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長春宮裏,琴聲繞耳,琴音時而婉轉時而高揚,彈琴之人所學的技巧和情感皆投入其中。

    “重來!”賢太妃打斷道。

    坐在亭台上撫琴的謝明姍臉上一慌,“是,姑母。”

    謝明姍閉眼,重新調息,再次拂上琴弦。

    沒彈多久,賢太妃皺著眉將手中的杯盞擱在桌上,謝明姍緊張地又彈錯了一個音。

    這回不用賢太妃出聲,謝明姍自己停了下來。

    她漲紅著臉,歉聲道:“姑、姑母,我我再重來。”

    “不必了,今天就到這裏。阿珊,你的心亂了,不管再彈多少遍琴音也都是亂的。”賢太妃的語氣不輕不重,卻讓人聽出其中的失望。

    謝明姍慌忙站起來,跪下朝賢太妃請罪,“娘娘,請再給阿珊一個機會罷。阿珊會好好練琴,不讓姑母失望。”

    賢太妃看著被嚇壞的謝明姍,問道:“阿珊,你覺得以你現在的心境彈出的琴音能在萬壽節那日一鳴驚人嗎?”

    謝明姍不敢答,她自己心裏也沒底。

    賢太妃搖了搖頭,“一聽到皇上賞賜了東西給別人,便亂了心神,即便入宮了路也走不長。倘若讓你做了皇後,要你給皇上安排嬪妃侍寢的日子,照拂得寵的妃子以及她們養育的孩子。這些你容得下,忍得下嗎?現在不過一個小小的賞賜就讓你不舒服了,那往後不舒服的地方可就更多了。”

    謝明姍默默垂淚不語。她無法反駁姑母的話,她承認是妒了,她一整晚都在想為何皇上會賞賜薑蜜那盆峨眉春蕙,是不是在誇她蕙質蘭心,是不是入了他的眼。

    “先帝時寵愛皇貴妃,德妃、麗妃時,就連皇後和我都是退一射之地,避其鋒芒。三妃的兒子爭皇位時,誰能想到會是今上得了大位?最後你看看當初風光的高位嬪妃下場怎麽樣?死的死,瘋的瘋還剩幾個能安安穩穩享太妃之福?沒錯,姑母讓你入宮是要你去爭寵,可最後爭的還是皇嗣,能讓你笑到最後的也是皇嗣。一盆勞什子的花就讓你寢食難安了,阿珊啊,你的心性還得多練練。”

    安陽公主急匆匆趕過來,見到表姐紅著臉垂淚,不由道:“母妃,你別訓阿珊姐姐了。我剛聽聞薑蜜打扮的妖妖嬈嬈的去給皇兄送什麽糕點,皇兄那邊人居然還接下了。乾清宮那群狗奴才,阿珊姐姐去送湯時讓她在殿外等了那麽久,最後都沒能送進去。”

    此時謝明姍的臉色更加黯然了。

    “住口!”賢太妃捏了捏眉心,忍了忍,壓著火道:“安陽,你先帶著阿珊出去走走。”

    安陽見母妃臉色不虞,沒敢再多說什麽,隻好拉著謝明姍,帶她出去。

    在旁伺候的嬤嬤為賢太妃添了茶水,勸慰道:“娘娘,公主年紀還小,可以慢慢再教。阿珊姑娘隻是太急了,等她想通了,便能明白您的深意。”

    賢太妃道:“安陽都十五了還這麽口無遮攔,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去評判皇上的行事。我得抓緊給她找個婆家,讓她夫婿去管著她。至於阿珊……”

    賢太妃笑了笑,“她還是太年輕了。便是讓薑蜜風光一陣又如何,慢慢來……”

    ……

    薑蜜回到慈寧宮,崔嬤嬤迎了上去,心道三姑娘怎麽就回來了。

    “嬤嬤,姑母可起了?”薑蜜問道。

    崔嬤嬤笑著點頭,“姑娘出去後不到一刻鍾,娘娘便起了。今日娘娘氣色不錯,喝了小半碗粥,還吃了姑娘您給做的桂花糕。太後娘娘可喜歡了,直誇姑娘手藝好,吃了四塊都停不下來,奴婢們擔心娘娘身子還弱不好克化,便勸住了她。這會娘娘在院子裏曬太陽呢,姑娘您快去罷。”

    百年的銀杏樹下的石桌旁擺著一張楠木軟塌,桌上放著葡萄瓜果,太後身上蓋錦被半靠在軟塌上閉目養神,幾個宮女伺在一旁。

    像是聽到了動靜,太後睜開眼睛,便看到了薑蜜。

    她朝薑蜜伸手,眼中帶著笑意,“可見著皇上了?”

