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番外:孩子該打還是得打
  嘉和元年冬,皇宮前朝雕龍禦道上,兩個裹的圓滾滾的小團子正搗騰著小腿噠噠噠的跑著。

  細瞧,才發現是一男一女兩個玉雪可愛的娃娃。

  因是冬日,衣衫穿的格外厚實,繡工精巧的衣衫上滾著一整圈的狐狸皮,雪白的皮毛無一絲雜色,將兩個孩子襯托的越發的粉妝玉砌。

  宮道拐角處,裕親王揮了揮手,守衛著宮城的護衛連忙將自己高大的身軀往牆角裏塞了塞,生怕被兩個團子看到。

  兩個孩子跑到禦道前,看著台階上蜿蜒的龍形雕刻,驟然停下了腳步。

  男娃娃伸著胖乎乎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將妹妹向後挪了挪,奶聲奶氣的說道:“妹妹你等著,哥哥把這個龍頭敲下來,就帶你出宮去買好吃的去。”

  小女娃乖巧的往旁邊撤了撤,而後蹲在地上,雙手托著臉頰,黑葡萄一般圓溜溜的眼眸眨了眨,甜甜的給自家哥哥鼓氣:“哥哥,加油!”

  “嗯嗯。”男娃娃立刻衝著龍頭就撲過去,本想學著話本子講的那樣,飛起一腳便將龍頭踹下來,奈何胖胖的小腿太短,小腿一軟,啪嗒一下撲在了地上。

  龍首上的犄角不偏不倚,正好戳在男娃娃的腦門上。

  ……

  “哇……嗚哇……”

  裕親王再也顧不得躲起來了,火急火燎的衝過來,連忙將一屁股蹲坐在地上的小女娃抱了起來。

  “爺爺的乖囡囡,有沒有被你家哥哥嚇到啊?”

  小女娃傅錦璃,小名囡囡,被自家爺爺抱到懷中,連忙抬起胖乎乎的小手攬住了裕親王的脖子,胖乎乎的掛在了他的胸口。

  “爺爺,囡囡好想你。”

  聽著耳邊泛著甜味的小奶音,裕親王隻覺得一顆心都化了:“乖囡囡,爺爺都兩個時辰沒見到你了,也想你喲。”

  “嗚哇……嗚嗚哇……”

  聽著抑揚頓挫的哭聲,囡囡終於想起了自家哥哥,連忙捏過身子:“哥哥,囡囡的哥哥……”

  就在這時,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探過來,拎著男娃娃脖頸處的衣服,直接將哭的一臉淚的小娃拎了起來。

  “傅錦羽,要哭就好好哭,別把你妹妹嚇到了。”

  傅錦羽連忙伸出手來捂住嘴:“妹妹……嗝,哥哥不想哭的,可是腦門太疼了……”

  嗚嗚是忍住不哭的嗚咽,哇是太疼了實在忍不住,於是就嗚哇、嗚嗚哇了。

  裕親王抱著囡囡搖了搖,而後怒視著抱著傅錦羽的傅洛塵:“洛塵,你怎麽回事,我聽說,你氣的我乖囡囡和錦羽要離家出走?”

  傅洛塵身著龍袍未更換,顯然是剛剛從朝堂上下來。

  “父親,您帶著兩個孩子胡鬧什麽,大殿之中正在早朝,文武百官看著呢!”

  裕親王哼了一聲:“哼,看著就看著,瞧瞧我家囡囡和大孫,跟著你都餓瘦了。”

  傅洛塵懷裏,緩過勁兒來的傅錦羽悄悄的拉住眼前的龍紋衣袍,來回的抹了抹沾了眼淚和鼻涕的胖爪爪。

  傅洛塵察覺到不對,低頭一瞧,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傅錦羽!”

  傅錦羽連忙將小胖手藏在身後:“嘿嘿,父皇,我和要妹妹離家出走了,你就在宮中咕呱、咕呱吧!”

  咕呱、咕呱?

  傅洛塵眉心一跳:“什麽咕呱?你這又是從哪個話本子上聽來的?”

  “雲川叔叔講的呀,皇帝都是咕呱之人。”

  “那叫孤家寡人!”

  “孤……家……咕嘎……”

  傅洛塵極為頭疼的將小團子往裕親王懷裏一塞:“父親,您都帶出去吧。”

  裕親王連忙接住傅錦羽,而後感覺手臂猛地向下一沉:“錦羽大孫,你是不是又沉了?”

  傅錦羽連忙吸了口氣,圓滾滾的小肚子往下癟了一丟丟,白嫩的小臉漲的微紅:“爺爺,我虛胖!”

