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圓滿大結局(本書完,感謝支持)
  []

  啥玩意兒啊,怎麽整得跟拍鬼故事似的!

  他怎麽能讓她一個弱女子大半夜的站在路燈照不到的黑黢黢的監控死角,然後等著他頂著一個頭蓋骨跑出來?

  他想象過她弱小無助的站在那裏,一個頭蓋骨突然朝她撲過來,那種氛圍會讓她有多害怕嗎?

  就這都足夠可怕了,他居然還要讓她帶著他的頭蓋骨跑到深山老林去埋了……

  深山老林!

  這是所有恐怖故事的發生地點啊,他是要嚇死她是不是?

  她一想起以前借舍友的書看的那些鬼故事,就兩腿發抖,她真的害怕那深山老林裏鑽出什麽凶惡嚇人的東西……

  “怎麽了?”

  鳳長夜說完了,見祝無歡沒有反應,於是側眸看著她。

  發現她臉色很難看,他這才想起她怕鬼。

  之前一起去皇陵,她就害怕得不行。

  他噗嗤一聲笑了,“怎麽膽兒這麽小呢?你啊你,又不是讓你一個人鑽深山老林,我不是會跟你一起去嗎?”

  祝無歡幽幽的看著他,“你去有什麽用?你沒有實體,區區一個魂魄,到時候遇到那些可怕的東西還不是得我自己對付?”

  鳳長夜笑話她,“嚇傻了吧你,你要是遇到那些可怕的東西,我才正有用武之地啊,它們是魂,我也是魂,我還是帝王之魂,龍氣護體,它們打得過我?”

  祝無歡一愣。

  也是哦!

  遇到壞人,她自己可以上。

  遇到那些不幹淨的東西,他可以上。

  完美解決了啊。

  她努力拍著自己的心口,“那我努力讓自己不要那麽害怕吧,總之你一定要給力一點,咱們兩個皇帝,不能一起在現代喪命,那太丟人了!”

  鳳長夜輕笑,“知道了知道了,你應該永遠相信你夫君的,他能行。”

  然後祝無歡就去買了一張本市地圖,跟鳳長夜商量著逃跑路線,以及哪兒是個風水寶地,哪兒適合埋葬頭蓋骨。

  兩個根本不懂風水的人,對著一張破地圖瞎研究了半天,然後選擇了一個看上去還不錯的地方,就等著夜幕降臨準備幹活了。

  一晃眼,就到了晚上十二點。

  提前睡了兩個小時的祝無歡在鬧鍾的催命呼喊下,睜開眼睛,翻身爬起。

  她收拾了一下就跟鳳長夜出門了。

  兩人沒有打車,一路避著監控死角,來到了博物館後麵的偏僻街道。

  鳳長夜左右看看,低聲說,“你在這兒等著我,要是害怕就拿手機放歌聽,壯壯膽,我一會兒就回來。”

  祝無歡點頭。

  她揮揮手,目送他飄飄蕩蕩穿牆而過,直奔博物館而去。

  等他一走,她就將自己縮在了牆角下麵,背脊抵著堅硬的牆壁,這樣才勉強讓她找到了一點安全感。

  她一會兒看看時間,一會兒看看鳳長夜離開的方向,焦急等待。

  怎麽還不回來……

  不會出事吧?

  不應該啊,他一個現代設備根本捕捉不到的魂體,很輕鬆就能闖進博物館,附在頭蓋骨上啊……

  唔,唯一的難題是,他能操控頭蓋骨衝破鋼化玻璃展櫃跑出來嗎?

  “從外麵打破,很難,可是從裏麵打開尋找出路,應該很容易吧?展櫃的設計應該沒想過,那頭蓋骨能自己從裏麵跑出來……”

  她一邊碎碎念分析鳳長夜的成功率,一邊借此給自己壯膽。

  等啊等,又等了十分鍾以後,她眼角餘光發現有什麽東西朝她飛過來了!

  她驀地側眸望過去。

  隻見淡淡的月色下,一個宛若美玉的頭蓋骨酒碗飄飄搖搖的從牆那邊飛過來,徑直投奔向她。

  “……”

  祝無歡默默的看著那頭蓋骨,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做出什麽表情才好。

  是微笑著揮手,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還是張開雙臂熱情的將這頭蓋骨擁入懷中?

