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什麽時候結婚5
  第5章 什麽時候結婚5

    寧青青說完,回試衣間就很快將裙子換了下來。她將裙子遞過去,沈之語臉色脹紅,一時間不知道接還是不接。

    因為這個插曲,喬曉冕也沒了繼續逛這家店的心思,她直接去自己的朋友圈發了一條動態,動態裏拍到了沈之語的鞋子,但人並沒有入鏡,配字——

    “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

    發完後,她心頭還有些不平,拉著寧青青去了樓下的奶茶店。

    “青青,不是我說,你看他家裏人到底什麽意思啊?居然說你和他在一起是因為想嫁豪門?嗬嗬,你需要麽?!”喬曉冕用力咬著奶茶裏的波波:“你現在就問問沈之騫,他在家裏是怎麽提起你的!”

    喬曉冕是娃娃臉,一生氣臉蛋鼓鼓的,像一隻小河豚。寧青青忍不住戳了下她腮幫子的軟肉,戳了一下覺得不過癮,又戳一下。

    “喂!”喬曉冕急了:“你還有心思玩笑?你看那個司絡晴,表麵上一副正直大方樣子,實際上就是想挖牆腳,真想把她假麵撕下來,讓她粉絲好好看看!”

    寧青青攪動了下奶茶頂部的奶芙,吸了一口,感覺甜味在唇齒間蔓延,不知為什麽突然就想到了穿著西服在蛋糕店裏吃甜品的顧宥琛。

    她忍不住笑了聲。

    對麵喬曉冕氣鼓鼓望著她——

    還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好啦,小冕冕,其實昨晚我好好想了一下。”寧青青正色道:“我在思考和沈之騫還能不能繼續。”

    喬曉冕還是第一次聽自家閨蜜說這樣的話,頓時波波都忘了嚼,坐直身子聽著。

    寧青青道:“我和他在一起九年,彼此朋友圈倒是都熟悉,但是親人這邊都很陌生。其實畢業時候我想帶他去見我媽的,之後兩次我媽來這邊出差,我也打算叫他一起吃飯,但他都說正好有事推脫了。”

    “昨天同學聚會,司絡晴說今天是沈之語的18歲成人禮,而我發現我竟然不知道。我說今天和你約了逛街,他說正好自己有點事。你知道嗎?就在他說出‘有點事’的那一瞬,我第一次真正動了結束的念頭。”

    “之前哪怕他沒有許諾,我也沒想過。因為你知道我從小父母離婚,我跟著我媽。我媽是個女強人,平時沒時間管我,我和外婆一起長大,對外婆很親。”

    “當初我轉學到帝城時候,外婆身體就不好了,但她說南方小城教育資源差,非讓我過去。我不知道她生病,就過去了。直到我高三那年,外婆重病,是沈之騫偷偷借用他爸的名義,安排了私人飛機帶我回去,我才能見到外婆最後一麵。”

    寧青青深吸一口氣:“他因為這個,回家後第一次被他爸打,兩天沒能下床。”

    “青青——”喬曉冕拉住寧青青的手,向來暴脾氣的她在這種時候反倒不知道怎麽安慰閨蜜。

    “所以我對他,有愛情也有感激。”寧青青將奶茶邊緣的奶芙刮了一下,道:“不過很快就是我生日,我會在生日之前要一個答案。我一直都想要安定,如果他對我們的未來沒有計劃,我會選擇分手。”

    喬曉冕瞧著寧青青眼底的堅決,她突然覺得閨蜜其實看著柔軟,但每次的決定都會很有力量。

    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喬曉冕拿起奶茶和寧青青舉杯:“嗯,我們不能一直在一個人身上耗著,看不到未來!那麽就要一個答案,不論結果怎樣,閨蜜都陪你!”

    “好!”寧青青和喬曉冕碰杯,她拿起手機打開朋友圈:“剛剛你發的那條朋友圈,我現在轉載。”

    說罷,直接找到那個‘撞衫不可怕,誰醜誰尷尬’點擊內容複製,轉發出去。

    她沒有配圖,就一行文字。和之前經常發的關於工作的朋友圈格格不入,所以剛剛發出沒一會兒,就來了好多好奇的評論。

    “對對對,我們寧大美女肯定是豔壓群芳的那個,所以怕什麽撞衫?全世界一起撞衫更好!”

    “所以今天是哪個倒黴鬼和我女神撞衫了?容我幸災樂禍十分鍾!”