    薑蜜握住那雙保養得當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皇上政事繁忙並未召見。”

    她將現成的借口搬了出來,也不會有人去乾清宮求證,說得心安理得。

    薑太後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倒也在意料之中。不過,總歸是在皇上那裏留了印象,是好事。”

    她拍了拍薑蜜的手,“是哀家太急了。”

    有微風拂過,暖暖的秋陽曬在身上很是舒服。

    薑蜜像幼時一般摟住薑太後的肩膀依偎在她身邊,輕聲道:“要是他不喜歡我呢?”

    薑太後失笑,見薑蜜一團孩子氣,指尖點了點她的額頭,“傻孩子,那你便想方設法討他喜歡呀。”

    “可討來的喜歡,不是喜歡呀……”聲音弱的隻有她自己聽見。

    她試過的,她前世努力去討他喜歡,豁出去邀寵,可、可換來的是折辱是玩弄。

    那不是喜歡啊。

    薑太後隻當她因為沒有見到皇上失落了,不在意她這些孩子話。

    薑太後朝輕雪看了一眼,“去將東西拿過來。”

    少傾,輕雪提著一個竹籃過來,籃子上蓋著一層絨布。

    薑太後推了薑蜜一把,“去看看喜不喜歡!”

    薑蜜起身好奇地將絨布揭開,隻見裏頭躺著一隻毛發蓬鬆通體雪白的小貓,兩三個月大,雙眼像藍寶石深邃,神情卻懵懂天真,四條小腿往後退幾步,卻沒站穩跌成一團,膽小地衝著薑蜜喵了一聲。

    直接把薑蜜的心都喵化了。

    她憐愛地將小貓從竹籃裏抱出來,摟在懷中撫摸。

    聽到薑太後的笑聲,才反應過來,“多謝姑母。我很喜歡,很喜歡。”最後兩個字說的尤其用力。

    “喜歡便好。這些日子棠棠這麽乖巧,這隻小家夥,便是姑母給你的獎賞。”

    ……

    薑蜜抱著小貓回暖閣的路上,回想姑母說的話。

    聽話才有獎賞,那若是她不聽話了呢?

    她出生不久便沒了母親。被抱到祖母膝下,被祖母教養長大。

    父親在母親去後的第四年續弦了,是江南那邊的巨賈之女,祖母嫌棄她商戶出身,未給過什麽好臉色。

    那位繼母行事小心翼翼,對她唯恐怠慢,卻又不敢過分親近。

    父親因是男子,與她也接觸甚少。

    祖母到底年紀大了,對她的照拂有些力不從心,都是些嬤嬤丫鬟帶著她。

    隻有姑母偶爾接她進宮的時候,她是最開心的。

    姑母會送她各種珍稀的玩意,無數的首飾衣裳,會給她念詩,會抱著她午睡。

    雖然就那麽幾次,卻讓她對姑母產生了母親般的依賴。

    她很聽姑母的話,為了得到姑母的稱讚,刻苦練習琴棋書畫,姑母還派人來教她習舞,那些舞姿大膽出格,她雖不解,卻也羞澀的做到極致。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姑母高興。

    可她所籌謀的事情,終究是要忤逆姑母的。

    薑蜜失神的那一會兒,被她帶回來的小頑皮已經攀爬到了窗台上,對著那株峨眉春蕙伸出了小爪子。

    “哎呀!”薑蜜感覺將它給拎回來,“小壞蛋,這可不能抓。”

    本來就奄奄一息的蘭花,要是再被這小家夥霍霍幾下,那可真救不活了。

    薑蜜看了一眼,雖然還是蔫蔫的樣子,好歹還是活著。

    薑蜜抓住小家夥的小肉墊戳了戳,“看你還敢不敢亂抓。”

