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4章 內訌
  第4章 內訌

  夏傾然明顯感到周圍的氣溫都降低了許多,她身子抖了抖,就見宮少宇嘴角勾起了一起毫無溫度的笑容,那甚至稱不上一個笑容,帶著殺戮的氣息。

  “你剛才說什麽?”男人驀得用力,把夏傾然拉了過來,手緊緊地箍住了她的手腕。

  夏傾然正要說什麽,抬頭看到他藏在眼底深處那抹脆弱,想起以前對他的傷害,心底驀然軟了軟。

  她知道現在宮少宇根本就不相信她,沒關係,她會用時間來證明的。

  段博文剛一開口,其實就有點後悔了,段家雖然也算是名門,但比起宮家,那就根本不算什麽,夏傾然雖然美,當他終歸也不想直接把宮家給得罪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覺得自己頭上更加綠了。

  夏傾然掙脫不開,也從來沒有想過掙脫,她抿唇道:“我不喜歡他,以後都不會和他有來往了。”

  這句劃清界限的話,並沒有讓宮少宇信服,他盯著夏傾然,見她臉色變得很不自然,眼底席卷了狂風暴雨。

  完了,宮少宇還是不相信她,這可怎麽辦?

  早在宮少宇來的時候,夏青青就愣住了,這個男人,就像宴會上最閃亮的寶石,偏偏卻被夏傾然給染指了,她感到恨啊!

  宮少宇掏出手機,按了一串數字,接通後,他淡漠道:“把環宇公司收購了。”

  話音剛落,段博文的臉色就大變,但他挺直背梁,又覺得不太可能。他雖然不學無術,但也知道環宇是段家旗下最大的公司,掌握了段家最大的經濟命脈,要是被收購了,那他們段家豈不是要看宮家的臉色。

  但很快,他又覺得不可能!宮家勢力再大,也不可能有這麽能耐,他們段家又不是吃素的。

  兩分鍾後,段博文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段父打來的,他皺了一下眉頭,就聽到那邊傳來段父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你這個孽子,是不是得罪了宮家了,你成天在外麵玩樂,從來不來公司上班,我也默認了,現在居然敢搞出這麽大的事情來。”

  “宮家現在已經撤資了,影響重大,你到底得罪了哪位,倒是事情不嚴重,你道個歉就行,這邊指明了就是你的問題……。”

  段博文把手機掛了,臉色慘白一片,要他給宮少宇道歉,根本就不可能,他也是被寵著長大的人,哪裏受過這種屈辱。

  夏傾然拉了拉他的手,輕輕道:“我們回去吧。”她並不看到這兩個人。

  宮少宇淡淡看她:“求情?”

  段博文也以為是這樣,渴望地看著夏傾然。

  “不是,我隻是不想看到他們,看多了對眼睛不好,你要怎麽對付他,都和我無關。”夏傾然老實地說道。

  宮少宇眼中閃過一絲詫異,見她沒有看段博文一眼,嗯了一聲,適才頷首,臉色卻比之前好多了。

  等他們走後,夏青青才喘了幾口氣,恨恨道:“到底怎麽回事?你不是說夏傾然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嗎?她為什麽是這種反應?絲毫都不肯跟你走。”如此,他們的計劃也就沒辦法實現了。

  “你說,是不是你把人給得罪了!我那姐姐雖然傻,但你也不能做的那麽明顯,很容易被看出端倪的。”

  夏青青的情緒明顯不對勁,有些失控地去拉段博文的衣服,卻被段博文一把揮開了。

  他因為夏青青的美貌,也追求過她,但隻是玩玩而已,並沒有當真,再說了,現在和她姐姐一對比,她寡淡得就跟開水一般,讓人索然無味。

  “你瘋了吧,完全就是個瘋女人。”段博文一把就甩開了她的手。他的心情非常煩躁,剛才那通電話影響了他。

  夏青青不過是他獵豔中的一個人罷了,要是因為她影響到家族事業那就不行了,他縱然紈絝,孰輕孰重還是分得清的。

  畢竟夏家本來就是個小企業,就算攀上了宮家,但也不知道這棵大樹,他們能不能爬上去。

  夏青青被這麽一甩,稍微冷靜了一些,她擠出了一個笑容,眼底藏著不屑:“段哥,對不起,剛才是我沒有控製好情緒,宮少宇那番話是什麽意思,會不會對段家造成損失。”她對生意上這些事情是完全不懂的,但看段博文這個慫包樣,打心底就看不上,要不是他還有利用價值,她根本就不想理會。

  段博文臉色稍微晴朗了一些,“是有點麻煩,但他想要收購段家,還是斷然不可能的,隻是在嚇唬我罷了。”哪怕被自己父親罵了一頓,段博文還是相信著自己,自家多年根基,哪裏那麽容易就斷了。

  夏青青點了點頭,眼睛卻癡迷地盯著宮少宇離開的背影。

  夏傾然一直都沒有回過頭,那模樣就和她說的那般,隻是偶遇了段博文而已,宮少宇抿著唇角看她,她臉上沒有任何鬱色,反倒充滿了朝氣。

  他當著她的麵對付段博文,一是為了給他們一個教訓,二也是真的想把段博文拉下穀底。

  不是恐嚇,他是認真的!

  以前他怕嚇到夏傾然,手段都稍微溫和了一些,現在看到他們站在一處,便不想忍耐了。

  反正無論他做什麽都是錯的,夏傾然要恨就恨吧,大不了兩個人至死方休!

  “宮少宇,你真的收購了他的公司?”夏傾然好奇地問。

  果然,她把自己拉過來,就是來問這件事情的,他到底還在期待什麽?

  方才她都是裝的,現在沒人了,她就想為段博文說話。

  眼中浮現了些許嘲諷,就聽夏傾然道:“這樣挺好的,我本來還想對他下手的,你既然動手了,那我就不用費神了。”

  她本來也想報複段博文,但她現在才重生,沒什麽勢力, 段博文好歹是集團的公子,有宮少宇幫忙也好。

  最好能讓段博文一無所有。

  宮少宇冷冰冰地說:“你又在打什麽主意?”

  她今日有些奇怪,讓他感到有些不安,但無論如何,隻要人在他的身邊就行了。

  夏傾然抿了一下唇,很不滿意他的質疑,但她知道這也沒有辦法,她剛重生回來,表現得太過反常,的確會引起反效果。

  “你就不能認為我喜歡的人是你?”她嘟了嘟唇,不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