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女人!你敢汙蔑朕是斷袖?
  []

  “……”

  鳳長夜深深吸了一口氣。

  要不是從小就跟著太傅學如何控製表情,他怕是已經被這放肆的女人氣得破功好多回了!

  走到寢宮門口,他回頭看了一眼。

  “還不動?莫非要朕讓禁軍抬著你去?”

  他朝外麵喊了一聲,“來人!”

  “別別別!臣妾這就動起來!動起來!”

  祝無歡見他真的喊人了,連忙去撿地上的皇後袍服麻利的穿起來!

  她才不要被禁軍像抬一頭五花大綁的大肥豬一樣抬著出去呢!

  她以後可是要做女皇的人,有這樣的黑曆史那也太沒麵子了!

  鳳長夜差一點被她這心聲逗笑了。

  看了一眼她那纖瘦的身材,他轉身走出去。

  還大肥豬呢,瘦竹竿差不多。

  ……

  鳳長夜回到無極殿一刻鍾,祝無歡也磨蹭著來了。

  倒不是祝無歡故意磨蹭了一刻鍾,實在是……

  她幽幽低頭看了一眼這鳳袍!

  搞不明白好好的一件衣裳為什麽要設計成這麽繁複的穿法!

  她折騰了好半天才在係統的指點下,把衣裳的係帶係好,把鑲嵌滿寶石的腰帶束好,把那些金啊玉的各種佩飾在腰間掛好!

  雙手拎著過長的裙擺,艱難跨進高高的門檻,她偷偷瞪了一眼鳳長夜。

  都怪這暴君!

  皇後生父投敵叛國的消息傳來,他就將皇後宮中的所有宮女太監都押送到了慎刑司,導致她如今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

  哪怕是留一個宮女都好啊,哪裏用得著她那麽費勁的穿衣裳?

  “……”

  正伏案批閱奏章的鳳長夜,默默抬起頭看了一眼祝無歡。

  自己不會穿衣裳,還要怪別人?

  還有,你們一千年後的衣裳難道跟如今不同?怎麽就不會穿了?

  不過鳳長夜也思考了一下。

  既然不打算殺她,那她身邊沒個宮女伺候是不行。

  等會兒就把祝家送來的丫鬟素秋送回長樂宮吧。

  她今後少不了要跟祝家的人接觸,沒個熟悉的丫鬟在身邊點撥,她見了祝家人怕是連誰是姐夫誰是哥哥都分不清……

  他還有很多事想從她身上得到驗證呢,她暫時還死不得。

  “小元子,賜座。”

  看了一眼祝無歡,鳳長夜就淡淡的吩咐身邊的小太監。

  “喏。”

  小太監行了禮,轉身就去讓人抬了一張鋪著繡墊的椅子出來,恭恭敬敬的請祝無歡坐。

  祝無歡來太極殿的煩悶心情,在聽到鳳長夜喊“小元子”時,一掃而空!

  她驀地扭頭,兩眼發亮的打量著這個小太監!

  哇塞!

  這就是曆史上鼎鼎大名的元公公嗎?

  長得真是眉清目秀,貌若好女啊!

  她一邊看,一邊優雅的坐在椅子上,小元子都轉身去端茶了,她的視線還不舍得從小元子身上移開。

  而桌案邊——

  鳳長夜在聽到祝無歡的心聲時,翻奏章的動作就一頓。

  嗯?

  鼎鼎大名的元公公?

  他微微抬頭,隱晦的打量著小元子。

  這個從他八歲就跟在他身邊的貼身太監,難道有什麽問題?

  不然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太監如何會在曆史上留下“鼎鼎大名”?

  “娘娘喝茶。”

  小元子取了一杯熱茶來,恭敬的獻給祝無歡。

  祝無歡笑眯眯的伸手接過來。

  看著躬身靠近自己的小元子,祝無歡心裏有一個聲音在瘋狂叫喊——

  啊啊啊,這個元公公不僅人長得好看!聲音也超級好聽啊!

  難怪野史說元公公在宮中魅力無人能敵,不止很多大臣心悅他,就連鳳長夜這個暴君都對他情根深種!

  野史還說,鳳長夜為了跟他示愛,甚至親手殺盡後宮三千佳麗,獨寵他一人!

  這樣美貌又貼心的小可愛,換了她她也愛啊!

  想到這兒,她又扭頭偷偷的看向鳳長夜,漂亮的大眼睛裏閃爍著邪惡的光芒。

  說起來,上高中時她也曾追過好多本以鳳長夜和元公公為原型的耽美小說,至今記憶深刻呢!

  暴君的霸愛,小太監你插上雙翅也難逃,真是好帶感的!

  想想以前隻能看著小說磕磕CP,現在竟然能夠親眼看著這冷漠暴君霸愛貌美小太監的現場,突然覺得穿越一回好像也沒什麽不好了!

  “……”

  鳳長夜聽著她的心聲,背脊慢慢變得僵硬。

  愣了好幾秒鍾,他終於反應過來!

  他垂著眼眸,眸子裏一片暗色!

  他那幾根在袖子遮掩下的手指,狠狠捏緊,用力到骨節泛白!

  祝、無、歡!

  你心裏說的都是什麽玩意兒?

  什麽叫朕對小元子情根深種?

  他一個男子,朕對他情根深種?

  是你腦子有問題還是朕的腦子有問題?

  還有!是哪家的野史記載了朕和小元子之間不能說的二三事?

  膽敢汙蔑朕是斷袖,朕要滅他全族!

  “哢擦”——

  正在鳳長夜怒得想掀桌時,大殿裏忽然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哢擦聲!

  鳳長夜驀地抬頭。

  原來是祝無歡的茶杯碎了。

  他看見祝無歡一臉呆愣的捧著破碎的茶杯,好像被嚇到了,滾燙的茶水澆了滿手也呆呆的沒反應。

  但其實,他分明聽到她正激動的在心裏跟係統嚷嚷——

  【啊啊啊係統係統!是不是大力丸生效了?我剛剛看小元子看得太入神了,沒注意手上的力道,隻輕輕一捏,就捏碎了這茶杯!】

  係統淡定的回答她。

  【宿主這具身體本就是武將之女,自小鍛煉,因此力氣是普通女子的兩倍,百十斤的東西輕輕鬆鬆就能拎起。如今大力丸在這具身體原本的力量基礎上又增加了三倍,宿主可徒手拎起三四百斤的兵器,捏碎一隻茶杯自然也是正常。】

  祝無歡都樂瘋了!

  徒手能拎起三四百斤,那她今後跟人打架,直接拎著人的臂膀就能輕鬆將人掀翻在地?

  太爽了啊!

  誰也欺負不了她了!

  正激動著,忽然察覺到有一道鷹隼般犀利的視線正盯著自己,她驀地抬頭。

  對上鳳長夜的視線,她心中一緊!

  她無法解釋自己徒手捏碎茶杯的事,幹脆一秒戲精附體,淚水漣漣的倒打一耙。

  “皇上,您好狠的心啊!您要是想活活燙死臣妾,那您拎著開水往臣妾身上澆就是!何必假意賜臣妾茶,卻找個破茶杯想燙廢臣妾的一雙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池鳶霍寒辭》《季總別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全文》《霍總的掌心嬌》《神秘枕邊人:boss,借個孕!》《你是情毒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