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08章 禦執野,你等著被我揍吧
  第308章 禦執野,你等著被我揍吧

  司念念之前給禦執野打電話的時候,她其實想提醒禦執野,她的生日快到了。

  但她又有些不想提醒禦執野,因為她相信,禦執野肯定是會記得她生日日期的,如果禦執野忘了給她慶祝生日……

  哼哼!

  那禦執野以後,就別想進入天禦大廈98樓了!也別想爬到她的床上來!!

  七天後,司念念以設計師N2的身份,向禦執野提交了自己的3D建模模型。

  她用3D圖形,全方位的展示了自己對禦執野平麵設計圖的理解,而且在3D渲染圖形中,能很輕易的看出來,婚紗層層大擺的材質。

  此時此刻,禦執野坐在辦公桌前,他眯起琥珀色的瞳眸,注視著自己麵前的電腦。

  當時他拿起筆,親手畫下婚紗設計圖,是來源於自己的一個夢。

  他居然夢到了,司念念穿著婚紗的樣子。

  這個夢至今回想起來,都讓禦執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居然會做那樣的夢。

  他是真的很想,和司念念舉行婚禮吧……在夢裏,他就看到了穿著婚紗的司念念,站在自己麵前。

  那樣的場景,如夢似幻,令禦執野難以忘懷。

  而今,設計師N2給禦執野提交的3D建模圖形,完美的複原了禦執野夢中的場景。

  原本隻存在於他腦海中的婚紗,此刻完完整整的出現在了他麵前。

  禦執野想象著,司念念穿上這件婚紗的模樣。

  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唇角已經上揚起來了,連常年被冰封的瞳眸裏,也有了春意盎然的笑意,如漣漪般,一圈一圈的蕩漾而出。

  而此刻,司念念正坐在自己的書房裏。

  她一身被粉嫩可愛的毛絨睡衣包裹著,墨色的長發,猶如海藻般稍顯淩亂的披散在肩頭。

  她曲起雙腿,雙腳踩在旋轉工作椅子上。

  雙手抱著馬克杯,馬克杯裏是熱騰騰香噴噴的牛奶。

  司念念有些緊張,不知道禦執野會不會滿意,她的3D建模。

  她緊盯著電腦屏幕,等待著禦執野的回複。

  然而,十分鍾過去了,她沒等來禦執野的回複,到等來了9億資金到賬的消息。

  司念念瞥了一眼手機短信,當她再抬頭的時候,她看到了禦執野的回複。

  “用最好的布料,輔料進行婚紗製作,鑲嵌在婚紗上的水鑽,和作為裝飾的寶石,我會給你弄到最頂級的。”

  司念念看到禦執野的回複後,她揚起了唇角,喜上眉梢。

  她像隻開心的小麻雀,扭動自己的小腰,小腳丫子還在椅子上蹬了好幾腳。

  太好了!

  她的3D建模通過禦執野的審核了!

  接下來,就是對自己的嫁衣,進行打板製作了。

  禦執野在回複了N2的信息後,他又收到了司念念給他發來的消息。

  “執哥哥,明晚你會回來吃飯嗎?”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禦執野肯定會回來陪她吃晚飯的。

  “明晚我還有事,你晚上早點睡。”

  看到禦執野發給她的信息,司念念的呼吸停滯了兩秒。

  禦執野,明天一到,你不跟我說一句“生日快樂”,你……

  你會被我打屁-股的!!!

  司念念撅起粉嫩的嘴唇,衝著手機裏的微信頭像,咬牙切齒,恨不得現在就衝進手機屏幕裏,把這個男人生吞活剝了!

  禦執野的私人微信頭像,用的是他和司念念的合照。

  司念念對著兩人的合照,又說不出罵人的話來。

  而這時,司念念收到了司君澈給她發來的消息。

  “念念,明天是你19歲的生日,你打算怎麽慶祝?”

  司念念鼓起腮幫子,她用大拇指觸摸手機屏幕。

  “沒打算慶祝。”

  她現在的情緒很低落。

  司君澈在手機的另一頭很震驚,“怎麽沒打算慶祝呢?”

  司念念趕緊提醒對方,“你別提醒執哥哥明天是我生日!”

  她要等禦執野記起來。

  禦執野被別人提醒了,才對她說“生日快樂”,那樣的生日,就一點也不快樂了!

  司君澈被司念念提醒後,他反而明白過來了:“禦執野他不記得,明天是你生日了??!”

  司念念打字的速度飛快,“他要是真不記得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會讓他看不到後天的太陽!”

  司君澈給司念念發來了一個,比大拇指的表情。

  司念念要殺人,他們幾個做哥哥的,一定會給她遞刀,再替她去坐牢的。

  “念念,明天哥哥們都會回華國一趟,中午有空的話,我們吃個飯吧?”

  司念念的生日,司君澈他們從未陪著她慶祝過。

  今年,他們不想再錯過司念念的生日了。

  司君澈在和司念念說話的時候,司明墨不斷發來信息問他:

  “怎麽樣?現在是什麽情況了?念念同意和我們一起吃飯了嗎?”