    小家夥呆呆的,也不躲,在薑蜜膝蓋上軟成一團,伸出舌頭舔了舔發毛。

    薑蜜見教訓毫無作用,隻好擼著它蓬鬆的毛發,捏了捏它的小爪子,“真像個棉花球,以後就叫你綿綿吧。”

    ……

    薑蜜陪著太後用完晚膳,因惦記著綿綿,迫不及待地回暖閣了。

    還未進門,便見秋玉慌慌張張的跑出來。

    “怎麽了?”薑蜜問道。

    秋玉喘著氣,著急道:“姑娘,那小貓不見了。奴婢隻是出去倒個水,然後滿屋子都沒有找著。許是從窗台那邊跑出去的,奴婢正想出去找。”

    “別著急,你找幾個宮女幫著一塊找,暫時不要驚動姑母那邊。綿綿還小,應該跑不遠。”

    “是,姑娘。”秋玉叫上在暖閣伺候的兩個小宮女,提著燈出去了。

    薑蜜坐不住,想著綿綿那麽小小的一團,擔心不已,也跟著去尋找。

    “綿綿……喵喵喵……快出來……”薑蜜用樹枝將密草撥開,看了一眼,沒有。

    薑蜜換個方向,繼續找。

    不知不覺越走越遠,宮中地形複雜,走錯一條道便去了另一個方向。

    薑蜜越走越覺得不對,這條路的樹木怎麽比之前更茂密了?樹影憧憧,枝丫被風吹得搖曳發出沙沙聲響,讓她心裏有點發毛,猶豫著要不要原路返回時,忽地聽到了一聲細小的貓叫。

    薑蜜定睛一看,前頭的灌叢中蹲著一個小白點,動彈兩下又停了下來。

    薑蜜顧不上害怕,提著裙子跑過去,居然真的是她的綿綿!

    她低低地喚了兩聲,小貓卻沒有過來。

    她彎下腰去抱它,才發現它的腿上被纏上了藤蔓,沒法自己弄開。

    薑蜜也顧不上儀態,蹲在地上小家夥解開藤蔓,點著它的小鼻子訓道:“知道疼了吧,看你以後還亂不亂跑。”

    小貓伸出舌頭舔了舔她的手指。

    薑蜜剛要抱著它站起來,徒然一道細細地哭聲從斜對麵傳來,嚇得她腿一軟,跌在了草從中。

    一時間滿腦子都是宮中的某些恐怖的傳聞,她咽了咽口水,讓自己冷靜下來。

    幾息之間,那邊除了哭聲,還有說話聲響,這讓薑蜜回了點溫。

    想來應是路過的宮女之類的吧?

    她好奇的探出頭,看了過去,一個身穿宮裝的女子哀哀哭泣,跪在一個男人的前麵,薑蜜視線上移,看清了那男子的臉,嚇得屏住了呼吸,背脊竄起一陣陣的寒意。

    “求求皇上憐惜……”

    女子膝行幾步到男人的腿邊,宮裝的衣襟已散開,露出雪白的肩膀,哀哀淒淒地道:“臣妾還不到十七,還未承過寵,不想去行宮蹉跎年華,求皇上憐惜……”

    隻聽那男人聲音微涼,“太妃喚錯人了罷。”

    女子一怔。

    “太妃是誰的妾?莫不是糊塗了?雖然本朝已廢了讓嬪妃殉葬,若是太妃求著要讓先帝憐惜,那朕便成全太妃去與先帝團圓。”

    男人語調輕緩溫和,卻讓女子抖如篩糠。

    她拚命的搖頭,“不,不,不,不是的。皇上,皇上……”不是都說皇上性子溫和,這樣的人很容易心軟嗎?說不定得到垂憐還能繼續做娘娘,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

    女子還想求情,卻被內侍捂住嘴拖了下去。

    薑蜜也緊緊捂住自己的嘴,唯恐被發現。

    可任薑蜜怎麽都沒想到,在那些人要離開之時,她懷中的綿綿突然“喵”了一聲。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