的單純善良,現在就覺得非常膈應:“夏青青就是一個卑鄙的騙子,她欺騙了所有人,我想要給所有人揭穿她,你是《超級才藝》的評委,一定有辦法當眾揭穿她的,但我不行,我的能力有限,就算我在網上控訴夏青青,她也會聯合資本的力量把消息給刪除的。”

  如果想要讓所有人知道夏青青的真實麵目,她必須要聯係各大媒體,然後還要請很多水軍來帶節奏,為了預防夏青青把媒體給買通,她又要準備一筆額外的錢。

  總歸這就是一個燒錢的遊戲。

  林語琪現在算是看透了,她一個人力量微博至極,很多事情都是做不了的。

  但是她現在能有什麽辦法呢?除了不甘心,她什麽都做不了。

  好在她轉到了這家醫院時,還能遇到夏傾然,夏青青在背後這麽編排夏傾然,想必夏傾然也是很討厭夏青青的,她一定會幫忙對付夏青青的。

  說來也是奇怪,明明她當初還為了給夏青青鳴不平,從而找上夏傾然,現在卻又找上夏傾然想要解決掉夏青青。

  人生的過程還真是有趣,就像一個圓一般。

  夏傾然看完了視頻,發現林語琪雖然不聰明,但是跳舞卻是真的好,起碼視頻裏麵的她,各種舞姿是吊打了夏青青的,她點了點頭:“你的證據已經足夠了,要是大家知道夏青青竊取了你的舞蹈,她的娛樂圈美夢也就結束了。”

  林語琪來了精神:“是的,她簡直太貪心了,把我所有的舞蹈都竊取了也就算了,還欺騙了我,我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

  夏傾然看了一眼林語琪,表情還算淡定,她不喜歡夏青青,不過看到夏青青和林語琪鬧翻了臉,她也不會覺得愉快。

  隻會覺得很正常。

  畢竟夏青青本來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她什麽事情都能做出來,更何況,隻是背叛一個搭檔而已。

  在夏青青眼裏麵,恐怕一直都是把林語琪當成了墊腳石,而非好搭檔的。

  夏傾然想起那次舞台事故,突然問道:“你信任夏青青嗎?”

  “我就是瞎了眼睛才會上當,我怎麽可能還信任她,我現在已經恨死她了。”林語琪憤怒地說道。

  要是她現在沒有受傷,她已經想直接去找夏青青對峙,讓她把吃了的東西全部都吐出來。

  “我那天看你們的跳舞的時候,發現你摔倒的時候有些特別,我懷疑你摔倒的時機是不是有點問題?比如被你搭檔設計的?”夏傾然直截了當地說道。

  林語琪愣了一下,然後聯想起了什麽,臉上的表情都扭曲了起來:“不錯,一定是夏青青那個賤人害我的,我當時感覺到自己的腳一陣刺痛,所以才會摔下來,她肯定是在衣服裏麵墊了東西!”

  她簡直太愚蠢了,當初怎麽就會信了夏青青這個人!

  夏傾然並不覺得意外,夏青青那天在台上的表現過於浮誇了,她可以欺騙別人,但夏傾然卻一眼能就看看出來她在演戲。

  在夏家的時候,夏青青不就是這個樣子嗎?表麵裝的純潔小百花,背後卻是什麽事情都會做,而且下手還非常狠。

  有時候,她都覺得奇怪,真不知道是什麽樣的環境,才會造就夏青青這樣的人存在。

  明明她在夏家一直被寵愛著,應該過得非常舒心才是。

  林語琪這時候已經陷入了的一些回憶,她立刻道:“一定是夏青青,我想起來了,那種感覺就像是踩在了釘子上,或者是圖釘上,我要去舉報她!”

  她的心情一激動,就恨不得想要馬上起來。

  夏傾然分析了一下,輕聲道:“你之前在台上的時候怎麽什麽都不說,現在就算你舉報了也沒有任何用處,她就算在衣服裏麵藏了東西,肯定也就早就處理掉了。”

  夏青青是個做事情非常縝密的人,她肯定是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林語琪覺得懊悔至極,要不是她被夏青青給蒙蔽了,她也不會現在在夏傾然的提醒下才想起這件事情。

  莫名就覺得肚子裏麵都是一團火,但是卻沒有辦法釋放出來。

  林語琪道:“夏青青的人設已經全部都崩塌了,她在觀眾麵前總是假裝單純,假裝善良,結果呢,這一切全部都是假的,偏偏她的人氣卻還能這麽高?這簡直太不公平了,我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是她陷害我摔倒的,但我還是要讓她身敗名裂。”

