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大婚
  “嘟嘟,跟我走吧?”

  他向她伸出一隻手,眼裏千言萬語,帶著祈求。

  阿克過來質問簡夫人:“他是誰?”

  簡夫人答不上來。

  阿克抓住她的肩膀狠狠搖晃了一下:“他是你的野男人嗎?我就知道你是個蕩婦!”

  說完他抬起手扇了簡夫人一巴掌,把她扇倒在地。

  “把你剛剛噴的屎給我全部吃回去!懦夫!你再敢動她試試!”

  簡行儉衝過來一拳打在阿克臉上,將他打飛數步開外,接著衝過去又給了他幾拳,打得阿克直接吐血不敢還手。

  簡行儉已經收斂足了力氣,不然此刻阿克已經沒氣了。

  打完,他回來扶起簡夫人:“你沒事吧?”

  他剛剛揍阿克的時候,滿座的賓客都躁動起來了。

  阿克的男性親友紛紛站起身來,他們不能讓一群大陳人這樣突然跑來,在他們的地盤上橫行霸道。

  簡行儉帶來的兄弟們攔住人群,雙方動起手來。

  “你願意跟我走嗎?”噪雜聲中,簡行儉問著簡夫人。

  簡夫人剛剛被阿克扇了一巴掌的臉上還火辣辣地疼。她看著現場陷入一片混亂,頭腦也一片混亂。

  不過有一點,她是絕對清醒地知道自己想幹什麽的。

  在她的眼裏,簡行儉像是降臨人間煉獄的神使,如英雄般要帶她離開泥潭。

  那一刻,她看清楚了自己的愛。

  她願意跟他走。

  於是簡夫人伸手,把自己交付給他的手裏。

  簡行儉握緊她,將她護在身後,衝出人群。

  “撤退!大家快跑!”

  簡行儉大喊一聲,招呼兄弟們走。

  門外的馬兒早已經準備好,眾人上馬,飛快地逃離婚禮場地。

  他們還不忘了把婚禮賓客們的馬給牽走,這樣一來,就可以爭取更多逃跑時間了。

  眾人一口氣奔出十餘裏才停下。

  “嗚呼!”

  “將軍你得請我們喝三個月的酒!”

  “原來搶婚的感覺這麽爽!我想到那群懦夫的嘴臉就想笑。”

  “為什麽不能飛走,非得騎馬啊?”

  “豬腦子,你是怕對方不知道我們的身份,想受軍法處置嗎?”

  “將軍新娘子怎麽不說話啊?”

  “那人家的話當然是要留著給將軍說的,你聽個屁!”

  眾人嘻嘻哈哈繼續前進。

  簡行儉與簡夫人共乘,策馬飛馳在原野上,一望無垠的風景線做襯,風兒瀟瀟而過,彼時的他們自由無比,雖不知前路通往何方,但緊握在一起的手給了彼此最強大的力量。

  簡夫人側頭,看見了雄鷹眼裏的堅定,心中也燃起勇氣。

  她沒有立即答應簡行儉的求愛,而是選擇再次回到了家裏。

  有些事情,她終究需要麵對。

  簡夫人回去跟父親攤牌,取消了跟阿克的婚約。

  其實她父親當時看見阿克打了女兒一巴掌之後,已經產生了退婚的念頭。

  他雖然愛名譽,可更疼愛女兒,不願女兒成為家暴的受害者。

  但是阿克的家人自然不會這樣輕易地答應。要知道他們在婚禮上出了多少的醜。簡夫人一家花了很久才處理好這趟風波。

  簡行儉的身份還是被扒了出來。

  後來這件事越鬧越大,越鬧越大,升級到了國家外交的層麵。

  當日跟著簡行儉去鬧事的將士都受到了處罰,不過等日後簡行儉封侯,他們都被提攜成了他的心腹。

  簡行儉因為此事還耽擱了晉升。

  但是他即使被處罰也是心甘情願,他唯一後悔的事,就是那天沒有多打阿克幾拳。

  等到處罰結束。

  簡行儉又回去了一趟,帶著更多的兄弟。

  這一次,他是光明磊落而來,穿著大陳雲鷹營的盔甲,捧著誠心與聘禮。

  他畢恭畢敬地獻上敬意去簡夫人家提親,可是被簡夫人的父親提著掃把趕了出來。

  也難怪她父親這樣生氣。

  這個大陳人毀了自己女兒的婚禮,毀了自己家族的榮光,還讓他們家陷入這樣大的麻煩之中,能對簡行儉有好臉色才怪了。

  但是不要緊,一次不行,就再來一次,再來千千萬萬次。

  簡行儉極富耐心。

  他跟簡夫人的愛情長跑跑了三年,就算是懷個哪吒也該生下來了。

  從西域到大陳,又從大陳到西域,終於,他們得以結為夫妻,攜手前行,一直恩愛至今。

  簡安月無時無刻不在羨慕阿母。

  因為她愛上了一個全心全意愛著她的男子。

  “你也會遇見的。”簡夫人之前一直這樣回答女兒,隻是如今,她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這樣給她說了。