    不少都是寧青青大學時候同學和工作認識的朋友,直到一條評論撞入眼簾——

    Keith:“你一定不會是尷尬的那個。”

    寧青青看到這個名字還愣了一下,直到她看到那個幾何線條拚接的頭像。

    唔,是提拉米蘇。

    哦不,是顧宥琛。

    顧宥琛竟然在她朋友圈評論,還似乎說了一句誇她顏值的話?寧青青被這個認知嚇到了。

    畢竟在之前沈之騫的描述裏,顧宥琛可是一個在商場上心狠手辣冷酷無情的奸商。

    可這位‘奸商’會在蛋糕店裏和她分吃一盒提拉米蘇,還會在她朋友圈裏肯定她顏值。

    寧青青想了想,給顧宥琛回複:“謝謝你的肯定,我笑納了。”說罷,她隨手點了下顧宥琛頭像,去了他朋友圈。

    正如她所猜測的那樣,顧宥琛朋友圈背景圖都是單色調的一個建築,看著就不怎麽容易接近。而他發的朋友圈很少,隻有一些業界谘詢,偶爾是顧氏那邊的動態。

    寧青青剛退出來,就嚇了一跳,因為她突然多了二十多條評論。疑惑地點進去,這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

    隻見最上麵,‘寧總’評論:“和別人撞衫了?我早說專門為你請個設計師,但你又非要低調。”

    就在這位‘寧總’評論後,寧青青通訊錄裏一堆平時八竿子打不著的老男人們紛紛出現:“寧總,第一次在朋友圈見到您,哪股風把您吹來了?”

    寧總:“我女兒這股風。”

    於是下麵炸開了鍋:“原來是令千金,看我這備注,怎麽當時就寫了個‘寧總助理’?多大的誤會!”

    “寧大小姐,這也太低調了,我記得寧小姐上次見麵還自稱寧總小助理,我當時就說,怎麽有氣質這麽好的助理!”

    “小寧不怕啊,你要是和別人撞衫,那尷尬的肯定是別人!”

    “小寧喜歡什麽衣服,叔叔就是做服裝的,回頭叔叔讓助理給你送幾套穿著玩!”

    寧青青瞧著這些中年大叔油膩的發言,有些頭疼地扶了扶額。

    ‘寧總’是她母親,大學剛畢業時候母親帶她參加一個飯局,因為故意鍛煉她,也沒介紹她身份,當時加了這群大叔,他們就以為她是母親的小助理。

    距離那次飯局已經過去快兩年,這些人在她朋友圈躺屍了這麽久,今天是第一次互動。

    人都現實,寧青青深知這點。

    今天逛完街,沈之騫沒來接寧青青,也沒有打過電話。寧青青想起,似乎之前也有類似的情況,而每次都是在沈之騫和家裏人有過聚會的時候。

    當晚一.夜無夢,寧青青第二天先去了客戶公司,等回公司時候已經接近中午。

    她所在的法務部在總裁辦下一層,寧青青先去辦公室放了包和文件,拿起手機,想看看沈之騫有沒有給她發消息說一起吃飯。

    手機裏幹幹淨淨,隻有今天一早沈之騫例行發來的‘早安’。

    寧青青不清楚他是不是有飯局,她原本也不算餓,於是先去茶水間打算提前煮一杯茶,一會兒放冰箱冷了後加入牛奶當奶茶喝。

    今天這邊辦公區安安靜靜,她的高跟鞋走在地毯上幾乎沒有聲音,因此茶水間裏正熱飯的兩個同事並沒有察覺到寧青青的到來。

    小聲的對話闖入寧青青耳膜——

    “咱們集團最近要換代言人了你知道不?”

    “哈,我正想說這個!今天人都到了咱們總裁辦,據說這兩天就會把合約定下來。”

    “這麽急?換代言人不是應該董事會那邊通過嗎?之前沒聽風聲啊!”

    “嘿嘿,小道消息——這位代言人不一樣,因為她是我們沈總的前女友!”

    “什麽意思?沈總中學就和寧青青在一起了啊,怎麽又鑽出個前女友?”

    “我也是聽人說的啊,說沈總和那位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早就在一起了,寧青青是後來轉學才認識的。據說因為那位出國,沈總失戀才談的戀愛!”

    “天哪,那豈不是咱們老板娘可能易主了?”

    “不一定……總之看吧,你想啊,咱們在合同部,回頭真簽了代言,合約還得第一個送到寧青青那裏審核!”

    “嘖嘖,真是修羅場!我都替寧青青冤,這得多打臉啊!”

    “不過打不打臉什麽的,還要看沈總的態度。你懂的,雖然一個是曾經的白月光,但畢竟這麽多年了,天知道沈總現在心裏住著的是誰!”

    “這倒是……不過和我們也沒關係了,我們也就吃吃瓜吧!”

    正好微波爐‘叮’的一聲,菜已經熱好,兩人拿著飯盒坐在吧台吃了起來。

    外麵,寧青青麵無表情收回腳步,徑直拿了手機去電梯間,準備出去吃飯。

    電梯很快到了,不是沈之騫的專屬電梯,可裏麵卻有四個人——

    沈之騫、沈之騫父親、司絡晴和司絡晴的經紀人。

    作者有話說:

    唔,來求一波評論哇,是不是催分手?快了快了!

    顧宥琛:今天又是不遺餘力誇老婆的一天~~

    祝寶子們520快樂~~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坐看雲起時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