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棋子?她要毀了棋盤!
  “砰!”

  房門再次被踹開,風沁晚的思緒被打斷。

  高南帶著下人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本是想撞破高五和風沁晚有私情的場麵,卻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了自己兒子滿頭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沈月、風沁晚,你們殺了我兒子?”高南厲聲喝道。

  沈月將風沁晚扯到身後:“高南,你兒子哄騙風沁晚,意圖對她不軌,被打死了也是他活該!”

  “胡說!分明是風沁晚心悅於我的兒子,不顧父親孝期,直接勾|引他!”

  風沁晚看著高南,心中的恨意再次凝結。

  高南,養父的拜把兄弟!

  高南前來江南投奔養父時一無所有,養父鼎力支持,幫著高南開店鋪、通商路,甚至毫不吝嗇的共享貨源,創辦了南江商會之後,更是讓他成為副行首,讓高家在江南有了體麵和風光。

  可沒想到,那麽多的付出,最終喂養出來一隻白眼狼!

  就是在這次爭執中,後娘沈月被瓷片刺傷了眼睛,高家卻散布她孝期失貞的傳言,導致連個大夫都不敢上門,從而讓沈月傷口化膿,硬生生牽連到了臉上,毀了她的容貌!

  沈月耗費了風家所有,才把她從高家換出來,沒有讓她淪為高五的妾室,可也是因此,和她徹底斷絕了情分。

  前世今生、新仇舊恨,一同湧上心頭,風沁晚隻覺得五髒六腑都化成了熊熊火焰。

  “高南,你兒子是我砸的,還有口氣呢!”

  高南眼睛一眯,第一次正眼瞧向風沁晚。

  他和風崚關係好,見過這丫頭幾次,卻從來沒有看到過她眼神清明、沉著冷靜的模樣。

  “傷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高南滿臉氣憤。

  “不錯,傷人,的確是要付出代價!”風沁晚聲音緩慢,心中情緒翻湧。

  高南若真的在意高五,還能如此氣定神閑的和她辯論?高南子女眾多,這高五隻是個可有可無的庶出,要不然,高南怎麽舍得拿他出來算計人?

  父親最疼愛她,所有的商鋪、宅院,留的都是她的名字,他還留下了遺書,隻有她才能處置風家的家業。

  所以,高南才會下了今日這盤棋!毀了她,得到風家!

  前一世,她為棋子。

  這一世,她要毀了棋盤!

  沈月厲聲開口:“風沁晚,你逞什麽能?誰不知道你身體不好,憑你的小身板,能夠把人打成這樣?高南,你兒子是我傷的,有什麽招,你衝我來!”

  風沁晚用力的握住沈月的手:“娘親,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擔著。”

  這一次,她不會再因為自己讓娘親無辜受累。

  “你能擔個鬼!”沈月恨恨的看著風沁晚,她若是早點腦子清醒,也不至於被騙到這裏來!

  風沁晚注視著沈月的眼睛,小心翼翼道:“娘親,你信我一次。”

  沈月愣住,她照顧了風沁晚十五年,從她懂事之後,就再也沒有開口叫過自己娘親,更加沒有用這樣孺慕、親近的眼神看過她……

  這丫頭……

  風沁晚轉頭看向高南,眼神重新變得冰冷。

  “高南,你想要風家的產業,可是需要我寫下讓渡的契書才行的,可是這契書,哪怕我死了,都不會寫給你!”

  高南猛地皺起眉心:“好啊,小丫頭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就替你父親好好的教導一下你規矩!”

  現在不怕,到了公堂大獄之中也不怕嗎?

  “來人,風沁晚孝期不貞、勾|引我的兒子不成,反倒是下手傷人!把她給我抓住,押送到縣衙裏去!”

  沈月直接將風沁晚擋在身後:“高南,你要做什麽?”

  清白之事,是用嘴能說得清的嗎?

  再加上如今風崚人走茶涼,進一趟縣衙,風沁晚的後半生就完了!

  高家的下人徑直撲上來,直接拉開沈月,扣住了風沁晚的手臂。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