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結局?娘親,我們給你拐回來一個相公
  第493章 結局?娘親,我們給你拐回來一個相公

    “阿黎!”

    楚君晏掙紮著睜開了眼睛,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一片安靜。

    高林一路放輕腳步小跑進來:“皇上,您又夢見皇後娘娘了?”

    楚君晏愣怔了片刻,抬手捏住了鼻梁,沉沉的吸了口氣,冷峻的眉眼之間多了幾分凜冽之氣。

    “還是沒有皇後的消息嗎?”

    “回稟皇上,如今拂衣樓已經徹底的淡出了江湖,其樓主柳拂衣更是行蹤飄忽不定,前段時間倒是捕捉到了一絲蹤跡,不過後來還是跟丟了。”

    “你退下吧。”

    “是。”

    楚君晏下床站起身來,慢慢走出了大殿,門口處的護衛和宮人想要跟著,卻被他抬手製止。

    他一步一步的朝著宮門外走。

    守衛著宮門的護衛見到他,連忙跪地行禮,而後熟練的將宮門打開,等他走後,才小聲議論。

    “皇上這是又想念皇後娘娘了?”

    “肯定是,這都五年了,每次皇上想念皇後娘娘,都會回原來的燕王府看一看。”

    “我可是聽說,這五年多的時間,燕王府一直維持著原本的模樣,隻等著皇後娘娘歸來,不過這都這麽久了,皇後娘娘說不定……”

    “噓,不要命了,皇後娘娘肯定會回來的。”

    楚君晏踏著夜色,慢慢地走回了燕王府,一路朝著清秋苑而去。

    剛剛來到門口,就見一隻胖乎乎的橘貓蹲在院門處,見到他,立馬伏低身子,口中不斷的哈氣,發出恐嚇聲音。

    “哈!”

    楚君晏走上前去,橘貓立刻撲到他的腳邊,抬起爪子,對著他身上的龍袍便狠狠的抓了下去。

    他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反倒

    是蹲下來,將那隻橘貓抱起。

    胖胖的橘貓徹底的被惹炸了毛,抬起爪子對著楚君晏的手便是一陣亂抓,片刻工夫,他的手背上便多了許多縱橫的血爪印。

    楚君晏依舊神色平靜,仿佛那傷口不是抓在他的身上。

    五年前,他掙紮著從沉睡中醒過來,房間之內已經空無一人。

    他發瘋一般的找遍了整個皇莊,結果阿黎就像是憑空蒸發了,不見蹤跡,甚至都沒有留下任何的隻言片語。

    當時他什麽都顧不得,隻想著把阿黎找到,甚至連朝堂上的政事都不顧。

    是母妃將他攔下,一盆涼水將他從頭潑到腳,告訴他,如果不能好好的治理大安朝,阿黎恐恐怕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可如今五年的時間過去,在他的雷霆手段之下,那場叛亂早已經被平息,朝廷內外的局勢徹底穩定,朝堂官員也都已經大換血,所有的事情都好起來了,為什麽阿黎還沒有回來?

    想到這裏,楚君晏腳步一個踉蹌,胸口處錐心的疼痛再次蔓延開來。

    聽到動靜的雁霜跑了出來。

    “奴婢見過皇上,皇上,您這是……奴婢這就給您去請寧大夫。”

    “不用。”

    楚君晏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是蠱蟲被去除之後遺留下來的毛病,加上這些年,他時常夜不能寐,痛楚就一點點的加重。

    他不想讓太醫醫治,這樣的痛,才讓他有種自己還活著的真實感。

    胖橘已經跳走,輕巧的爬上牆頭,望著王府門口的方向,楚君晏掠過雁霜,慢慢地走進了房間。

    房間內的布置一如從前,隻是卻再也沒有了那個讓他牽

    腸掛肚的人。

    楚君晏坐到床邊,躺到床上,將顧清黎蓋過的被子抱在懷中,把臉埋一進去,深深地吸氣。

    味道已經越來越淺,就像阿黎,仿佛再也不會回來了一樣。

    楚君晏蜷縮起身體,眼圈忍不住的泛紅。

    “阿黎……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劇烈的疼痛在胸口處蔓延,就好像心被剖開了,如實質一般的空虛感瞬間湧入,將他徹底的吞沒。

    這五年來,他感覺時間被無限製的拉長,每一刻都度日如年,漫長的讓他覺得自己下一刻便會分崩離析。

    他堅持的太久了,如今終於覺得自己堅持不住了。

    “阿黎……”

    滾燙的眼淚衝出眼眶,他的內心卻是一片冰寒。

    突然,細微的叩擊聲響了起來。

    楚君晏沒有任何的反應。

    隨著他難以入眠的時間越來越久,他經常會出現種種幻覺,總覺得阿黎下一刻便會回到他的身邊。

    “扣扣!”

