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報仇?賢妃死,塵埃定
  第489章 報仇?賢妃死,塵埃定

    太子已經徹底傻眼了。

    “南嶼的公主……這麽說了,我母後真的是被你這個賤人害死的?”

    賢妃冷眼掃過去:“你應該謝我,如果不是我殺掉了魏氏那個賤人,又折騰出了楚君晏一個七殺命格,皇上又怎麽會因為形勢所迫,而把你立為太子?”

    “賤人!毒婦!”

    “住口!你懂什麽?本宮吃盡了苦頭,費盡了心思,利用蠱術改變了容貌,好不容易頂替了秦暄妍入宮,忍受屈辱的委身於我滅國的仇人,本想著利用蠱蟲把你們這些人都害死,可沒想到我竟然懷上了孩子?”

    賢妃陷入了回憶之中。

    “我本想把那個孩子做掉,可後來一想,若是我順利的生下皇子,然後讓這個皇子為大安朝的太子,那麽隻要他順利登基,大安朝不就可以重新改名為南嶼了嗎?所以我費盡心思,讓他一出生就帶上了祥瑞之名,我對他嚴格要求,無論什麽事情都要做到盡善盡美,可是最後……”

    到了三皇子的結局,賢妃便恨得咬牙切齒。

    “不爭氣!不爭氣的廢物!皇上寧肯立你這個性情暴戾、愚不可及的蠢貨為太子,也不願意多看我的兒子一眼!既如此,那我們就一起死吧。”

    賢妃笑的十分暢快,神色間滿是得意。

    “瞧瞧你們現在的樣子,

    一個帝王,一個太子,兩個百年的世家……還不是通通被本宮玩弄於鼓掌之間?哈哈哈……”

    賢妃正笑得得意,突然,一到身影從地上竄了起來,直接將她撲倒在地。

    顧清黎心中一驚,凝神去看,才發現竟是不知道什麽時候掙脫了手上繩索的太子。

    太子雙目通紅,不斷的喘著粗氣,像是被激怒到失去了理智的野獸。

    他一把將賢妃摁倒在地上,想也不想,低頭便衝著賢妃的脖頸咬了下去。

    “啊!”

    賢妃發出了一聲慘叫,緊接著大片的血跡噴濺了出來。

    太子已經全然陷入了瘋癲,竟然仰著頭把從賢妃脖頸上咬下來的肉吞了下去,而後仍舊覺得不解恨,從地上摸起一塊石頭,對著賢妃的腦袋便狠狠地砸了過去。

    “砰!”

    “賤人,殺我母後,孤就要殺你報仇!殺!”

    顧清黎隻覺眼前一幕血腥無比,不適的皺起了眉心。

    楚君晏上前,一腳將太子踹倒在了一旁,連忙蹲下檢查賢妃的氣息,隨即臉色一變,冷的怒氣洶湧而出。

    “蠢貨,你殺了她,如何逼問解除蠱蟲的辦法?”

    太子躺在地上,渾身沾滿了鮮血,對於楚君晏的問責毫無反應,口中喃喃地念叨著:“母後,兒臣給您報仇了……報仇了……”

    楚君晏渾身的

    怒火壓抑不住,一雙深沉的眼眸比夜色還要凝重。

    如果逼問不出解除蠱蟲的辦法,那麽阿黎該如何,母妃又該如何?

    他還要對太子動手,顧清黎卻走上前去,握住了楚君晏的手。

    “大木頭……賢妃即便是活著,也不會說的。”

    賢妃滿腔的仇恨,又明知自己死路一條,無論如何都不會把解除蠱術的方法說出來。

    楚君晏抬手將顧清黎攬入懷中:“阿黎……”

    顧清黎拍了拍他的後背,從他的懷中退了出來。

    “先處理正事吧。”

    楚君晏抬頭看上四周,目光之中滿是肅殺。

    周圍的臣子們跪在地上,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父皇……”

    皇帝臉色慘白,整個人透露著一股暮氣沉沉:“文武百官聽令。”

    官員們連忙應聲:“臣在。”

    “太子已廢,從即刻開始,封燕王楚君晏為太子,替朕全權處理朝政,爾等需全力配合,若有任何悖逆之處……”

    皇帝說著,直接看向了楚君晏。

    “就由你來全權處置吧。”

    “是。”楚君晏強忍著心中的怒火領命,“玄容,帶著人護送父皇、皇祖母、母妃等人先回後殿休息。”

    “是。”

    等人走後,楚君晏看向雲靖:“雲大將軍,再次清掃皇莊四周,務必清除所有居心不良的叛軍

    ,另外兵發京城,穩固京都、誅殺亂賊,情況徹底穩定,再行返京。”

    “是。”

    一道道命令有條不紊的發布了下去。

    原本許多支持三皇子和太子的官員心中惴惴不安,眼看著楚君晏將所有的事情布置完畢,還以為自己逃過一劫呢,就見楚君晏拿出了一張名單,直接交到了季喆的手上。

    “季大人,名單上所有的官員,帶著人全部將其抓獲,就地誅殺!”

    季喆看到了名單上長長的一串字跡,沒有絲毫猶豫的接了過來:“是!”

    大安朝的種種亂象,需要一場鮮血徹底清洗了。

    顧清黎站在一旁,看著楚君晏一道一道的發布命令,眼底的光芒一點點變得堅定。

    賢妃伏誅、太子等人也被扣押,可大安朝的危機卻遠遠沒有解除。

    尤其是秦家和魏家,這兩家的勢力根深蒂固,消息傳揚出去,不知道會引發多大的風波,還需要楚君晏強力鎮壓。

    顧清黎慢慢的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而去。

    九皇子連忙跟上,目光擔憂的望著她:“皇嫂,你沒事吧?”

    顧清黎揉了揉九皇子的腦袋:“沒事,放心吧,皇嫂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會兒,你去後殿之中陪著父皇和皇祖母,替皇嫂好好照顧一下他們,可好?”

    “好。”

    九皇子乖巧點

    頭,擔憂的看了顧清黎好幾眼,這才依依不舍的朝著後殿而去。

    顧清黎拿出了從顧輕舟手中得到的那張寫著引渡蠱蟲辦法的紙條,仔細的看了又看,最後將紙條焚毀,燒的幹幹淨淨。

    她從藥箱之中取出了那枚碎骨釘,放在手中把玩了片刻,走到了窗邊,將釘子放在了窗台上。

    沒過多久,窗戶被推開,一道豔麗的紅衣身影出現在了窗台邊。

    “小庸醫,你這是吃準了我會在附近?”

    顧清黎毫不意外地看了過去:“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情,拂衣樓難道就不想湊湊熱鬧嗎?”

    “拂衣樓不想湊熱鬧,是我放心不下你,幾天不見,你怎麽把自己折磨成了這副模樣?”柳拂衣從窗戶跳入房間,看著顧清黎蒼白的臉色,心中焦躁不已。

    顧清黎神色平靜:“沒什麽,不過是打雁的時候被雁給啄了一口,體內多了一點小東西。”

    柳拂衣的神色刹那之間嚴肅起來:“你也中蠱毒了?”

    “嗯,思來想去,最有可能知道解除蠱蟲辦法的,應該就是你了,能不能幫幫我?”

    柳拂衣緩緩的收緊手指,片刻之後,露出了一抹邪肆笑容:“我可以幫你,不過你還記得答應我的條件嗎?如今還剩下兩個。”

    “你說。”

    “你離開楚君晏,跟了我如何?”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