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分離?大木頭,再見了
  第492章 分離?大木頭,再見了

    顧清黎神色鎮定的吃完了飯,看向一旁目光複雜的雁霜。

    “你就在房間之中好好的守著吧,不用跟在我身邊伺候了。”

    雁霜瞬間便明白了顧清黎的打算,立馬跪在地上,瞬間眼淚模糊:“小姐……”

    “放心,我找到了別的辦法,你家小姐不會有事的,隻不過……我要暫且離開一段時間,我不在的時候,替我盯好了楚君晏,可能做到?”

    “小姐……”

    顧清黎笑著開玩笑:“你若是做不到,我可就不要你了。”

    “能,奴婢能做到。”

    “好,不愧是我家雁雁,就是如此的靠得住。”

    聽到這個久違的稱呼,雁霜哭得越發厲害。

    顧清黎卻神色淡然,找了副麵具給柳拂衣戴上:“別人若是問起,你就說你是千金堂小神醫派來的,是她的師兄。”

    柳拂衣心情極好,這會兒配合的緊:“好。”

    顧清黎帶著人先到了雲婉渃所在的院子,雲靖忙著清理京城,隻有楊嬤嬤在一旁守著,她把人支走,走到床邊仔細的打量著自家娘親。

    短短幾日,雲婉渃比以前更加消瘦了,尤其是手背上,血管凸起,泛著不健康的青紫色。

    “需要我怎麽做?”

    “點燃那塊隱香石,蠱蟲會躁動不安,從而流竄到心脈的位置,你用銀針封鎖其退路,把蠱蟲逼迫的手臂上,其他的交給我就好。”

    “好。”

    顧清黎取了一

    小塊隱香石,放在盤子中慢慢點燃,果然,沉眠的雲婉渃渾身一顫,睡夢之中,眉心緊緊的皺了起來。

    顧清黎目光驀然沉靜了下來,動作幹脆利落的落下銀針,封鎖了心門處的穴位,刹那間,一道異樣的氣息快速的朝著沒有被封鎖穴位的血脈而去。

    柳拂衣快速的在他和雲婉渃手腕處各自割破一道傷口,暗紅色的血液滴落。

    顧清黎心中微微一驚:柳拂衣身上的血跡竟然是暗紅色,隱隱的都快發黑了。

    就在柳拂衣的血跡滴落的刹那,雲婉渃體內的蠱蟲像是遇到了天敵一般,快速的後退,朝著心脈的方向逃竄。

    柳拂衣根本不給蠱蟲逃走的機會,利用內力,強行將蠱蟲逼迫到他的體內。

    “吭!”

    柳拂衣悶吭一聲,妖冶的麵容隱隱變得蒼白。

    顧清黎關切問道:“你怎麽樣?”

    “沒事,”柳拂衣拿過事先準備好的紗布,將手腕上的傷口包紮了起來,“小庸醫,你娘親很快就會醒了,你可以好好的與她告別。”

    顧清黎轉眸望著雲婉渃,靜靜的思量了片刻,卻是拿出一顆藥丸,給她喂了下去。

    “告別的話……就算了吧。”

    柳拂衣微微揚了揚眉梢,心中有些意外:“也好。”

    時間推移,到了傍晚,楚君晏已經忙完找了過來。

    顧清黎示意柳拂衣暫且避讓,而後和楚君晏先行去拜見皇帝和柔妃

    。

    他們去的時候,大殿之中氣氛怪異,柔妃正動作隨意的坐在椅子上,和太後、安親王妃打著牌,而皇帝竟然站在柔妃的一側,手中還端著茶盞。

    見到顧清黎和楚君晏走進來,柔妃連忙把翹起來的二郎腿收了起來,又把臉頰上貼著的紙條撕下。

    皇帝臉色微僵,把茶盞送到嘴邊,裝作站在一側喝茶看戲的模樣。

    “見過皇祖母、叔祖母、父皇、母妃……”

    兩人一同行禮,還沒等行禮結束,太後便一連聲地叫著免禮,對著顧清黎招招手:“清黎丫頭,快些過來,皇祖母瞧瞧,看你這小臉白的,可真是讓人心疼。”