    突然,叩擊聲再次響起。

    楚君晏睜開眼眸,深邃的眸光出現了些許的恍惚。

    “好像不是錯覺?”

    他仔細的聽著聲音,而後默然起身,一把將床上的被子掀開。

    聲音是從床底下傳來的,而床底下之前有個密道,不過都已經被封死了,阿黎這邊當初倒是沒填死……難不成是有刺客知曉了他的行蹤,特意前來刺殺他?

    想到這裏,楚君晏眼底驟然閃過一抹殺機。

    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他還要留著這條命,等著阿黎回來。

    楚君晏拔出被放置在一旁的長劍,而後猛的掀開床板,劍尖直指床下。

    下一刻,他猛地瞪大眼睛

    ,手指一顫,手中的長劍差點摔落在地上。

    床下並非是他想的刺客,而是兩個粉妝玉砌的小娃娃。

    一個男娃一個女娃,瞧著也就三四歲左右。

    兩人提著老虎燈,露出圓滾滾的小腦袋,明顯被楚君晏剛才的動作驚嚇道,兩雙格外相似的貓瞳瞪得圓滾滾的,而後嘴巴一癟,哇的一下哭出了聲來。

    “哇,娘親,寶寶要被壞叔叔殺掉啦!”

    另外一個小女娃哭的聲音略小些,不過金豆子卻是大顆大顆的往下掉,比哭的大聲的小男娃更加的可憐。

    “嗚嗚,不要殺掉念念,念念還要找爹爹呢!”

    楚君晏一陣手足無措,不知道為什麽,一聽到兩個孩子哭,他的心頭像是被人狠狠的擰了一把,酸痛酸痛的。

    “你們別哭,快些出來,叔叔不會傷害你們的。”

    楚君晏說著,將兩個小娃娃給抱了出來。

    察覺到沒有危險,兩個娃娃立刻擦幹了眼淚,吹滅了手中提著的老虎燈,對著房間之中左右的打量。

    小男娃虎頭虎腦的,長得明顯更胖一些:“寶貝呢?娘親不是說順著秘道就能夠找到寶貝嗎?”

    楚君晏有些好奇:“你說什麽寶貝?”

    “娘親告訴我的,說是順著密道就能夠走到一間房子,房子裏麵有一個大箱子,箱子裏麵裝的都是娘親的寶貝。”

    小女娃也在一旁隨著點頭:“都是寶貝!娘親是小富婆!”

    “這裏是燕王府,是我妻子住的地方,不可能會有……”

    楚君晏說著,小男娃已經爬到了床上,猛的撲到床頭放著的木箱子上。

    “找到了!這就是娘親說

    的寶貝!”

    楚君晏眉心一緊,那是阿黎之前收集的各色珍寶和銀票,是她寶貝的不得了的東西……等等,娘親?

    楚君晏心頭狂跳,一個猜測湧入心頭,讓他心情太過激動,以至於眼前隱隱發黑,好不容易才穩定了情緒,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你們……叫什麽名字?”

    小男娃正努力的想把箱子抱起來,結果箱子太重,一個屁股墩兒坐在了床上。

    “我叫楚安思。”

    小女娃極為好奇的打量著楚君晏。

    “叔叔,我叫楚安念,娘親叫我念念。”

    “楚安思,楚安念,思念……”楚君晏緊緊的握著拳心,嘴唇都有些哆嗦了,“那你們的娘親叫什麽?”

    小男娃舉起手臂:“我知道,我們的娘親叫顧清黎!是頂頂厲害的小神醫!娘親威武,娘親最棒!”

    “轟!”

    一道雷霆驟然在腦海之中劃過,楚君晏驀然落了淚。

    兩刻鍾之後,楚君晏一手抱著一個孩子,順著密道出現在了街頭一座荒僻的院落中,而後馬不停蹄的朝著千金堂而去。

    兩個孩子歡快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快到了,快到了,娘親就在前麵呢。”

    楚君晏帶著兩個孩子一路來到了千金堂,而後猛的將房門撞。

    千金堂內,一道纖細柔美的身影驀然回頭,一雙清澈貓瞳微微睜大。

    “大木頭……”

    楚安思和楚安念快速的從楚君晏身上滑落下來,一把撲的女子的腿邊。

    “娘親,娘親,我們給你拐回來一個相公!”

    楚君晏強行克製著聲音中的顫抖:“……娘子,好久不見!”

    ——全文完——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