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5章 一場鬧劇
  第5章 一場鬧劇

  宮少宇回了一個廢話的目光給她。

  夏傾然:“……。”

  她無奈地扯了扯他的袖子,“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嘛。”嘴上抱怨著,她這次還是乖乖地站在宮少宇身邊,沒有鬧出任何岔子。

  以前宮少宇參加宴會時,她向來都不願意和他一處,這還是頭一次以妻子的名頭和他站在一起。

  酒過半巡,眼看宴會過半了,夏傾然本來以為一切都很順利,正想回去好好睡一覺。

  她本來就很疲憊了,這次撐著身子過來,也是不想要宮家對她生出不好的印象,結果就聽到了一個女生大聲道:“段博文,你太過分了,我根本就是在玩弄我姐姐的感情!得不到我的姐姐,就來我這裏撒氣!”

  這聲音尖利又洪亮,夏傾然還是第一次聽到夏青青發出這樣的聲音,和她平日裏麵柔弱的形象完全不搭。

  宮老爺子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在他的宴會上,還能發生這種事情,簡直就是丟人,這夏家果然就上不了台麵。

  段博文心裏慌張,就一個小時,有人侵入了公司的電腦,裏麵的機密文件泄露,段家的股份就直線下降,股東們也紛紛撤資,有人趁亂還在收集段家的股份。

  這件事和宮少宇脫不了幹係!他沒有想到宮少宇的手段這麽狠。

  眼見公司都沒了,他哪還有時間風花雪月,別說一個夏青青,就是一群夏青青,也勾不住他。夏青青眼見段博文要踹開她就走了,絲毫不顧及兩人之間的感情,這便有些急了。

  她本來就算不得什麽好人,現在就開始往段博文身上潑髒水,反正要把他最後一點剩餘價值都給榨幹。

  段博文現在還有什麽不知道的,這夏青青就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利用自己對付夏傾然就算了,他本來覺得夏青青長得不錯,順帶玩玩而已,哪知道把自己玩進去了。

  “滾開,完全就不可理喻。”段博文後悔不已,他看了一眼宮少宇,被他的眼神給凍住了,想起段父的話,覺得自己簡直蠢到極致。

  “段博文,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知道你和姐姐情投意合,就因為她嫁人了,你就不敢和宮家對上,你太懦弱了,你明明告訴我,你今天就要把人搶過來的。我相信隻要你們感情深,宮家肯定會理解的,說不一定就把我姐姐放了。”夏青青大聲道,就差沒有拿著一個大喇叭宣傳了。

  夏青青還是頭一次參加這種上流宴會,周圍也沒有朋友,隻好孤軍奮戰,不過她也不怕,這些話她早就打過草稿,這次勢必要把夏傾然拖入泥潭,永遠都不能翻身。

  她倒是不怕宮少宇一怒之下對夏家出手,反正少了一個夏傾然,還有她,她自信自己比夏傾然更好,就差沒有給宮少宇自薦枕席了。

  周圍寂靜一片,哪怕他們心中有許多疑惑,但還是隱忍著。

  畢竟,宮家也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宮老爺子,你別聽她胡說八道,我和你孫媳婦兒沒有任何關係,這個女人完全就是在汙蔑我!”段博文立刻道,把責任推卸幹淨,他可不是傻子,絕對不會中計。

  夏傾然淡淡站著,目光清遠,她模樣生得好,即便看了這麽一出好戲,臉上也沒有一絲慌亂,儀態很好,維持著自己的風度,讓人有些好奇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樣?

  大夥也不敢輕易站隊,心底卻紛紛有了一些其他的猜測。

  “姐姐,我知道你喜歡的人是段博文,你不要怕,隻要在大家麵前說出來就好,我相信大家都是通情達理之輩。”夏青青見段博文不上套,便轉變了對象,直接將目標對準了夏傾然,雖然夏傾然之前有些反常,但在她看來她肯定是暫時受到了刺激而已,她還是那個聽話的蠢貨。

  夏傾然微微啟唇:“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我是宮家明媒正娶的夫人,放著好好的位置不坐,去找一個劣質品?”

  “我也不知道妹妹你怎麽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是昨晚沒有睡醒吧。”她聲音冷冷的,語氣卻還算平穩,整件事情都是發生在她的身上,她卻顯得淡然得很。

  這麽一比較,倒是顯得夏青青很是不上台麵。

  聽到夏傾然說他劣質的時候,段博文眼中劃過一絲不悅,但抿緊了唇瓣,什麽都沒有說。

  夏青青愕然抬頭,似乎不明白哪裏出了問題。

  對了,她今天見到夏傾然時,就感覺她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夏小姐,你剛才說的話,完全可以作為證據,以誹謗罪處理。”清冷的男聲響起。

  夏傾然一愣,身前就突然擋住了一個身影,他的身姿高大挺拔,把她整個人都擋在了前麵,讓人莫名就生出了安全感。

  她想這一生,再也不會有人這般毫無顧忌地站在她麵前。

  夏青青見所有人都不站在她這邊,臉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煞是難看。

  “不過就是小伎倆罷了,這夏家還真是上不了台麵,我看這夏家二小姐長得一副刻薄樣,現在說得話,前言不搭後語,實在可笑。”

  “肯定是羨慕姐姐嫁得好吧,自己也想要攀上去。”

  “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命,我之前也沒聽說過夏家,現在一看,這大小姐氣度要好的多。”

  私底下看戲的人,趁著沒人注意,悄聲說著,

  夏傾然眉眼彎了彎,伸手去悄悄去勾宮少宇的手指,男人的手動了一下,就反手握住了她。

  她的心像是吃了蜜糖一般,嘴上說著不信她,關鍵時候還是會護著她。

  “妹妹,我不知道你為什麽會在這裏發瘋,但如果有病,就去醫院治療,這裏可不是你發泄的地方。”夏傾然緩緩道。

  夏青青蠕動了一下唇瓣,正想要反擊,剛一接觸到宮少宇冰冷的目光,就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男人明明對夏傾然這麽溫柔,然而對她卻如此讓人寒心。

  “姐姐,我沒有,你知道的……”。夏青青連忙擺手,她好不容易才進入上流社會,要是鬧出了事,以後還怎麽融入進去。

  然而周圍的氣氛不對勁,她也漸漸發現自己似乎玩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