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2章 驚鴻一瞥
  第2章 驚鴻一瞥

  宮少宇按了免提鍵。

  段博文帶著哄騙的聲音在房間裏麵格外的明顯。

  宮少宇本來要軟化了的表情,立刻又冷凍起來。夏傾然聽著這個聲音,也變得有些咬牙切齒。

  段博文根本就不喜歡她,何時這麽惡心地叫過她,他早就和夏青青勾搭在了一起,接近她也隻是為了對付她罷了。

  啪的一聲,手機被砸到了地上,四分五裂,可見男人的怒氣已經飆升到了極點。

  “你果然又在騙我!”宮少宇失望地看著她,任何人發現自己被帶了綠帽子,估計都是這種反應。

  夏傾然心中罵了一句,連忙搖頭,“沒有,我說的都是真的。”後麵的話越來越低,她自己都有些心虛。

  宮少宇陰沉地看著她,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麽,臉色陡然緩了一下,然後又變得冷冽起來,堪稱變臉,“你不是想去嗎?行,我給你機會。”

  說罷,他這次就打開門出去了,沒有絲毫停留。

  夏傾然有些摸不著頭腦,轉頭看到床單上那一抹紅色後,臉紅了一下。

  現在才六點,她還有時間,去浴室洗了一個澡,她看著鏡子裏麵的容顏,有些懷戀。

  這是二十歲的自己,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櫃子裏麵全都是一些土裏土氣的衣服,都是夏青青給她挑選的,那時候她卻還以為對方是對她好。

  門被敲開了,吳媽進來時拿了一件禮服,“少夫人,這……是從巴黎運過來的裙子。”她本想想說是宮爺吩咐的,想起夫人的性子,便換了一種說法。

  少夫人肯定會拒絕的,要是知道這是宮爺送來的,估計會直接把禮物給扔了,她臉色淡了一些,往後麵退了一步,免得等會波及到她。

  “你放在一旁吧。”夏傾然道。

  吳媽一愣,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連忙把禮服放下了。

  禮服很華麗,顏色是大紅色,明豔動人,款式簡潔大方,裁剪合適,裙擺處卻亮閃閃的,似天上星辰,她摸上去,才發現上麵都是小小的鑽石。

  一個小時後,夏傾然收拾妥當之後,才緩緩推開門,她本來以為會見到宮少宇,結果隻看到了兩個膘肥體壯的保鏢。

  “少夫人,宮爺吩咐我們來保護你。”

  夏傾然:“!”名為保護,其實就是監視,怪不得宮少宇同意她出門了,原來還安排了後招。若是以前的她,定然又會大鬧一場,現下,她卻擠出了笑容,點了點頭。

  兩個保鏢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他們本來以為夫人會很難纏,沒想到這麽好說話。

  宮少宇在外麵等她,看到夏傾然穿上了他準備的禮物,提著裙擺一步一步向她走來時,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夏傾然一心想著離婚,自然也不願意用他的錢,這還是頭一次她接受他的好意。

  她的皮膚很白,這條紅裙更加襯得她膚色如玉,身姿婀娜,海藻一般的長發散落在肩頭,嫵媚動人。

  “時間不早了,上車吧。”他移開了視線,想起夏傾然這般打扮,是為了某個人,語氣中又含著冰渣子。

  夏傾然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哪裏惹到了大魔王,她上前自然地挽住了宮少宇,倒還是順從著他。

  皇家王朝八星級酒店,觥籌交錯,巨大水晶燈明亮至極,門口的紅地毯一直鋪到了外麵。

  夏傾然剛出來,就受到了眾人的關注。

  “我的天啊,那不是頂級大師vivian設計的赤陽嗎?這世界上就隻有這麽一件,價值無可估量,我以為有生之年,也不會親眼看到它。這個女人是誰?宮總的女伴?他居然有女伴!”

  “你想什麽呢?宮少宇前些日子就結婚了。不過,隻是沒有感情的婚姻罷了,那個叫夏傾什麽的,小門小戶罷了,根本就配不上他!”

  “別說,宮總的女伴還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

  這裏聚集了上流貴族們,他們表麵儀態優雅,私下卻在議論著別人的事情。

  夏傾然是誰?

  據說夏傾然是最近才被接進夏家的,之前一直就被養在鄉下,相貌醜陋,又不懂禮儀,從來沒有讀過書,夏家也隻是小門小戶罷了。這次夏家生意出了致命漏洞,宮家願意幫忙,前提卻是讓夏傾然嫁過去。

  還是宮少宇要求的,咋一聽上去完全不可思議。因為宮家的實力太大了,哪怕在上流社會,宮家也是排名為首位!旗下的企業在全國市值第一。

  宮少宇更是個天才,據說他擁有超高的智商,年僅十四歲便接手了公司產業,眼光毒辣,被稱為投資之神,接下來幾年又研發高科技設備,把宮家推到了最高的位置,況且他還年輕多金,俊美無濤。

  “手機打不通了,一直都在繁忙之中。”夏青青皺著眉頭道。

  夏家這種小企業本來是沒有資格來參加宮老爺子的壽宴的,他們也是借著夏傾然的光罷了。

  她就想不通了,宮少宇怎麽會看上又土又醜的夏傾然,她這麽一個大美人杵在一旁,他怎麽就看不到!

  不過沒有關係,今日之後,就是夏傾然的毀滅之時,她相信那時候宮少宇定然會喜歡上自己。

  但現在聯係不上夏傾然了。

  段博文絲毫不在意,他淡淡地站在一邊,摸了摸夏青青的頭發,嘴角勾出一絲玩味兒的笑:“別理那個醜八怪,今日事成之後,你總得給我一點甜頭吧。”

  平心而論,夏青青長得還不錯,他追了她一段時間,這女人卻一直吊著她。

  夏青青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段博文雖然不錯,但是有宮少宇這顆鑽石在前,他就被襯托得如同一塊泥巴。

  正當時,門口傳來一陣騷動,段博文望過去,眼睛立刻就被黏住了,心裏麵又有些嘲諷,宮少宇在外表現自己多麽在乎妻子,結果宴會上卻帶了其他美人來,也還真是諷刺。

  但他的女伴美卻是真美,明豔動人,讓人眼前一亮。

  夏青青盯著門口的女人看了半晌,臉上的得意漸漸轉為慘白。

  她怎麽覺得這個人越看越像夏傾然那個醜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