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章 討厭的葉清華
  這次楚淩洲直接送葉青蘿回了她的寢宮。

  “現在本王知道青蘿公主看到了太子的秘密,試想,如果太子殿下知道他的事被青蘿公主看到,會怎麽做呢?”

  楚淩洲坐在葉青蘿麵前,絲毫不客氣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葉青蘿還處在震驚中,聽到楚淩洲的話,她猛地回神,“太可怕了!

  你們皇宮裏的人都太可怕了……”

  葉青蘿喃喃低語,她知道那些被太子淩虐的宮女無辜淒慘,但她什麽都做不了,即使她去告訴皇帝也沒用!

  葉青蘿是曆史係的學生,她明白有時候為了保住皇家顏麵,這些皇帝什麽都做得出來,甚至很有可能為了太子,把她這個不重要的公主滅口!

  聽到葉青蘿說你們皇宮,楚淩洲眉頭微皺,有些搞不懂她為何這麽說。

  “這下我們互相有把柄在手裏,就不怕誰去告密嘍。”

  楚淩洲不能在這裏逗留太久,便起身要走。

  離開之前,他又打量了一下葉青蘿的寢殿,“嘖嘖嘖,公主殿下這寢宮,也是夠寒酸的……”

  說完,楚淩洲便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

  葉青蘿氣得不行,又沒請他來!

  竟然還敢嫌棄她這裏寒酸?

  !

  討厭鬼!

  事後葉青蘿找來一個宮女詢問,這才得知臨安王名楚淩洲,是大梁國目前最後一位異姓王爺,平日裏遊手好閑四處留情,十分瀟灑。

  怎麽惹上這麽一個大嘛煩!

  到了晚上就寢時葉青蘿才猛然想起被她遺落在禦花園的雪球兒。

  “糟了!

  那小家夥不會被抓走吧?

  !”

  葉青蘿猛地從床上坐起,她想出去看,但想到廢棄宮殿的經曆,就怕再碰見什麽見不得光的人和事……

  就在葉青蘿內心百般糾結之時,窗外傳來喵喵的聲音。

  是雪球兒!

  葉青蘿鞋都沒穿就跑到窗邊,打開窗戶一看,竟真是雪球兒蹲在外麵,看到葉青蘿,雪球兒委屈巴巴的叫了兩聲。

  真是它!

  竟然自己找來了這裏!

  葉青蘿俯身將雪球兒抓起抱在懷裏。

  “雪球兒,你真是太棒了!

  竟然能找到這裏來~”

  晚膳後的糕點還剩一些,雖然葉青蘿這裏的糕點不如那些受寵的皇子公主那裏的精致,但味道也不錯,葉青蘿捏碎了一些糕點,用水拌成糊狀,喂給雪球兒吃。

  雪球兒也很乖,狼吞虎咽吃的很香。

  葉青蘿盯著雪球兒園潤的小腦袋發呆,剛穿越過來時,她的計劃是走一步看一步,但短短兩天就發生了這麽多事。

  皇宮深似海,一著不慎就會沒了性命,葉青蘿深知這個道理。

  或許她要好好打算一下,不然即使存活下來,最後也逃不過成為和親公主的命運,古往今來,和親的公主沒有幾個是幸福的,葉青蘿不想成為正治聯姻的產物。

  要努力賺錢,等時機成熟,就偷偷離開皇宮,條件允許的話來一個假死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外麵天大地大,隻要她離開了皇宮,去哪裏都是逍遙自在!

  葉青蘿越想越覺得未來美好,白天時鬱結的心情也緩和了一些。

  雪球兒吃飽了,露出圓滾滾的小肚皮,昏昏欲睡。

  葉青蘿將雪球兒抱到床上,弄了一個墊子給它做窩,就睡在她的枕頭邊。

  “晚安,小雪球兒~”寂靜的寢宮,響起葉青蘿溫柔的低語。

  次日一早,葉青蘿被雪球兒的喵喵聲喚醒。

  葉青蘿揉了揉雪球兒的屁股,慢吞吞從床上爬起來,宮女已經準備好了洗臉水,就隨意放在洗漱台上。

  對於這些禮儀什麽的,葉青蘿不在意,所以宮女們怠慢什麽的,她也懶得管。

  給自己洗過臉後,葉青蘿又用布巾沾了水,給雪球兒也擦了擦臉。

  雪球兒臉上的絨毛被水弄得一綹一綹的,可憐兮兮的喵喵叫。

  壞心眼的葉青蘿絲毫不覺得自己幹了壞事,還在一邊哈哈笑。

  “什麽事情這麽開心啊?”

  這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葉青蘿抬眼看去,發現是葉清華。

  三公主葉清華,皇後所生,平日裏便囂張跋扈,更是十分喜歡欺負無依無靠的葉青蘿。

  前段日子葉清華因為禦前失儀,被皇帝禁足了,這才剛解禁,就迫不及待過來找葉青蘿麻煩,真是一刻也消停不得。

  葉青蘿剛穿越過來時發現自己身上有傷,這才從宮女口中得知了葉清華一直以來的惡行。

  仗著自己受寵愛,葉清華各種欺辱葉青蘿,冷嘲熱諷就不必說了,葉清華時常借著教導葉青蘿規矩的借口,對她非打即罵,甚至還曾把葉青蘿推下湖,然後麵不紅氣不喘稱葉青蘿是自己掉下去的。

  “怎麽不回答啊?

  五皇妹?”

  葉清華看到桌子上正扒拉茶杯的雪球兒,邊問葉青蘿,邊走過去伸手要抓雪球兒。

  不成想雪球兒雖小,卻是個能分辨好壞的小家夥,當即伸出爪子,在葉清華手背上劃了三條口子。

  葉清華尖叫一聲縮回手,“啊!

  這什麽破貓?

  !”

  她看著雪球兒,滿眼殺意,“來人!

  把這死貓給本宮摔死!”

  “誰敢!”

  葉青蘿見葉清華身後的幾個宮女要上前,趕緊站出來,冷眼一掃,宮女們都不敢動了。

  “葉青蘿你什麽意思?

  這死貓抓傷了本宮,你還敢護著?

  !”

  葉清華瞪大了眼睛,本來姣好的麵容帶了一絲猙獰。

  這貓爪也不知道髒不髒,若是留了疤……

  葉清華想到這,看雪球兒的眼神越發陰狠。

  “把她拉走,今天本宮要親手摔死這個畜牲!”

  葉清華厲聲吩咐宮女。

  宮女上前要拉扯葉青蘿,可還沒碰到她,就被葉青蘿幾腳踹倒,葉青蘿好歹是現代女人,怎麽可能不會幾招防身術,楚淩洲那種變太她不敢比劃,難道她還打不過幾個弱不禁風的女人?

  “是你自己非要碰貓,被撓了能怪誰?

  別以為我真是那麽好欺負的!”

  葉青蘿盯著葉清華,眼神絲毫沒有畏懼的意味。

  葉清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葉青蘿,一時也傻了眼,抬起手指著葉青蘿,顫顫悠悠半天沒說出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