  “你虛不虛我不知道,可胖是確實的。”

  傅洛塵伸手去接囡囡:“父親,你把錦羽帶走,囡囡留下。”

  裕親王立刻一個靈活轉身:“你還得上朝呢,囡囡我就帶走了。”

  “父親,我帶著囡囡上朝也一樣。”

  裕親王眼睛一瞪:“你想什麽呢?最近有兩個老家夥天天到王府去,就為了打聽囡囡的狀況,你還帶過去?那不是帶著小羊入虎口嗎?”

  傅洛塵麵色一僵,他女兒才三歲,就有人打聽了?

  裕親王連忙抱著兩個孩子向外走。

  傅錦羽眼巴巴的捂著腦門:“爺爺,龍頭還沒敲下來呢!”

  “大孫,你敢敲那個龍頭,你父皇就敢敲你腦袋!”

  “可是妹妹喜歡啊……”傅錦羽不甘心,他還沒有向妹妹展現他這個哥哥的能耐呢!

  嗚嗚,又想哭了……

  裕親王腳步一停:“嗯?乖囡囡想要?”

  傅錦璃兩隻小手乖巧的捏在一起,紮著兩個小揪揪的腦袋來回搖了搖,而後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爺爺,囡囡就是有點好奇,沒關係的。”

  “敲!我家囡囡想看,爺爺這就讓人給你敲下來,咱們回府等著!”

  不就是禦道上的龍頭嗎?他家囡囡好奇看看怎麽了?

  風沁晚剛剛趕過來,便看到裕親王腳步匆匆離去的背影。

  “公子?”

  成親四年,他們之間的稱呼從未變過。

  傅洛塵連忙走過來:“沁晚,你怎麽過來了?”

  一旁的內侍總管識趣的退下:嗯,皇後娘娘過來了,可以告訴金殿之中的那些大臣們早點回家了。

  風沁晚目光落在傅洛塵胸前龍袍上的點點水跡上,眼中存了笑意:“這是?”

  “還不是錦羽那個臭小子。”

  “公子,錦羽挺懂事的,倒是囡囡……你和父親都太過寵她了,她是看著乖巧,實際上心眼多著呢!”

  “怎麽會,囡囡很乖!”傅洛塵想到寶貝女兒,俊美的麵容上立刻多了笑意。

  繼承了太子之位後,風沁晚和傅洛塵便偷偷溜出了宮,等皇上反應過來之後,他們的船都到了江南地界了。

  到了江南沒多久,沁晚便懷上了身孕,而後生下了傅錦羽和傅錦璃一對雙生子。

  錦璃出生之後便體弱,再加上又是女孩子,自然就格外得傅洛塵和裕親王等人的偏寵,別看才三歲,卻格外的聰明,說話口的話,能哄得人甜到心裏去。

  至於錦羽,這兩父子似乎天生不對付。

  “公子,還和錦羽生氣呢?”風沁晚握住了傅洛塵的手。

  傅洛塵察覺到她手指微涼,連忙帶著她往寢殿走:“那個臭小子,一個勁兒的不讓你給我當皇後,隻給他當娘親,豈有此理!”

  “公子,錦羽三歲,你幾歲了?”風沁晚忍俊不禁。

  “我不管,你答應我才行!對了,沁晚,今天兩個孩子都不在……我們兩個簽訂的契書,你是不是該履行一下?”

  風沁晚臉頰驟然一紅:“公子,那個契書早就作廢了!”

  本以為錯過了成親當日的洞房花燭,第二日補上也就是了,可沒想到,這一推就有綿綿無期之勢。

  先是公子要處理叛亂,然後是她沒日沒夜的和孫老先生研究著幫哥哥解毒,之後是晉封太子的大典,等到他們真正親近,三個多月都過去了,公子怨念極了,所以就在晚上想盡辦法的讓她紅著臉簽下了雙倍賠償契書。

  傅洛塵掌心滾燙:“沒有!我們的洞房花燭夜,足足推遲了一百一十五天,你答應了加倍還給我的,之前才還了……”

  風沁晚連忙撲進傅洛塵懷裏,伸手將他的嘴捂住,嬌美的麵容上一片紅霞:“契書不是讓錦羽翻出來疊紙青蛙了嗎?紙青蛙跳進池塘裏沒了,所以,作廢了!”

  借著那份契書,公子不知道“欺負”過她多少回了,看他如何使壞。

  傅洛塵腳步一停,伸手將風沁晚纖細的腰肢攬在懷中:所以說,孩子該打還是得打!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