  想要夏青青身敗名裂的方法其實很多,畢竟她就是靠著這麽不光彩的手段上位的,所以林語琪認為隻要找好同盟對象,就一定能夠弄倒夏青青。

  夏傾然的地位總歸是比夏青青高一點的,不然她也不會成為綜藝的評委。

  隻有有她幫忙,事情就會顯得順利許多。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的,如果能讓夏青青親口承認是她陷害了你,那不就有了證據嗎?”夏傾然說道。

  林語琪呆住了,要是事情能夠這麽簡單,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夏青青怎麽可能會主動承認呢?

  她又不是傻子。

  “我和夏青青相處過一段時間,她是個很會處事,很會說話的人,周圍的人都很喜歡她,包括我之前也是格外信任她,總覺得她就是真的單純善良,處處都為我考慮,結果呢,現在證明我的想法完全就是一場笑話,她這次會陷害我,我基本都能想得到原因,不就是怕我搶了她的風頭,她想要一個人上位嗎?這也說明了她是個很聰明的人,不會輕易亂說話的,所以要她親口承認一些罪行,肯定非常難。”林語琪現在的心態稍微平和了一些,她的聲音雖然還在氣得發抖,但能正常的分析。

  她不得不承認,夏青青是個很奸詐的人,不然也不會把這麽多人都騙的團團轉。

  一想到自己居然還這麽相信夏青青,甚至覺得自己可以蹭夏青青的熱度,她還為自己內心的一些想法感到機智,她就覺得很惡心。

  “是啊,所以不能讓她以正常的思維說出來,要逼她說出來才行。”夏傾然直接說道。

  林語琪的臉上全部都是迷惑:“但是要怎麽做?難道是把她綁起來教訓一頓嗎?這樣逼她說出來?可是這是犯法的啊。”

  最重要的是,就算在這種情況下,夏青青承認了,那也是屈打成招,大概率是不具有法律效應的。

  所以林語琪沒有任何信心。

  夏傾然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當初在她的慫恿下,不就想要對我做這些事情嗎?怎麽?現在換成夏青青,卻不敢了。”

  敢?

  她怎麽不敢?

  她現在都成了這幅模樣了,她恨不得把夏青青綁起來好好教訓,最好讓夏青青和她同歸於盡。

  但是她看到網上還有這麽多觀眾誇獎她的舞蹈編得很好,雖然他們都以為這是夏青青所編造的,但是這可是她的勞動成果。

  她想要大家都知道她的舞蹈功底很好的,她會跳舞也會編舞,她想要懲罰夏青青的同時,不想把自己也送到監獄裏麵。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黑社會的人,不會用上不正規的手段的,隻是你這個證據就算傳到網絡上,也不一定能打敗夏青青的,她背後是有金主的。”夏傾然說道。

  林語琪瞪大了眼睛,但想到夏青青的真實麵目,又覺得不奇怪了。

  現在夏青青無論報出任何醜聞,她都是相信的,這個女人還有什麽事情幹不出來呢?

  “她的金主是劉郝晉,號稱石油大王的劉郝晉,知道嗎?他想要捧一個小演員,小明星,也是非常容易的,就算把這些視頻發送上去,他也能很快擺平。”

  “劉郝晉?我在新聞上看過他,他不是好男人的代表嗎?而且他的年紀也比夏青青大多了。”林語琪隻覺得三觀都毀了。

  貴圈簡直太亂了。

  她雖然性格和脾氣都不好,但是她卻沒有任何金主,都是靠著自己一步又一步的打拚才能走到這一步的,就是參加《超級才藝》這個綜藝,也是她自己爭取過來的。

  最初她知道夏傾然的時候,其實內心是又嫉妒又看不上,畢竟夏傾然也是靠著宮少宇上位的人。

  現在一對比,她就覺得自己沒有半點資格去質疑夏傾然,夏傾然和宮少宇至少是年紀相當,而且宮少宇除了她,便沒有半點緋聞,這兩人看上去就是在正常的談戀愛而已。

  夏青青就不一樣了,她可是記得劉郝晉是個結了婚的男人,而且因為妻子一直都沒有懷孕,劉郝晉也是從一而終,從來都沒有提過離婚的事情,反而還對妻子很好,因此他才獲得了好男人的稱呼。

  原來背地裏麵卻還是一個渣男而已。

  夏青青也就算了,她還被封為清純少女,她背地裏也是早就爛透了。

  夏傾然道:“我到時候幫你試試夏青青的口風吧,要是運氣好的話,興許可以讓她把做的事情都吐出來。”

  林語琪呆呆地看著夏傾然,她其實是完全不相信夏傾然,畢竟夏青青又不是傻子,怎麽可能把自己做的那些醃臢事都說出來呢?

