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章 她喜歡的人是我
  第3章 她喜歡的人是我

  宮老爺子看似和藹,那雙眼神卻銳利非常,他本來是看不上夏傾然這個孫媳婦兒的,奈何宮少宇喜歡,他疼愛這個孫子,自然就隻能妥協。

  這些時日,夏傾然鬧了不少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眼見她今日來了,便點了點頭,眼中像是浸潤了些許酒精,敲打道:“既然嫁進了宮家,有的規矩就要好好守,早日為宮家開枝散葉。”

  夏傾然此刻倒是乖乖的,拉了拉宮少宇的手,含笑道:“我省得的,爺爺。”

  宮老爺子看了她一眼,倒是沒有過於為難,他們宮家,根本就不需要靠聯姻鞏固地位,隻要宮少宇喜歡就行。

  眾人聽了,心下五味雜糧。

  他們隻是聽說了一些傳言,卻從未見過夏傾然的真實模樣。

  如今一看,他們便明白了幾分。

  美,是真美,哪怕在場的美人眾多,她的美,卻帶著一抹鋒芒能夠直擊人心,淩厲動人,高不可攀,怪不得能被宮少宇能看上。

  若是每天能夠看到這樣的美人,就算她是從鄉下來的,沒有念過書,那又如何呢?

  宮少宇很忙,他中途忙著應酬的時候,還不忘讓兩個保鏢緊跟著夏傾然。

  夏傾然眨了眨眼睛,察覺到周圍炙熱的目光,她拿了一塊草莓蛋糕,打算去陽台靜靜。

  剛掀開簾子,便後悔了。

  “我給你打了這麽久的電話,你怎麽都不接?”段博文仔細打量著她,兩隻眸中映出她的風華。

  他怎麽可能看得上夏傾然?更不可能帶她走,但現在他盯著眼前的人,心狠狠一動。

  其實夏傾然若是轉身撲進他的懷抱,也不是不可以!

  夏傾然淡淡看了他一眼,壓下了嘴角的嘲諷。

  段博文長相還算英俊,風度翩翩,可惜內裏隻是一個花花公子罷了。

  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一旁的夏青青終於忍不住了,“姐姐,你怎麽改變這麽大?是不是去整容了?”

  她的聲音溫柔,眼中都是懵懂,說出來的話卻尖銳刺耳,言語之間就要把夏傾然坑一把。

  聞言,段博文眼中也閃過疑惑。

  “你見過誰整容,能在第二天就恢複的?”夏傾然似笑非笑,昨日她們可還見過麵。

  仔細一看,夏傾然的五官的確沒變,隻是發型和衣服變了,整個人便煥然一新。

  怎麽會這樣?

  她今日和段博文本來商量好了,讓夏傾然跟著他離開,還提前準備了記者,到時候大肆報道夏傾然婚內出軌的消息!就算宮少宇能忍,她就不相信宮少老爺能夠忍受。

  夏青青抿緊了唇,她自然也看出來段博文的變化,手指緊緊握著,直接都掐入了手掌心,驀然,她眼睛睜大,指著一個地方,不可思議道:“姐姐,你昨日去哪裏鬼混了!”

  “姐姐,你就算再寂寞,也不能隨便去找個男人,別說你現在已經結婚了,你做出這樣的事情,又把段哥置於何地。”夏青青認定她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聲音都輕快了不少。

  順著夏青青的目光,段博文也看到夏傾然脖子上的草莓印,還不止一處,看得出來她已經擦上了粉底來掩蓋,但湊近了還是能夠看得清楚。

  段博文頓時覺得自己頭頂頂著一層綠光。

  夏傾然看著夏青青不懷好意的目光,低頭看了一眼,“我一直都待在家裏麵,要不要把我老公叫過來證實一下?我們是合法行為。”

  老公?合法行為?夏青青聽了一會兒,腦子裏麵才把這些信息串聯在一起。

  夏傾然居然叫宮少宇老公,還把人給睡了!她憑什麽?她不配!

  “你這是什麽意思?夏傾然,你瘋了嗎?你和宮少宇睡了?”夏青青因為驚訝,有些口不咋舌。

  她心下惶恐,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夏傾然一向就厭惡宮少宇,兩人怎麽可能會在一起?

  一切明明都還在她的掌握之中,她現下卻感到不安極了。

  夏傾然這個醜八怪……她怎麽敢?

  不僅是夏青青,段博文也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心中升起了憤怒,他一向嫌棄夏傾然,就連她的手都沒有拉過,遂失望地看著夏傾然:“你怎麽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對你太失望了,就

  夏傾然就像看智障一般看他,“你失望不是失望,與我何幹?”

  段博文覺得自己頭上更綠了,心情複雜,想起今日的安排,又耐著性子哄道:“你別鬧性子,趁著現在沒人注意到你,我們從安全通道離開。”

  夏青青也道:“對,你們先走,我去給你們打掩護。”一副為她著想的好妹妹模樣。

  夏傾然覺得有些好笑,搖了搖頭:“宮少宇不會讓我走的。”

  “沒關係,瞞著宮少宇就行,要是被發現了,你就大鬧宴會!”夏青青說完,顧不上思考其他事情,就掀開了布簾,隨即就瞳孔一縮。

  簾子外守著兩個保鏢,正冷冷地看著他們,而宮少宇也站在外麵,見他那副樣子,似乎剛過來不久。

  男人今日穿了一件黑色西裝,襯得他身子挺拔,他的眸光沒有一絲波瀾,骨子裏麵都透露出一股奢華和清冷。

  “嗯?大鬧宴會?”宮少宇咬著這幾個字眼,聲音危險,目光剛接觸到段博文,就帶來了一陣壓迫感。

  段博文心中一跳,臉上也僵硬起來。

  宮少宇那是什麽眼神,他看著你時,就像在看一塊石頭,一粒沙塵,一袋垃圾。

  蔑視到了極點!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他也的確有這個資本。

  但那又怎麽樣,他的老婆卻根本不在乎他。

  段博文很有信心,夏傾然有多麽喜歡他,他是知道的!想到這裏,他內心變態地生起一股滿足感。

  夏傾然連忙走了過去,瞅著宮少宇的臉色黑到了極致,連忙順了順他的心口,解釋:“我隻是偶然來到這裏的,沒想著要離開,你看保鏢一直都在。”

  這次還真是意外,她哪裏知道這兩人躲在陽台上,本來她要果斷拒絕的,結果宮少宇來得太快,才會看到這一幕。

  要是她不過去,以宮少宇的脾氣,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麽?

  以前,她之所以厭惡宮少宇,也是因為他偏激霸道的脾性。盡管他從未傷害過她,她依舊反感非常,才會一步步走向深淵。

  宮少宇低頭看她,她挽著他的手,站在他身邊,看起來莫名的嬌小。

  夏傾然摸不清他的性子,小心翼翼道:“老公。”

  “夏傾然,你到底什麽意思?你喜歡的人明明是我!”段博文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忽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