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壓製?忘卻過往,敬來日方長
  第491章 壓製?忘卻過往,敬來日方長

    楚君晏原本滿心沉重,驟然聽到顧清黎的話,心頭刹那之間一跳,隨即濃濃的喜悅猛地將心髒填滿。

    “阿黎……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是算數的,不過你現在身體不適,等把蠱蟲徹底拔除,然後將身體調養好了,到時候,我自然任憑你……”

    身為男人,被自家媳婦壓製,不丟人。

    顧清黎眨了一下眼睛,目光上上下下的掃了楚君晏一眼:“我要對你動手,自然是趁著你現在身體不好的時候了,難不成,你是想反悔?”

    楚君晏隻覺得被顧清璃目光掃過的地方,有點點火苗暗暗燃起,讓他整個人滾燙不已:“自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我就當你答應了。”

    顧清黎一錘定音,端起茶盞來猛地灌了兩口,手心早就緊張的出汗了。

    楚君晏同樣心頭狂跳不止:“阿黎……”

    顧清黎生怕被他看出膽怯,直接推著他的肩膀往外趕人:

    “趁現在天還沒黑,你趕緊去處理正事……我,我在房間之中等你,另外告訴父皇和母妃,明天我就能幫他們解除蠱蟲的威脅,讓他們暫且不用擔憂,今天晚上就好好的休息吧。”

    “……好。”

    楚君晏離開了房間,抬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腔處。

    砰砰砰!

    心髒跳動聲宛若擂鼓,強烈的展示著內心深處的激動。

    阿黎……

    他喜歡上阿黎那麽久,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若說不想,

    那肯定是騙人的,可他同時也知道,自己當初給阿黎留下了陰影,所以從未勉強,沒想到現在阿黎竟然想通了。

    楚君晏帶著滿心的激動之情,快速的處理著賢妃和太子等人留下來的爛攤子,終於等到天色暗了下來。

    “玄容,準備熱水,本王要沐浴更衣。”

    玄容有些奇怪:“主子,這個點兒沐浴更衣,是不是早了點?”

    “讓你準備就準備。”

    “是。”

    楚君晏沐浴完畢,看著玄容送上來的玄青色衣衫,怎麽看怎麽不滿意。

    “有紅色的嗎?”

    今日大喜,宜紅色。

    玄容不由得瞪大眼睛:“主子,紅色的衣服您真沒有。”

    “罷了,你先退下。”

    楚君晏心中懊惱,在軍中的時候,身處邊境又時常見血,所以習慣了穿深色的衣服,以前覺得沒什麽,如今卻發現自己這樣的性子實在是無趣,也難怪阿黎會叫他大木頭,萬幸的是,阿黎不嫌棄他這塊大木頭。

    想到這裏,他便控製不住的揚起唇角,恨不得立馬飛到顧清黎的身邊。

    這個時候,顧清黎也十分默契的梳洗完畢,換上了一身嶄新的羅裙。

    她默默的站在鏡子前麵,打量著裏麵一身紅衣的自己,滿意的揚起了唇角。

    燭火燃燒,溫暖的光芒搖曳。

    楚君晏邁步走進房間,看到顧清黎端坐在桌案一側,眼底驟然閃過一抹濃濃的驚豔。

    顧清黎穿了一身

    紅色的團錦琢花裙,外麵罩著一層薄薄的綃紗,紗衣上繡著精美的蝴蝶,靈動飄逸。

    她將發絲全然挽起,沒有過於華美的裝飾,隻用了一根碧玉菱花長簪將發髻固定,耳邊墜了一隻蝴蝶步搖,耐不住她人生的嬌美,僅僅是簡單的裝扮,卻讓她有種天然去雕飾的純美。

    “阿黎……”

    楚君晏呢喃一聲,隻覺得並未飲酒,心卻已經醉了大半。

    顧清黎抬起眼眸,輕輕一笑,嫣然無方。

    “大木頭。”

    楚君晏走進房間,這才注意到桌案上擺放著幾樣點心菜肴,最顯眼的便是一壺酒。

    “阿黎,你這是……”

    顧清黎不想在這種時候表現出任何的離愁別緒,所幸把即將到來的分別拋在腦後,對著他露出了一抹明媚的笑容。

    “吃飽了才有力氣把你壓製住,我這不是提前準備、準備?”