  但是看到夏傾然自信的樣子,她又想全部都相信夏傾然。

  夏傾然這個人的身上有一種魅力,她長得很漂亮,是有攻擊力的漂亮,這種漂亮是會讓人覺得有危機感的,所以女人看到她一定不會喜歡她,但是當她是和你站在一邊的時候,你又會被她身上的自信蟄伏,願意什麽都聽她的。

  這就是林語琪目前的感覺。

  這一瞬間,她覺得夏傾然全身都在發光,讓人很喜歡她展現出來的感覺。

  “你要是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隨時找我。”林語琪沉默了一下,然後就從包裏麵掏出了一張卡:“這裏麵有三十萬,是我之前存的錢,要是請記者的話,肯定是需要花錢的。”

  她其實隱隱約約知道那些人是怎麽包裝明星的,就算是要做簡單的公關,或許聯係媒體,都是需要不少的費用。

  這點錢肯定是不夠的。

  但是她沒有太多的錢,她現在還要做手術,這是她現在能夠提供得最多的錢財。

  “行,你等我消息吧,不過不一定能夠成功。”夏傾然把卡直接收了。

  她倒不是要幫林語琪,隻是她也想要找辦法好好教訓一下夏青青而已,林語琪在這個時候找到了她,根據她提供的一些消息,她倒是可以順手而為。

  一切都顯得很自然。

  林語琪看到夏傾然把錢收了,心中鬆了一口氣。

  她最害怕的就是夏傾然拒絕她,因為她現在也是無路可走了,但是夏傾然既然收了錢,那肯定就是要辦事的。

  “你好好做手術吧,保持好的心態,說不定以後還能繼續在娛樂圈做出成就呢。”夏傾然說道。

  她隻是隨口而說而已,但林語琪的內心卻莫名有些感動,她出了舞台事故之後,所有人都覺得她是不可能回到舞蹈了,她曾經那麽熱愛舞台,卻再也沒有機會,沒想到她之前這麽對夏傾然,夏傾然還這麽鼓勵她。

  這世界上,有的人,總是生而善良。

  林語琪吸了一口氣,把眼中的淚水憋了回去,她嗯了一聲:“我們加個好友吧,我也可以把資料都傳給你,你要是缺錢了,就找我要。”

  夏傾然挑了挑眉:“你很有錢?”

  林語琪立刻就閉嘴了,她當然沒有錢,而且住在醫院裏麵的這段時間,每天都在花錢,雖然可以報銷醫保,但等出院之後,她就是窮人一個了。

  “錢的事情不用太操心,要是運氣好的話,估計都不會用到錢。”夏傾然意味深長的說道。

  她和林語琪加了好友之後,然後林語琪就把自己以前拍戲的視頻發給了她,她看起來很信任夏傾然,還把自己賬號和密碼也發給了夏傾然。

  夏傾然覺得林語琪這個人挺奇怪的,當初她可以聽夏青青一句話就專門跑過來針對她,現在也可以因為她一句話,就這麽毫無保留地信任她。

  也不知道怎麽評價這個人。

  晚上夏傾然回去的時候,本來是準備好好查一下夏青青的,然後著手一下以後的事情,畢竟夏青青快要出來了,她們表演節目的時候,都是住在節目組的,但也是有休假的時間,夏青青休假的時候,便是出手的最好機會。

  然而,她剛進房間,正打開了電腦搜集資料,就聽到外麵傳來了急促的聲音。

  蕭管家的語氣破天荒地帶著慌亂:“夏小姐,不好了,大少爺出事了。”

  什麽?

  夏傾然立刻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模樣也跟著有些急了起來,她一把推開了門:“怎麽了?”

  蕭管家就指著裏麵的一間屋子:“大少爺喝了別人的酒,估計是裏麵摻雜了其他東西,現在已經不行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夏傾然慌忙地走了過去,嘴上還在說:“快請醫生。”

  “這個問題,醫生可能解決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