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決定?我們都不會有事
  第490章 決定?我們都不會有事

    顧清黎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一時間有些愣怔。

    柳拂衣目光不閃不避,他甚至不再克製自己的情緒,眼底滿是勢在必得的篤定。

    “小庸醫,你不是也不喜歡宮廷深宅嗎?正好,我幫你找到解開蠱蟲的辦法,順便帶你離開困住你的地方,可好?”

    顧清黎後知後覺的想起了柳拂衣當初土裏土氣撩她的那些話,神色一時間有些茫然:“你……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柳拂衣心頭一顫,心髒快速的跳動著,開口的話卻完全違背了他的心意:

    “怎麽可能?你未免也想的太多了些,不過是看中了你的醫術,覺得有你在,拂衣樓的收益能夠更上層樓,更何況,楚君晏的外祖家滅了南嶼,我對南嶼雖然沒什麽感情,但到底毀了我的根,所以,我把你帶走,也讓他嚐嚐痛苦的味道,不是在情理之中嗎?”

    顧清黎鬆了口氣,想想也是,雖然她救過柳拂衣,可彼此之間相處的機會卻不多,而且她之前不是男裝,就是頂著一臉的胎記,眼前這個長得妖孽一般的男子,怎麽可能喜歡上她呢?

    柳拂衣這會兒卻是萬分的懊惱,剛剛多好的表白機會,他怎麽就沒有實話實說呢?而且還扯到南嶼滅國的事情上來了,當初得知南嶼徹底被毀,他恨不得讓人滿天下的放鞭炮。

    罷了,說出

    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以後再想辦法找補就是了。

    顧清黎望著柳拂衣,眼神之中帶了些許的探究:“你之前好像告訴我,你不知道怎麽樣去除蠱蟲,還說藥材不全,原來是在騙我?”

    柳拂衣搖了搖頭:“我的確不知道如何才能把蠱蟲殺死,不過我卻可以把別人體內的蠱蟲引渡到我的體內。”

    “那你不會受到影響嗎?”

    “我出身自南嶼,而且在幼年的時候,便被人在體內下過蠱,知道一些驅使蠱蟲的辦法,讓蠱蟲在我的體內沉眠還是能夠做到的,不過這自然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我要把你帶走,貼身的照顧我。”

    顧清黎一時沉默,他沒想到柳拂衣的辦法和顧輕舟說的一模一樣。

    “若是有變故……”

    “小庸醫,現在你已經考慮不了那麽多了,賢妃在臨死的時候,動用引蠱鈴了吧?”

    “引蠱鈴?是那個搖晃起來沒有聲音的銀色鈴鐺?”

    “沒錯,隱香石可以控製蠱蟲,引蠱鈴則是會讓蠱蟲徹底的失控,是南嶼皇族來控製底下巫醫的手段,一旦引蠱鈴發動,蠱蟲便會徹底的活躍起來,啃噬人的血脈,直到徹底成熟,破體而出,你最多還有三天的時間可以做準備,三天之後,若是不能將蠱蟲壓製,那麽所有中了蠱蟲的人便會徹底喪命。”

    顧清黎瞳孔猛地一

    顫:“三天?”

    “嗯。”

    就隻有三天了嗎?

    柳拂衣望著顧清黎蒼白的臉色,隻覺得心中刺痛,這種感覺讓他異常的焦躁,恨不得現在便去接幾個單子,殺些人來泄泄火。

    顧清黎思量了片刻,終於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三天的時間,她根本沒有辦法將解藥研製出來,她倒是也能夠把蠱蟲引渡到自己體內,可她不知道如何去控製蠱蟲,自己的下場也無非是個死罷了。

    如今有柳拂衣做緩衝,若是他能夠讓蠱蟲沉眠,那麽她就有足夠的時間繼續研究藥方,隻需要找到解藥,就可以保全所有人。

    柳拂衣眼裏驀然閃過一抹狂喜,他終於把小神醫這個牆角給挖到手了。

    “我需要一天的時間做些準備,明天晚上便能夠準備好,我來找你。”

    顧清黎蒼白著臉色點了點頭:“好。”

    柳拂衣心中激動,想要去牽顧清黎的手,又怕她會心生抵觸,隻能強行在心中安慰自己:以後人都是自己的,也不著急在這一時半刻。

    “那我現在便去準備東西。”

    他嘴上說的輕鬆,可是將蠱蟲引渡的自己體內,也是要冒著很大風險的,一個不好,說不準會把自己都搭進去。

    “嗯。”

    柳拂衣閃身離開,隻留下一片肆意張揚的紅色身影。

    顧清黎站在窗邊,愣愣的望著窗外盛放

    的花卉,一隻白色的蝴蝶飛了過來,在她的眼前盤旋。

    顧清黎伸出手去,那隻蝴蝶竟然顫巍巍的停留在了她的指尖,白色的翅膀輕輕扇動著,陽光下閃爍著點點光芒。

    楚君晏走進來,看到的便是這樣靜謐而美好的畫麵,一時間竟讓他不舍得出聲打擾。

    顧清黎心有所感,驀然轉過頭去:“大木頭,你回來了?前麵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事情都吩咐下去了,等著底下的人去辦,父皇和母妃身體不適,太醫們都聚集在那邊,我擔心你,所以過來看看。”

    顧清黎回過頭去,那隻蝴蝶不知道何時已經飛走了,她走到楚君晏的麵前,握住了他的手腕:“還說我呢,你的臉色比我還難看。”

    【大木頭,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堅定的心聲傳來,楚君晏目光微顫,心中陣陣暖意湧起,將他原本堅硬無比的心髒,變得細膩而滾燙。

    楚君晏抬手將顧清黎擁入懷中:“我們都不會有事的。”

    顧清黎點了點頭:“嗯,對,我們都會沒事的,我找到可以治療蠱蟲的辦法了,明天晚上就可以將蠱蟲徹底的殺掉,在此之前,我想讓你派人去把我娘親接過來。”

    楚君晏滿眼驚喜:“阿黎,之前不是還沒什麽頭緒嗎,怎麽突然間……”

    顧清黎強壓下心中的難過,直接瞪了他一眼:

    “怎麽,難不成你覺得我會騙你?”

    “當然不是,隻是很意外。”

    “別意外了,派人把我娘親好好的接過來,而且你還要讓人多注意一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突然深感不適的官員和皇族,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被秦暄妍所害,我手中的藥材有限,恐怕救不了太多的人……”

    “我已經讓人暗中去調查了,好在秦暄妍要隱瞞身份,不敢明目張膽的動手,而要下蠱的條件又頗為苛刻,再加上她這些年都身處在後宮之中,被她種上蠱蟲的人不多,有一些官員被控製著,惡事做了不少,如今死了也不可惜。”

    “嗯。”

    顧清黎望著楚君晏,一時間竟有些舍不得移開目光。

    “阿黎?你怎麽了?”

    不知道為什麽,楚君晏總覺得阿黎似乎有些不高興。

    顧清黎搖了搖頭:“沒什麽,就是……就是突然覺得你這個大木頭長得還挺好看的,你之前對我的提議,倒也不是不能考慮。”

    “什麽提議?”

    顧清黎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端起茶盞來,像模像樣的喝了一口,強忍著心中的羞澀,故作鎮定地開口:

    “當然就是你讓我對你壓製回去的那個提議了?這可是你自己提出來的,該不會這麽快就忘了吧?”

    若真的要離開,她想要和他正正經經的做一次夫妻,也算是……全了這份感情吧。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