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章 噩夢
  第1章 噩夢

  “宮少宇,你快滾開!我從未喜歡過你!”

  床上,夏傾然緊緊閉著眼睛,額頭上布滿了汗水,正被夢魘所折磨。

  “少爺,少夫人她沒有什麽大礙,隻是在做噩夢。”私人醫生頂著巨大的壓力說道,他見宮少宇臉色陡然黑了下來,眸中都布滿了殺意,連忙找了一個借口迅速離開。

  太可怕了,他要是再待在裏麵,估計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夢中,夏傾然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無法移動分毫,眼前是熊熊大火,漫天的火光中,她看到宮少宇正一步一步向她走過來。

  這裏快要倒塌了!他知不知道進來就是死路一條!

  “夏傾然!”

  耳邊傳來咬牙切齒的聲音,她的呼吸一下子就被奪走了!夢中的場景一下子就被一片陰影所替代。

  男人一隻手抬起她的下巴,讓她的臉龐向他靠近,可以和他唇齒相依,另外一隻手則撐在床邊,以此形成了一個封閉空間,把她整個人圈在他的懷裏。他的吻炙熱而激烈,肆無忌憚的動作讓人根本就喘不過氣來。

  唇分,夏傾然因為不適應周邊的光芒,眼角分泌出了一滴淚水,她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人。

  男人離得很近,臉龐如同鬼斧神工一般,下頜線條尤為出色,那雙丹鳳眼緊緊盯著她,帶著濃濃的壓迫感。

  “宮少宇,你怎麽在這裏?”夏傾然剛一開口,就覺得喉嚨幹澀,頭也昏昏沉沉的。

  宮少宇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手指輕抬,緩緩地拂過她的眼角,把那滴淚擦拭掉,他的聲音冰冷至極,“這是我們的家,你說我為什麽會在這裏。”

  夏傾然愣愣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喃喃道:“我以為你死了,這是在做夢嗎?”她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手臂上頓時變得淤青。

  聞言,宮少宇眼中閃過一絲痛色,原來她都恨不得自己去死了,他對她僅剩的那絲憐惜蕩然無存,腦海裏麵那根弦徹底斷了,再次俯身下去。

  “宮少宇……”

  最後的話湮沒在了彼此的溫度之中。

  夏傾然本來還以為是一場夢,等醒來的時候周圍的環境還是沒有變化,她全身又痛又酸,感覺被大車碾過一番。

  “少夫人,您現在要用餐嗎?八點十五您需要出席宴會。”吳媽敲了敲門,說道。

  夏傾然揉了揉頭,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痕跡,才緩緩反應過來了。

  她原來不是做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不是六年前發生的事情嗎?她這時候才二十歲,剛嫁給宮少宇不久,受了夏青青的挑撥,以為她即便嫁了人,段博文依舊要她,便主動去找人,結果被宮少宇強行接了回來。

  她是夏家不被承認的女兒,自幼長在鄉下,才被接回來不久,此次夏家遇到了經濟危機,便讓她和宮家聯姻。本來以為夏家對她不薄,卻沒想到多年後,他們要得卻是她的命!

  六年後,她被人蓄意謀殺,身邊隻有一個宮少宇,陪她一起殉情。

  想到了一些淒慘的畫麵,她抿緊了唇。

  既然上天讓她重生到了這天,她就不能重蹈覆轍。

  門被推開,男人矜貴的身姿映入眼簾,他手上端著一個托盤,淡淡地睨著床上的人兒,就想起吳媽方才的話。

  “少夫人一天沒有吃東西了,我方才詢問了她,她也沒有回應。”

  再次看到宮少宇,夏傾然喜悅中,又摻雜著驚訝,心中蘊含了太多複雜的感情,反而什麽話都沒有說。

  宮少宇嘴角劃過一抹自嘲,為了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她現在連絕食的手段都用上了。

  他把托盤放在一旁,看著她縮在一角,冷冷道:“絕食對我沒用,你就算餓暈了,我也不會放你出去和那個男人會和。”

  夏傾然一愣,絕食?她從來沒有想過絕食。

  她打開托盤,裏麵有她最喜歡吃的牛腩湯,便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還把旁邊的甜點都吃完了。

  前世,她為了離開宮家,做了很多錯事,把宮家鬧得雞犬不寧,宮少宇什麽都不介意,唯獨介意的就是她離開。

  見她乖乖地吃完飯,宮少宇的心中閃過警惕,她莫非是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你好好待在房裏,這幾天都別出去。”生硬地說完這句話,宮少宇轉身就走。

  “等等,宮少宇,我要過去。”夏傾然連忙說。

  她想起來了,今日是宮老爺子的壽宴,她身為宮少宇的妻子,怎麽來說,也不能缺席。

  讓宮少宇一個人去參加宴會,這不是再打他的臉嗎?

  宮少宇緊緊地看著他,一言不發,眼睛裏麵卻很明顯地寫著:不行!

  “爺爺本來就不喜歡我,我要是連他的壽辰都不去,他定然對我的印象更為不佳,你就讓我去吧,我保證,我就乖乖地待在你身邊,絕對不亂跑。”

  前世,夏傾然的確沒有參加宴會,而是悄悄找機會逃走了。這次被發現之後,她被宮少宇軟禁了一個月,為此她便愈發恨他。

  宮少宇抿著唇,全然不相信夏傾然的鬼話,她連宮家夫人的位置都不在乎,又怎麽會在意爺爺對她的看法?

  夏傾然見他轉身又要走,看都不看她一眼,心裏麵一慌,連忙便去拉住他的袖子,顧不上自己還酸軟的身子,她借著力道吻到了宮少宇的唇角,聲音軟軟的:“求求你讓我去吧,老公。”

  此話一說,宮少宇就愣住了,他低頭看著夏傾然,她的臉紅撲撲的,發絲淩亂,因為著急撲過來,半個肩膀都露在外麵,上麵還有一些未褪去的痕跡。

  他眼神一暗,就聽到陌生的鈴聲響了起來,那是夏傾然的手機,上麵還閃爍著老公二字。

  他可沒有給夏傾然打電話。

  宮少宇推開她,胸中又湧起了熊熊怒火,他接通了手機,裏麵便迫不及待地傳來了一個男聲:

  “寶貝,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行嗎?今日宴會時,我已經做好安排了,你想辦法離開宮少宇,到時候我和你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