    顧清黎看著太後和自己老師一樣的容貌,壓抑在心頭的難受便有些控製不住,直接走過去,靠在了她的懷裏。

    “奶奶……”

    聽到顧清黎聲音中的哭腔,太後隻覺得心頭揪的難受。

    “這是怎麽了,是不是君晏那小子惹你不高興了,你告訴奶奶,奶奶替你收拾他。”

    顧清黎深深的吸了口氣:“沒事,就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感覺有點累了。”

    太後心疼的撫著顧清黎的頭發:“你這傻丫頭,放心吧,天塌了,有高個子的扛著,很快就會沒事了。”

    顧清黎將眼淚壓下去:“嗯,奶奶、王妃奶奶,我找到可以祛除蠱蟲的辦法了,不過,過程比較凶險,所以不能讓人打擾,還得給父

    皇和母妃服下藥去,讓他們陷入沉眠,如此蠱蟲才能更加聽話。”

    “好,一切都按你說的來。”

    “嗯,那奶奶和王妃奶奶先回去等著吧,明日一早,就沒什麽事情了。”

    太後笑得開心:“好,今天就再辛苦清黎一下,等到事情徹底的塵埃落定,清黎丫頭就可以好好的歇一陣了。”

    “嗯。”

    安親王妃望著顧清黎,總覺得她有些不對勁:“清黎丫頭,你體內的蠱蟲也能祛除的,對嗎?”

    顧清黎點點頭:“是啊,奶奶放心吧,我們都會沒事的。”

    “好,有什麽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們,別自己扛著,記住了嗎?”

    “嗯,記住了。”

    太後和安親王妃一並離開,顧清黎又將宮人全部遣退了下去,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藥丸,遞給了皇帝、柔妃和楚君晏。

    柔妃握著顧清黎的手:“清黎,若是祛除蠱蟲很麻煩的話,母妃這裏幹脆不用管了,反正母妃也呆夠了……”

    話音未落,皇帝便連忙插話。

    “師姐,若是麻煩,不用管我就是了,反正我當了那麽多年皇帝,也夠本兒了,師姐你肯定是要治好的。”

    柔妃一眼掃過去,根本沒有開口,皇帝便低下頭去,根本不敢與她對視,甚至一把年紀的人了,還渾身散發著一股委屈巴巴的味道。

    顧清黎再一次體會到了老楚家的優良傳統,不由得忍俊不禁:“母妃

    放心吧,沒事的,不勉強。”

    “那就好。”

    柔妃先行服下了藥丸躺在床上,沒多會兒便睡了過去,等她睡著,皇帝暗暗的鬆了口氣,這才敢躺到她的一側,輕輕的勾住了她的小指,將藥丸服下。

    楚君晏坐在單獨安置好的床榻上,目光擔憂的望著顧清黎:“阿黎,怪我不好,昨天有些太過孟浪了,你的身體……”

    顧清黎眸光一顫:“沒事的,就是……如果以後我做了什麽不太好的事情,你會生我的氣嗎?”

    楚君晏有些奇怪:“夫人做事自有道理,怎麽可能不好?”

    顧清黎拿出藥丸,親手給楚君晏喂了下去:“大木頭,乖乖睡一覺,醒來你就徹底沒事了,然後你要好好聽話,要做個好皇帝……”

    藥效發作,楚君晏覺得十分困倦,可是聽著顧清黎的話,他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勁:“阿黎……你怎麽說這樣的話……”

    顧清黎眼眶發紅,深深的吸了口氣,眼淚還是忍不住掉落了下來:“你不能忘了我,也不能,也不能另找他人……即便我不在,你也要時刻想著,你是我的人……”

    楚君晏努力的睜開眼眸,想要起身將顧清黎攬入懷中,結果藥效已經徹底發作,拉著他不斷的往黑暗中沉眠。

    “阿黎……阿黎……”

    在他意識沉睡的最後一刻,隱約聽到顧清黎的一句。

    “大木頭,再見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