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74章 174.自我救贖
  “嗬嗬,現在不是你想不想,而是我要不要,不過話說回來你的膽子還真是有夠大的,居然敢和我談條件。”

  銀白色的真炁從薛欣的身體中衝天而起,吹起她那秀長的頭發,在配合她冷冽的眼神,颯的怒要不要的。

  “錯了,對不起!”

  就在薛欣將要要對著周正回群的時候,周正直接不顧臉麵,躬下腰,認錯。

  看到周正這麽不要臉的模樣,薛欣上前就是一腳,將周正踢倒。

  “還真是有夠丟臉的,堂堂一個大男人,要骨氣沒骨氣,要臉皮沒臉皮,真是不知道地麵上的家夥都是怎麽教你們的。”

  周正這不要臉的狀態,直接就讓薛欣喪失了教訓他的念頭,直接無視他,對著龍少主教育了起來。

  “龍異,我記得我教過你,做男人就要堂堂正正,千萬不能溜須拍馬的對嗎?”

  “是,欣姐,我絕對不會像這個家夥一樣。”

  龍異一看戰火蔓延到自己的身上連忙撇清。

  “那就好。”

  說完薛欣站在了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龍異。

  “欣姐,你這是。”

  龍異被薛欣的目光注視的渾身不得勁,趕忙詢問道。

  “沒事,”薛欣擺了擺手,然後說道:“這家夥的評級不是還沒做嗎,讓我看看你的能力,這有問題嗎?”

  聽到這話,龍異連忙說道:“沒問題。”

  而一旁的周正看著眼前的這情況,忽然感覺薪火之城的二代都是這麽單純確實是沒有理由的,誰讓他們都有著這麽單純的一個老師呢。

  原本他還擔心,多出的一個人對他會有什麽威脅,但現在一看,好像沒什麽問題了。

  不過就現在來看,之前那位張夢潔好像在這城裏好像混的不怎麽樣啊。

  “你過來。”

  就在周正思索的時候,薛欣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好,是。”

  周正連忙走到了她們的麵前。

  薛欣抬起腿,一腳踩在桌子上,一把拽過周正的衣領說道:“小子,我不管你在外麵是一個什麽樣的情況,但事你到這兒就得把你的花花腸子收起來,要不然,哼哼。”

  話畢,薛欣腳下的桌子應聲碎裂。

  周正臉色一白,恰到好處。

  薛欣看到這一幕,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便衝著龍異說道:“行了,你過來問話吧,讓我看看你學的怎麽樣了。”

  “是!”

  龍異有些慌亂的跑到薛欣的身前,看來薛欣的武力展示沒嚇到周正,反倒嚇到了他。

  “姓名...經曆...怎麽進來的......”

  一切與之前龐大元問的問題差不多,但又補充了一些其他的細節。

  但龍異的表情說不上好,顯得有些過於緊張了,隻見他問答的時候麵色慘白,冷汗從他的額頭後背滲了出來,完全就是靦腆的學生被老師抽查才會做出的表情。

  薛欣發現這一點,氣就是不打一處來,但這是自己的學生,無奈之下,她隻能放棄,對於眼前的少城主來說,就是怕老師的這一點讓城內的教師都是一陣無奈。

  “行了,你繼續問,我先走了。”

  待兩位二代看老師離開,他們身上的壓力才驟然減少,這時候兩人才敢大口的喘氣。

  周正側目看去,幾人的身體一一被周正納入眼中,然後在根據自己的判斷,他明白了那位仇老和張夢潔在這個隊伍裏的作用了,很顯然他們也發現了自己教育出現的問題。

  所以派來了張夢潔這種諂媚的家夥來讓二代們學習,想讓他們變得油滑一點,但是又不想他們被張夢潔牽著鼻子走,所以又派來仇老來警示他們。

  一個奸猾,一個憨厚,是想他們有自己的底線嗎,可惜看來是沒有什麽作用。

  但周正在他們身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改變,看來張夢潔這老油條沒有參透這其中的情況,或者說是知道了,但這些二代們有意的忽視他,而一旁的仇老顯然也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而這些又與周正有什麽關係呢。

  在四人詢問完周正之後,他們便離開了。

  周正躺在石屋的創傷,直愣愣的望著天花板,倒不是說他不清楚接下來該怎麽做,隻是薪火城的人還沒有給他解禁,所以無聊的他隻能呆在石屋裏。

  但在不一會之後,周正的房門被敲響,將發愣的周正喚醒,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悄然出現在周正嘴角。

  “周老弟,你在屋子嗎?”

  張夢潔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一切都在計算之中。

  人都是群居動物,更何況是老油條,這些家夥就像是大海裏的鯊魚,聞道點腥味就會追蹤過來。

  更何況是他們遇見了與之相同的同類,抱團取暖,與聰明人合作這是他們一罐的作風,所以對於張夢潔的到來,都在周正的預料之間。

  與此同時,薪火城外又出現了一隊無人帶領就到來的隊伍,這正是龍貴陽一行人。

  “嘶,嘶。”

  兩聲奇怪的怪叫聲響起,石屋內正要倒水給張夢潔的周正愣了一下,他有些疑惑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而一旁的張夢潔對此卻是視而不見,“行了,周老弟,別看了,過來喝酒,這可是哥哥我好不容易搞來的好東西啊。”

  奇怪的叫聲,短促而又迅捷,一會兒就消失了,這時候張夢潔的聲音也在周正耳邊響起。

  周正麵帶笑容的來到張夢潔身邊坐下,隻見他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詢問道:“來,張大哥我先幹了。”

  “好。”張夢潔也比含糊,他拿起杯子一飲而盡,嘴角上帶著笑容。

  “對了,張哥剛才那聲音是啥啊,怎麽和我來的聲音差不多。”

  張夢潔心中一樂,作為老油條,他從周正身上看見了自己的特質,所以他早就在這等著周正問著個問題了。

  “啊,你說這聲音啊,沒什麽好稀奇的,來先幹了這杯。”

  說著張夢潔又倒了一杯酒。

  周正看了一眼,沒多猶豫,他抄起酒杯就喝。

  “哈哈,好酒量。”看到周正的模樣,張夢潔的眼角忽然有些濕潤了起來。

  “你哥我呀,好久沒見到這樣的場景了,懷念啊。

  人老了,就是多愁善感。

  你張哥我什麽大風大浪沒見過問,這都是小問題。

  唉,這輩子怕是沒機會回去了。”

  也不知怎麽滴,酒過三旬,張夢潔他身上老油條的氣勢在這一場酒局之下消失不見了,並且對周正的問題是知無不言。

  這樣的情況看的周正是一愣一愣。

  “這家夥是完成了自己對自己的自我救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