  啊,真是詭異極了。

  她深吸一口氣,擠出微笑,“弄來了啊。”

  回應她的,是酒碗徑直砸入她懷中,不動彈了。

  她雙臂環抱住這隻酒碗,低聲說,“你的魂魄快出來吧,我要將酒碗放進係統空間了。”

  下一刻,鳳長夜的魂體就從酒碗裏鑽出來了。

  祝無歡示意係統將酒碗收進了它空間裏,然後看向鳳長夜,“怎麽樣?沒有驚動保安吧?”

  鳳長夜驕傲得不得了,“嗬,朕堂堂皇帝出馬,豈會驚動旁人?我還閑庭漫步的在那博物館裏溜達了一圈呢,要不是那博物館裏一件能入眼的好東西都沒有,我還想給你帶兩個好東西出來,讓你摔著玩兒。”

  祝無歡噗嗤一聲笑了,“行行行,知道你厲害!知道你寵我!我多謝皇上恩寵!我現在就回報您的情意,這就去送您入土為安,走吧?”

  鳳長夜瞥了一眼她。

  他知道她是在故意笑鬧,但他還是較真的跟她糾正,“不是送朕,是送暴君去入土為安,它跟朕沒關係,它是暴君朕是明君,朕跟它可不是同一個人。”

  祝無歡瞅他一眼,看把他給自豪的,“走吧,再晚就要被人發現了。”

  一人一魂避著監控很快走過這條偏僻的街道,然後從後麵一個小巷子出去,直奔她們之前挑選好的深山老林……

  半個小時後,抵達了山腰。

  深夜寂靜無人的深山裏,祝無歡用係統給她的工具刨了一個深深的坑,然後捧著頭蓋骨,準備往裏麵扔。

  “等等。”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鳳長夜開口叫住了她,“你打算就這麽扔進去?”

  她扭頭詫異的看著他,“怎麽,還要我跪下來虔誠的給它磕幾個頭,再認認真真給它念誦一段《往生經》,假模假樣的掉幾滴眼淚,再送它入土?”

  “……”

  鳳長夜無語的看著她,這說的什麽玩意兒?

  他霸氣的說,“你這輩子連我都沒跪過,還想跪它?就它也配?它是嫌死得不夠慘是麽?”

  祝無歡噗嗤一聲笑了。

  鳳長夜努嘴示意她,“將它敲碎,弄成無法辨認無法複原的那種粉末,再入土埋葬。”

  他歎息,“我可不希望我現在費盡心思將它弄出來埋葬了,過個幾年幾十年,它又被人挖掘出來,又被辨認出是皇帝頭蓋骨,然後又回到博物館去被人圍觀唾罵……完完整整的被放在博物館,還不如徹底粉碎安靜埋葬在地下。”

  祝無歡理解他這種心情。

  這就跟很多人寧可將屍體焚毀也不願意捐獻出去給人研究是一樣的道理,捐贈出去還是被醫學生們尊敬的稱作“大體老師”呢,而鳳長夜這是被放在博物館任人譏諷唾罵,他這比捐贈屍體更讓人難以接受。

  她憐愛的看了一眼他,“那你背過身去?”

  對上他疑惑的眼神,她慢悠悠道:“不然你眼睜睜看著我用石頭將你的頭骨敲碎,我怕你會有心理陰影,以後跟我睡在一起會做噩夢……”

  鳳長夜:“……”

  做什麽噩夢?

  她從枕頭下摸出一把巨錘,砸碎他腦袋的那種噩夢嗎?

  幽幽的看了一眼她,他轉過身去,“砸吧。”

  祝無歡這才笑著將頭蓋骨放在地上,搬起旁邊的石頭將它啪的一下砸成了四瓣兒。

  她一邊砸一邊說,“咦,還挺脆!啪!砸起來手感還挺好!啪!”

  “……”

  鳳長夜聽得額角青筋直跳!

  他黑著臉仰著頭無聲的望著天空。

  求閉嘴!

  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有心理陰影的,以後做夢都會夢到她掄著巨錘朝他砸過來,一邊砸一邊笑嘻嘻,暴君你腦袋還挺脆……

  砸了十幾下以後,在鳳長夜聽著那清脆的聲音快要忍無可忍的時候,祝無歡終於扔下了石頭。

  搞定了。

  她指著那一灘碎末對鳳長夜說,“你看,還滿意吧?碎成這樣絕對沒人分辨得出它是人骨頭還是……”

  她差一點把後麵的禿嚕出來了,說到這兒趕緊刹車閉嘴。

  鳳長夜咬牙切齒的盯著她,“嗬,你才是狗骨頭!”