    楚君晏隻覺得轟隆一聲,渾身的血液快速奔流。

    “阿……阿黎……”

    他早已經心猿意馬,這會兒在聽到阿黎如此直白的話,隻覺得耳根都變得滾燙。

    顧清黎笑容越發的甜美:“你也快來吃點東西,待會兒別說我欺負你。”

    楚君晏暗暗的握緊拳心,骨節微微泛白。

    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思吃東西。

    吃人不香嗎?

    “阿黎,我……我這個人皮實的很,耐欺負!”

    對上那雙深沉的眼眸,顧清黎心髒砰砰亂跳,慌成一片。

    “那

    酒總得喝一杯吧,畢竟之前我們成親的時候,都沒有好好的喝交杯酒,這次就算補上了。”

    “好。”

    兩人相對而坐,顧清黎想要去拿酒壺,卻被楚君晏搶先一步。

    他仔細的將兩個酒杯斟滿,深邃的眼眸之中裝著滿滿的深情,光芒比白玉盞裏的酒水都要清冽醉人。

    “阿黎,這杯酒,忘卻過往,隻敬來日方長。”

    顧清黎用力的搓了搓指尖,確保端起酒盞的時候不會發抖:

    “……好,喝下這杯酒,從此以後,我們兩個人都要好好的。”

    “好。”

    兩人手臂交一纏,仰頭將酒水飲盡。

    不知道是否是中了蠱毒的原因,顧清黎隻覺得這杯酒苦澀無比,且燙的她心頭發酸。

    燭火搖曳,帷幔落下。

    “都說了是我壓製你,所以你別動。”

    “我……阿黎……我沒動。”

    略顯緊促的呼吸聲在房間之內響起,剛開始還有一兩句嬌嗔的抱怨,到後麵……

    燭火燃燒大半。

    床上,顧清黎已經疲倦地睡了過去,臉頰紅潤,白皙的脖梗上還帶著點點紅痕。

    楚君晏卻沒有絲毫的困意,半支著自己的身體,目光專注地望著靠在他懷裏的顧清黎,伸出手指,輕輕的碰一碰她的臉頰,再小心翼翼的戳一戳她濃密的睫毛。

    分明是極為細小的動作,卻讓他的心裏綻放出無限的喜悅。

    “阿黎……阿黎……”

    顧清黎累得很了,

    根本沒有聽到楚君晏的聲音。

    楚君晏反倒越發的肆無忌憚,低下頭去親一親她的眼角,再親一親她的鼻尖……隻覺得怎樣親近都不夠。

    這是他的阿黎,他的夫人。

    真好!

    顧清黎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想要起身,卻感覺渾身酸痛,不由的暗暗吸了口涼氣,耳朵通紅。

    大木頭!

    說好的她壓製回去呢,結果半道變了卦,怎麽喊他都不願意停。

    顧清黎坐起身來,身邊楚君晏的位置已經空了,讓她所有的抱怨刹那之間消散,反倒多了幾分空落落的傷感。

    “王妃,您醒了。”

    “雁霜,你下山了?”

    “是,王爺派人將齊嬤嬤接下來照料,奴婢便跟隨著一起下山了,王爺特意叮囑,讓奴婢熬了紅棗粥,給王妃補補身子。”

    顧清黎驀然一愣:“咳咳……大木頭呢?”

    “王爺本來想守著等王妃醒來的,不過前朝那邊有急事,便隻能先去處理了,對了,王妃,夫人也被接過來了,如今正安置在旁邊的院子裏。”

    “好。”

    顧清黎起身洗漱,正吃著東西,窗口傳來一陣輕響,她抬眸看去,正對上柳拂衣光芒瀲灩的鳳眸。

    “小庸醫,我這邊都準備好了。”

    所有的甜蜜刹那間退去,至於下一片清寒。

    顧清黎隻覺得一顆心緩緩下沉,情緒不斷的翻湧,最終隻化成一個字:“好。”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