  畢竟,簡安月要嫁的,可是大陳太子啊。

  三日後,太子妃冕服送到了鎮西侯府。

  很快,就到了婚禮日期。

  簡安月從一更天就開始梳妝打扮了,因為婚禮結束,立即就是封後大典,全部流程要在一天之類走完。

  雖然已經改製了不少,但她的禮服還是比一般的慶典禮服要更加繁複厚重。用了一個多時辰,簡安月簪上最後一朵花釵,總算是收拾好了,然後一直坐在家裏,等她的夫君來接她。

  簡夫人前幾天就迎已經跟女兒把話說完了,所以今天隻是和簡行儉在堂裏等候。

  簡平星來到簡安月房裏,叫侍女們都先出去了。他隻是想再與妹妹獨處一番,還未嫁作人婦的妹妹。

  “哥哥!”簡安月的眼裏含著星星。

  簡平星今日仍是一襲紅衣,像是喜服一樣,不過不是正紅。他與簡安月站在一起,有幾分相配。

  “好看嗎?”簡安月笑得甜蜜,給他展示身上的婚服。

  “很美。”簡平星抬手輕輕為妹妹整理了一下鬢角,他的手沒有收回來,“你是世上最美的新娘。”

  “哥哥,我舍不得你。”

  “什麽?”

  “我舍不得阿母,舍不得爹爹,可是我最舍不得的是你。一想到我要離開你們,心裏就湧上苦澀。”她是真情流露。

  “我也舍不得你,一想到世上最美的新娘今後就是別人的了,我的心也在疼。”

  “你以後跟爹爹在軍營好好表現啊,我等著親自來給你頒將軍委任狀。”

  “好,我會為你守住大陳江山的。”

  “對了哥哥。”簡安月的聲音小下來,她有些擔憂地望著簡平星,“牧雲他真的不跟你一起走嗎?”

  “你忘了他怎麽跟你說的嗎?”

  簡安月垂眸:“我記得,他說要替你守護我,讓你在外也無顧慮。”

  “我信不過這宮裏的禁衛軍和李叡的暗衛隊,他們就跟擺設一樣沒任何實際作用,隻有牧雲在你身邊護你安全,我才安心。”

  “可是,這樣你們就分隔兩地了。”

  簡平星的心有些疼,摸著妹妹的頭:“這個世上,有很多種感情,而且,也一定非要在一起的才叫圓滿。隻要心甘情願,就不算遺憾。”

  “牧雲真的願意嗎?與你分隔。”

  “我跟牧雲已經仔細談過了,他知道我心裏的人到底有誰,我與他……你在我心裏的份量不比他輕。他說既然如此,他便願意替我留在京都守護你。”

  “可是我不想……”

  簡安月還想說什麽,簡平星製止了她。

  “我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這些決定都是我與他自願做出的。若是你實在過意不去,就答應我照顧好自己,照顧好牧雲,少讓我擔憂。”他決定最後放縱一次。

  “小月。”

  簡安月聽言抬起頭看向他。

  “你要幸福。”他的聲音響在她臉旁。

  “我會的。”

  隨即,簡平星放開了簡安月。

  這時,門外熱鬧起來。

  一眾妯娌和小姐早就等不及了,紛紛吵著要進門來看新娘子。

  小姐們進來了。簡平星默默地退了出去。

  與簡安月交好的小姐們擠在她身邊,欣賞著她的吉服,紛紛讚歎她今日的造型有多迷人。

  楊高枝好不容易插上話,聲音嘶啞不堪:“看到姐姐今日幸福,我也想成婚了。”

  簡安月急忙拉起她的手有些擔心:“你的嗓子怎麽了?”

