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一章 東荒?大荒!
  群山萬壑間,不時能傳來猛獸嘶吼的聲音。

  一株通體焦黑的半截枯木於深夜中散出一抹柔和微弱的光芒。

  樹前躺著一位身著青衫的少年,雙目緊閉,呼吸微弱。

  他手上拿著一本書,很厚。

  一陣風吹過,樹幹處新抽出的翠綠的枝條搖曳,輕輕點在了那人的鼻尖。

  充滿盈盈生機的光粒於空氣中浮現,緩緩湧入那人的身體中。

  東方睜開了眼,急忙站了起來。

  忽然,山壑間的猛獸咆哮聲戛然而止,整個大荒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這還是地球麽?”東方轉過身,看到了那株通體焦黑的雷擊木,喃喃自語。

  平靜了很長一段時間。

  眼前的景象讓東方無法辨別自己是否還在地球上。

  一秒記住看書吧http://anu8net

  “我究竟成功了沒有?”

  東方緊皺眉頭。

  緊接著,一聲響徹雲霄的禽鳴聲從遠方傳來,東方急忙看去。

  巨鳥!

  雙翅一展!遮天蔽月。

  而後,大地劇烈的震顫緊隨而至,一隻與山齊高的模糊身影從東方視野中一閃而過。

  東方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慌亂之感。

  “這不是地球!”

  反而,有些興奮!

  “我的一次性靈能對遷橋成功了。”東方大喜過望。

  這事情還得從一個泥頭車司機喝醉酒說起。

  東方上輩子為了拯救一個亂闖紅燈的小女孩,被一輛泥頭車創死了。

  等到再次睜眼時,他發現自己又變成了垃圾桶旁的一個嬰兒。

  不同的是,自己腦袋裏多了兩個紋路複雜至極的符文。

  被好心人收留後,隨著年歲的增長,逐漸能看懂第一個符文紋路的東方終於知道這是個什麽東西了。

  是牧神記裏,秦牧的混沌符文,元!

  這一枚符文囊括了秦牧成道後的所有修行功法與秘術!

  隻不過這個符文實在太過晦澀,難以讀懂。

  東方花了整整二十年,不對,差不多上百年才學會了符文內的一點點皮毛。

  得到符文的前十七年,東方便一直在研究大梵天佛的無量劫經!

  後麵三年,憑借著無量劫經,東方在夢中與無數小人累積加起來共同渡過了近乎百年的時光!

  這百年時光裏,東方才堪堪學會了大育天魔經,以及諸位殘老教給秦牧的本領。

  諸如畫道、鑄器

  以及一點點劍式。

  隻不過地球靈氣稀薄,並不適合修行者修煉,東方的修為一直停滯在靈胎神藏,開辟星河遙遙無期。

  一想到自己腦袋裏有一堆寶貝等著開發,但環境不允許,東方就忍不住傷心,每天晚上躲在被窩裏默默哭泣。

  東方為此還差點患上了玉玉症。

  直到有一天。

  東方因為思考不易神通時,在大馬路上走了神,不小心被一輛奔馳創到了。

  “葉凡?”

  東方看著車主遞來的駕駛證,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考慮到重名的可能性,嚴謹的東方還順便問了問那個葉凡是開車開這麽著急是要哪兒。

  “同學聚會,去泰山,抱歉抱歉,不然我先送你去醫院吧!我打個電話跟他們說一聲。”

  葉凡看著被撞飛在空中後空翻轉體兩周半接抱腿屈膝三周半後還生龍活虎的東方,有些擔心的說道。

  這也讓東方更加篤定,這個葉凡,就是那個葉凡!

  知道眼前的葉凡是遮天的主角後,東方哪還敢讓他送自己去醫院。

  要是讓葉凡錯過了進棺材的時間,自己可就成了千古罪人,東方可擔不起這個責任,毫不猶豫的瘋狂搖頭。

  “沒事!我沒事!”

  “真的沒事麽?”

  “沒事!你看我還能蹦能跳的,哪會有什麽事。”

  東方用手捂住頭上噴湧而出的鮮血,催促道“你快去泰山吧,可別趕不上了。”

  於是東方送走了葉凡,回家自己隨意做了點包紮後,急忙打開電腦搜索北鬥星域。

  晚上播出的葉凡一行人被外星人拐走的新聞也讓東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地球靈氣稀薄,不適合修煉,我得去北鬥星域!我要長生!不能讓混沌符文被埋沒!”

  在之後的一年裏,東方利用無量劫經一直在學習太玄算經、玄女算經、靈能對遷橋以及不易神通。

  功夫不負有心人,東方在投入了巨額的精力之後,終於,東方造出了一個一次性的靈能對遷橋!

  東方還很心機的在靈能對遷橋上加了點最基礎的不易神通!

  “隻要我比葉凡早到北鬥星域,那些天材地寶,不都是我的了嘛!桀桀桀桀!”

  陰暗的角落裏,東方笑的很奸詐。

  盡管東方不確定自己不易神通究竟能不能讓自己到北鬥星域的時間線提前,但東方還是想試一試!

  成功了!豪車嫩模,證道大帝不是夢!

  沒成功那就沒成功吧。

  人在臨走前總會想起自己錯過了什麽。

  就比如東方。

  剛跨進靈能對遷橋的東方猛然醒悟。

  “不對啊!既然這是遮天裏的地球,那地球上還有好多寶貝!我還沒去昆侖呢!!”

  在滿含遺憾的聲音中,東方從靈能對遷橋上消失。

  深夜寂靜。

  東方站在枯木前,喜憂參半。

  因為在跨過靈能對遷橋的那一瞬間,東方腦中的符文突然閃起一道精光。

  緊接著東方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像。

  無盡的黑暗吞噬著一道道光芒,視野裏,所有恒星先被凍結,而後變得無比扁平,最後的那一刻,似乎連時間都消失了。

  終極冷寂!

  東方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將內心的恐懼盡數散去,不再思考此事。

  畢竟這種事情太過遙遠,眼下最主要的事情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將混沌符文全部參悟了再說。

  “得先將自己的天河神藏開辟出來再說。”東方望著四周,緊皺眉頭。

  “也不知道這裏是不是東荒。”

  正當東方沉思間,窸窣的水流聲從身後響起。

  緊接著,東方就感覺到自己褲腿似傳來了一股熱流。

  東方急忙縮腳,回頭看去。

  月色下,一名眯著眼,睡意沉沉且全身赤裸的小屁孩正對著東方褲腳一頓狂滋。

  那小不點尿完之後,身體抖了抖,緊接著搖搖擺擺的回了頭,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尿到了東方身上。

  或者說,他壓根沒發現東方。

  遠處,石屋內亮起燭火。

  一位拄著拐杖的老者急匆匆的跑了出來,喊道

  “小不點!不是說了晚上不能出來撒尿的麽?萬一被鳥叼走了怎麽辦?”

  “白天都說了讓你少喝點獸奶你偏”

  族長話說一半,就看到了站在枯木旁的東方。

  “祭靈大人會保護好我們的!”小不點揉了揉眼睛,囁嚅道。

  “你?你是誰?”族長縱身,急忙抱起小不點。

  這簡短的幾句對話,聽得東方口幹舌燥,心頭掀起滔天巨浪。

  祭靈、小不點、獸奶

  不會吧

  東方咽了咽口水,瞥了眼身旁的通體黝黑的枯木,以及樹幹旁搖曳在空中的新抽的柳條。

  這裏不會不是東荒

  東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遮天》

  而是荒域吧?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