  “大哥,你能不能行啊?要不還是換我來吧?我去邀請司念念明天一起吃飯。”

  司寒爵和司夜涼他們倆,雖然沒有一點動靜,但此刻他們也守在手機屏幕前,等待著司君澈帶來好消息。

  司君澈心裏也很忐忑。

  這段時間來,他們四兄弟雖然經常和司念念合作,但他們和司念念的關係,並沒有親近多少。

  他們四兄弟當然很想和司念念,好好培養感情的。

  這時,司念念的信息跳出來的。

  她簡單的應了一個字:“好。”

  司君澈激動的喜笑顏開,他連忙把司念念的回複截圖了,發到他們四兄弟的群裏。

  司明墨在群裏,發了好幾個撒花的表情圖。

  司寒爵發了一個笑臉。

  司夜涼也發了一個笑臉。

  而司念念坐在電腦麵前,她抱著手機,緊盯著自己的手機屏幕。

  夜裏12點,新的一天到來了。

  司君澈,司寒爵,司夜涼,司明墨四人,準時給司念念發來信息。

  “念念,生日快樂”

  伴隨的還有大額的轉賬紅包。

  還有很多知道司念念今天生日的人,在12點一到的時候,給她發來了祝福信息。

  顏殊也給她發來的信息,祝司念念生日快樂,她說,她告訴了禦執安,今天是司念念的生日。

  禦執安不知道什麽是生日,顏殊就給他解釋了,就是從母親肚子裏出來的那個日子,就是每一個人的生日了。

  禦執安聽了,他的情緒瞬間低落了下去。

  他是黛麗絲借腹生子的產物,孕母因承受不住禦執安這個擁有超級細胞的嬰兒,在生禦執安當日,當場死亡。

  黛麗絲直接把孕婦的肚子剖開,才把他拿出來的。

  他剛一出生,就帶來了死亡。

  禦執安希望,自己從未出生過。

  而顏殊告訴他,從出生開始,人就要為自己而活著,所以每一年到生日當天,就要慶祝!

  慶祝自己又好好的活過了這一年。

  司念念回複顏殊的信息,讓顏殊幫忙轉達,她收到禦執安的祝福了。

  司念念退出和顏殊聊天的頁麵,她看到禦執野的聊天框裏,一點動靜都沒有。

  哼!!!

  她要真的生禦執野的氣了!!

  禦執野今年,依舊沒有在淩晨12點,對她說生日快樂。

  是的,之前兩人在一起的三年,禦執野就從未對司念念說過一句生日快樂。

  她在禦執野身邊第一年的生日,禮物是番薯買的。

  她在禦執野身邊第二年的生日,禮物是司念念自己開口向禦執野要的。

  她在禦執野身邊第三年的生日,淩晨12點的時候,也沒有禦執野的生日祝福。司念念迷迷糊糊的睡去,第二天醒過來,就接到了禦執野的領證通知。

  今天,是她在禦執野身邊,第四年的生日。

  那個男人向來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他是不會忘記,司念念的生日時間的。

  可能,禦執野本身就沒有,要在淩晨12點的時候,對司念念說“生日快樂”的習慣吧?

  這樣想,司念念稍微會覺得好受一些了。

  夜已經深了,司念念獨自一個人抱著手機,坐在床上,許久之後,她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第二天,她醒過來,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去赴和自己的那幾位哥哥的午餐約定了。

  五個人的家宴,四個哥哥給司念念準備了四個大蛋糕。

  司君澈送了一盒鵪鶉蛋大小的彩色鑽石,司念念看著,覺得這些鑽石成色都不錯,可以裝飾在自己的婚紗上。

  司寒爵遞上了一張聖世資本的無限額黑卡,司念念沒告訴他,這張卡她也有,但有人給她送錢,她是不嫌多的。

  司夜涼送給她的,是一把精致的可拆卸手槍,用3D打印技術製作成,槍身是特殊材質,不會被金屬檢測儀檢測到。

  司明墨送了她一個硬盤,他神秘兮兮的對司念念說,裏頭是與禦執野有關的絕密資料!

  司念念陪他們吃飯,交流了西斯廷那邊的事,司君澈打算在西斯廷推行新的製度,現在西斯廷百廢待興,有很多事,在等著他們去做。

  而且,封北漠一日不死,司君澈就不放心西斯廷,中午和司念念吃過飯後,他還要當天趕回西斯廷去。

  午餐結束,司念念就與他們告別了。

  他們聊到了下午時分,司念念從餐廳裏出來,她就在江邊坐了一會。

  她打開自己帶來的筆記本電腦,連接上司明墨給她的硬盤。

  司念念就看到硬盤裏麵,居然都是禦執野小時候的資料。

  司念念看到,穿著開襠褲的禦執野,在蹣跚學步,他摔倒了,也曾嗷嗷大哭過。

  司念念還看到14,5歲的禦執野,少年的容顏尚顯稚嫩,他14歲青澀的模樣,看上去比禦執安桀驁不馴多了。

  司念念還看到了18歲的禦執野,一身西裝革履,出席商務會議,那時候的他已經是冷冰冰的,周圍的人都不敢接近他。

  司念念不知道,自己看電腦屏幕裏的男人,她的眼神有多溫柔。

  黃昏時分,落日熔金,玫瑰色的晚霞,將她譎豔的容顏暈染,不少路人遠遠的看到司念念,隻覺得自己遇到了神仙。

  等司念念回過神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夜幕降臨,江邊的冷風陣陣,吹的她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司念念合上筆記本電腦,她轉過身,看到禦氏的車停在不遠處。

  她坐上車,回到了天禦大廈。

  98樓的電梯門打開,司念念從裏麵走出來,因為已經覺得,禦執野不會這麽快回來,她連開燈的欲-望都沒有。

  她徑直的往書房的方向走去,將筆記本電腦放回書桌後又出來。

  司念念站在黑暗裏,忽然感覺到了什麽,這時候,周圍的燈依次亮了起來……

  她看到,禦執野坐在沙發上,被黑色牛仔褲包裹的修長大腿,隨性的向外伸著。

  男人低著頭,下顎線的弧度美到了極致。

  他的雙手裏,正抱著一個正紅色的細絨小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