  林微微:“她從昨天就一直在練歌,說要給你獻上一曲。可是練得太過火,就啞了。”

  “對不起,姐姐,我不能給你唱歌了。”楊高枝的眼裏泛起了淚光,她極力隱忍,眼眶泛紅,“我還想給你唱歌,就像以前那樣,隻為你唱。”

  “笨笨的,你以後可以隨時來宮裏找我。等你嗓子養好了,到時候你想怎麽唱就怎麽唱。”

  “不,不,這不一樣。”楊高枝搖頭。

  林微微看著她雨露將落的樣子,想起之前送去楊府的太子妃禮服,心裏不知又繞起什麽小九九。

  旁人很快就會聽說,楊高枝苦戀李叡不得,被昔日姐妹橫刀奪愛,隻能終日以淚洗麵,最後哭啞了嗓子的流言。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你穿喜服的模樣真的很美。”楊高枝輕輕擁抱了簡安月。

  隨後,一滴淚掉在簡安月背上。

  楊高枝急忙收住淚水:“瞧我,今天是姐姐的吉日,我太晦氣了。”

  簡安月為她擦淚:“我聽說很多地方都有哭嫁的風俗,你是為我高興,我知道的。”

  “嗯,我不哭了,過段時間留著在暖兮婚禮上哭。”

  徐暖夕臉一紅:“你在說什麽呀?”

  簡安月笑她:“害羞了?顧公子跟旁人說的時候可是滿臉驕傲的。”

  “暖兮和顧公子婚期什麽時候啊?”陳小姐上來問道。

  “三月之後。”徐暖夕說話的時候,墜入溫柔。

  眾人看她反應,起哄起來。

  不多時,迎接簡安月的花轎到了。

  天色剛亮,晨光尚熹微,全城的百姓都醒來了。

  他們看著皇家的隊伍朝著鎮西侯府的方向行進,一路上都是玄甲衛兵和撒花宮女,好不氣派。

  太子李叡行於頭陣,身著吉服,高頭大馬,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墨將軍今日也穿上了特製的馬鎧,喜慶又威武,載著李叡領著隊伍走到了鎮西侯府前。

  這是太子的要求,他要像坊間的男兒一樣,上門去接自己的新娘。

  大門前,眾人已經設好了遊戲。

  這也是李叡的要求,他要像坊間的新郎官一樣,闖過新娘家的堵門關卡。

  鬧了許久,他終於闖進門去,見到了丈人和嶽母。

  不過,他的新娘子還不能讓他看見,隻能帶回宮裏之後才能見麵。

  迎親隊伍浩浩蕩蕩回程。

  他們二人拜過堂,去跟楊皇後敬茶。

  楊皇後端坐於上,身旁一左一右是先皇的兩個妃子。

  淑妃特意從感業寺回宮參加典禮,手裏還拿著佛珠,看起來很慈祥。德妃難得的比平日清醒,沒有大鬧。

  而後,簡安月就會加入她們的隊伍了。

  楊皇後看著簡安月,臉上不悲不喜,沒有挑剔但是也看不出來為兒子高興的樣子。

  簡安月跪下去,給麵前這位後宮的前主人敬茶。

  這是李叡的生母,賜給她愛人生命的人,所以,簡安月對她充滿了敬畏。

  但她也明白,楊皇後是不喜歡她的。不過至少沒有表現出過明顯的敵意,簡安月有信心,她會好好努力,讓婆婆從心底接受自己。

  楊皇後接過茶杯,眼睛仍是鎖在簡安月臉上。

  她的手指輕輕摩挲著杯沿,好像在思量何事。

  偷偷瞟了一眼她的表情,簡安月有些莫名心慌,總感覺會出什麽意外,因為她聽說過很多婆婆給新兒媳下馬威的故事。

  所幸得是,楊皇後沒有做什麽有傷大雅的行為,畢竟,她不是尋常百姓家的女子。她是今後的太後,她的丈夫和兒子都是天子真龍,一個政權的最高統治者。

  今天還是新帝登基的日子,她不可能會做什麽奇怪的事,那些小家子氣的八卦隻是話本上的故事罷了。

  敬茶流程很順利,楊皇後沒有任何為難簡安月的意思。

  李叡和簡安月起身。

  迎著第一縷驕陽,他牽著她的手走向了禮台。

  那一刻,金色柔光灑下,為他們鍍上點點迷幻色彩,令人癡醉。

  婚書呈上,二人在上麵鄭重簽字畫押,一起印下他們的章。

  一印蓋下,他們成為名正言順的正式夫妻。

  還沒從感動餘輝中回神,二人各自被推著去換禮服了。

  因為吉時將到,接下來是登基大典和封後儀式。

  簡安月隻當了半天不到的太子妃。

  新帝繼位,國慶三旬,天下大赦,百官入京,鄰邦朝見,恭祝新皇登基。

  禮儀伊始,李叡和簡安月各自忙得暈頭轉向的,準備期間一直沒有見麵,直到吉時祭拜,才在太極殿看見了對方。

  彼時,新帝冕旒剛豎,李叡拜過祖宗,來殿前祭廟堂。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餘清舒戰司濯》《億萬逃婚:前夫請自重》《時空旅行者保證中間商不賺差價!》《奧術之路》《星光雜貨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