  祝無歡哈哈哈笑出了聲,看來她沒說完,他也猜到了嘛!

  她趕緊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嘴,“皇上消消氣,臣妾失言了,臣妾這就恭恭敬敬將它埋葬到土裏。”

  然後她便將那骨頭碎末一點不剩的全都拂到了深坑裏,用手捧著土一點點蓋上,等泥土蓋住了骨頭碎末,她才重新拿起工具,掘土埋坑。

  花了五分鍾將坑填滿之後,她又花了十個積分,讓係統將這一塊的草皮恢複如初,這才起身走到鳳長夜身邊。

  “可以了,咱們回去吧。”

  “嗯。”

  “咱們倆的心事都了了,剩下來的時間就可以好好的吃喝玩樂,等假期結束回到大寧,咱們就再也不用牽掛這個世界了。”

  “是你吃喝玩樂,我負責看你吃喝玩樂。”

  “哈哈哈哈,看把你委屈的,我們夫妻一體,我替你吃不行嗎?”

  月光下,一人一魂打情罵俏著慢慢下山,漸漸走遠。

  ……

  第二天,博物館的珍藏【大寧皇帝頭蓋骨酒碗】離奇消失的事,上了熱搜。

  這樣一件藏品丟失之所以會轟轟烈烈上熱搜,是因為有人發了頭蓋骨丟失的視頻,它是自己詭異的從展廳飛出去的……

  死了千年的死人頭骨,它居然深更半夜,自己從展廳飛出去了!

  多麽離奇,多麽不可思議!

  僅僅一個小時,各種詞條就刷爆了各大網絡平台。

  什麽“最牛的暴君他永遠不死不滅”啊,什麽“聽說你們對朕念念不忘?那麽朕回來看看你們,驚喜嗎”,什麽“誰若是再罵朕,朕親自來帶走你們”……

  一連幾天,網友們全都陷入了狂歡。

  誰要是不知道暴君鳳長夜的姓名啊,簡直不配做現代人!

  直到祝無歡和鳳長夜要離開這個世界的那天晚上,暴君鳳長夜的詞條還掛在熱搜前幾名。

  “……”

  鳳長夜站在落地窗前,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揉著眉心,對此他不想發表任何意見。

  他本意是想偷走頭蓋骨,讓自己安息,也讓大家遺忘他的,誰知道,恰得其反,這下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姓名了……

  現在一提到暴君,人家都不記得另外兩大暴君是誰了,全都隻知道瘋狂呐喊——

  鳳長夜!

  鳳長夜!

  鳳長夜!

  他,鳳長夜,一個已經死了千年的冷僻帝王,有朝一日竟然以如此黑紅的方式,火遍了全球。

  他幽幽長歎,“蒼天不容我啊!”

  祝無歡躺在祝姑娘的大床上,好笑的看著他的背影,“趕緊的過來,不然等會兒我被鳳南禦老祖宗召回去了,剩下你一個人在這裏,那才真的是誰都不容你!”

  鳳長夜回頭默默的看了一眼她,“不是還差幾分鍾嗎?讓我再高冷的望月憂鬱幾分鍾那不行?”

  祝無歡睨著他,“不行,我祝無歡的男人,不許憂鬱,一分鍾都不許!你趕緊給我過來!”

  “……嗯,過來了。”

  鳳長夜無奈的應了一聲,走過來跟她一塊兒等著老祖宗召喚回大寧。

  兩人一同望了一眼窗外那繁華的大都市,然後側眸相視一笑,他們對這趟重回現代之旅都很滿意。

  或許,那位回到大寧的祝姑娘也很滿意吧?

  老祖宗用十五天的時間幫他們彌補了各自的遺憾,這,就是最圓滿的結局。

  ————

  (謝謝寶貝們一路支持,本書以頭蓋骨開始,以頭蓋骨結束,到此為止啦麽麽噠!之前本來還想寫一點贏天驕和鳳南禦的番外,以及晉王鳳長瑾的番外的,但是想著他們不是故事的核心人物,邊緣人物寫了或許也沒人看,就不寫他們啦,主角們一家人圓滿了,故事就圓滿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池鳶霍寒辭》《季總別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全文》《霍總的掌心嬌》《神秘枕邊人:boss,借個孕!》《你是情毒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