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死期?隻等三日後來收屍
  第4章 死期?隻等三日後來收屍

    砰砰砰!

    廷杖落下,每一下都痛入骨髓。

    顧清黎死死地咬住唇,疼的眼淚不斷地往下掉,目光卻是一片堅定。

    楚君晏,你先是無禮對我用強,如今又不分黑白杖責於我。

    這份大仇,我顧清黎記下了!

    今日不死,此仇必報!

    楚君晏麵無表情的看著,一雙深邃的眼眸沁涼如夜,仿佛她已經成了一個死物。

    十幾廷杖落下,顧清黎本就因為雷公藤之毒內髒受損,在再加上楚君晏兩次折磨,終於在劇痛之中支撐不住暈死了過去。

    護衛停下動作,遲疑道:“回稟主子,杖責了十六下,王妃暈過去了。”

    沐雲煙小聲啜泣:“君晏哥哥,柔妃娘娘那邊有嬤嬤提前吃了喜餅,察覺有異,娘娘逃過一劫,也算是王妃沒有釀成大錯,不然就算了吧。”

    事情好不容易進行到這一步,可不能前功盡棄。

    今日,顧清黎必須

    死!

    聽到這話,楚君晏周身寒意一凜,曆來冰冷的眼眸中第一次有了瞬間的情緒閃動。

    因為那喜餅,齊嬤嬤被毒害,至今昏迷不醒。

    那是自小照顧他的嬤嬤,這些年,早已經和自己的親人無異。

    顧清黎,不可饒恕!

    寒冰一般的眼眸抬起,宛若冬日寒夜。

    “杖責五十,聽不明白嗎?”

    “是,屬下接著行刑。”

    “這……”沐雲煙捏著帕子,擦拭著眼角的淚痕,不忍的轉過頭去,帕子遮擋下的唇角卻是不著痕跡的揚了揚。

    一刻鍾之後。

    “王爺,杖責完成。”

    楚君晏目光冷冷的掃過了顧清黎。

    如果不是有父皇和雲家在,他今天一定活剮了顧清黎,不過看她這副血肉模糊的模樣,怕也活不到三日後入宮了。

    就讓她自生自滅吧,無非就是外麵再多一條他克死正妻的流言。

    “把她關入房間中,沒有本

    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望。”

    “是。”

    昏迷中,顧清黎被拖起來,宛若扔在地上被碾了許久的破布娃娃,扔進了漆黑的房間中。

    楚君晏已經離開,寂靜的夜色中傳來小聲的議論。

    “藥都灌下去了?”

    “是,姑娘,奴婢親手灌下去吧。”

    “好,那就等著三日後,來給她收屍吧。”

    “是。”

    誰?誰在說話?

    濃稠的夜色中,顧清黎不知道在地上趴了多久。

    突然,染血的指尖動了動,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徹骨的寒意不斷地往身體裏鑽,她一會兒冷的發顫,一會兒又覺得渾身滾燙。

    要死了嗎?

    好像都開始產生幻聽了。

    眼淚模糊了視線,顧清黎用盡全部力氣,咬破了舌尖,竭力的讓自己維持著清醒。

    老師說過,不管什麽時候,醫生都不能放棄生命,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

    她要活下去,

    哪怕這裏已經不是她熟悉的現代。

    若是有甘草、金銀花多好,她可以用它們來解毒,解決雷公藤之毒的隱患。

    想法剛落,一叢新鮮的金銀花和甘草根突兀的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顧清黎驚得一顫,來不及多想,艱難的抓著草藥送到了自己的麵前。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仔細嗅了嗅草藥上濃鬱的藥香,確定沒問題之後,如獲至寶的放入口中,用力嚼著生吞了下去。

    直接生服效果肯定不好,可她沒有別的選擇,保命要緊。

    這樣簡單的動作,卻耗費了她所有的力氣,再次迷迷糊糊的暈了過去。

    睡夢中,黑暗襲來,冰冷的泥沙、山石從天而降,將所有人困在了車裏。

    她看到了自己堅持救人,奮力將最後一名孩子送出去,最終被冰冷的泥石流淹沒在車廂中。

    驀然,一道光芒自她胸前亮起。

    那是……老師送給她

    的成人禮,是一塊古玉!

    古玉綻放出明亮的光芒,直接將她包裹其中。

    她的意識一片模糊,迷蒙中,來到了一個廣闊的空間,空間中分門別類的種植了許多的草藥,一眼望不到邊際,每一種都生長的極為茂盛。

    顧清黎屏住了呼吸。

    這裏對於一個熱愛中醫、中藥的醫生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空間一晃,顧清黎的意識來到了空間入口。

    一塊巨大的石碑上刻著字跡。

    古玉藥園!

    下麵還有兩行小字:

    術日以精,懷日以虛;名日以高,行日以謹。

    這是老師一直以來對她的教導。

    磨煉醫術、虛懷若穀、不圖虛名、嚴謹律己。

    “老師……”

    想到了一直疼愛、教導她的老師,顧清黎突然穿越遭受的委屈頓時找到了發泄點,睡夢中,眼淚瞬間流了滿臉。

    老師,你家小弟子被害慘了,你接我回去,好不好?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