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沒有什麽比命更重要了
  “風沁晚,你那個護著你的老爹都死了,今日你乖乖從了爺,爺給你幾天好日子過,若是不從,爺今日就生米煮成熟飯,然後出去就說你個小賤人孝期都耐不住寂寞,引了野男人!”

  風沁晚猛地睜開眼睛,滿心的戾氣和不甘在心間回蕩,她感覺有人掐住了她的下巴,想也不想,直接下嘴便咬!

  她拚上了全身力道,嘴裏刹那間便滿是血腥氣。

  “啊!賤人!”

  啪的一巴掌打在臉上,風沁晚摔倒在床邊,膝蓋磕在床沿,疼得她渾身一顫。

  不對,這個人……

  風沁晚猛地轉頭,看清眼前吸著氣跳腳的男人,猛地睜大了眼睛:“高五?”

  前一刻她還在經受千刀萬剮之痛,下一刻竟見到了多年前的仇人?

  怎麽回事?

  風沁晚定了定神,心頭驟然一顫:眼前的場景,這分明是她十五歲時,被高五騙過來時的模樣!

  血液流盡時的痛苦和寒意漸漸消散,一股盛大的激動和喜悅湧上心頭!

  她回來了?

  回到了噩夢剛剛開始的地方?

  高五甩了下手上的血跡,麵色猙獰的大步上前,眼中帶著盛大的戾氣,他一把揪住了風沁晚胸前的衣襟,抬手對著她的臉便啪的一巴掌打了下去!

  “賤人,果真給你幾分顏色你就開染坊了!以前捧著你,是你那個死鬼老爹還活著,你們風家還有利可圖!如今他都不知道到哪層陰曹地府去了,你還在這裏擺什麽大小姐做派!惡心誰呢?”

  風沁晚竭力的躲避,可是卻發現身體酸軟的厲害,同時隱隱的還有一股熱意橫衝直撞,隻能硬生生的挨了這一巴掌。

  春日醉?極品情藥,非與人歡好不可解除!

  她被喂了春日醉!

  風沁晚心中恨意滔天。

  高家,她的養父風崚一把提拔起來的高家!

  高五滿臉獰笑:“小賤人,你敢咬爺,爺就讓你好好嚐一嚐厲害!”

  風沁晚眼神冷冽,猛地曲起手肘,拚盡力氣搗在高五的咽喉上!

  “唔……”

  高五根本沒想到往日柔柔弱弱的風沁晚會做出如此舉動,瞬間失去動彈之力,捂著脖子砰地一聲倒在了地上,張大了嘴,猶如上了岸的魚,連叫喊都發不出聲。

  一活動,春日醉發作的越發厲害,風沁晚唇瓣微啟,呼出來的氣息分外灼熱,心中卻凝聚起寒冰。

  十五歲,她滿心歡喜等著養父風崚回家給她舉辦及笄禮,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他意外過世的消息。

  眨眼間,養父的好兄弟高南驟然翻臉,強占風家產業不成之後,利用高五將她騙了出去,給她下藥,想要和她生米煮成熟飯,然後利用姻親關係吞並風家,絲毫不顧忌養父屍骨未寒!

  那是她一生悲劇的開端!

  想到這裏,風沁晚胸口湧起陣陣的惡心。

  她冷著麵容,眼中翻滾著無窮的戾氣,支撐著她起身走到一旁的桌案上,一把將花瓶之中插著的水竹拔出來,拎起花瓶,重重的砸在了高五的頭上!

  “哐當!”

  花瓶裏的水混合著高五的血流了一地!

  剛剛緩過勁的高五,直接被砸的頭破血流暈死了過去。

  做完這些,風沁晚臉頰紅透,渾身越發的酸軟無力。

  她死死地咬著嘴唇,唇瓣都被咬破了卻不覺得疼。

  前一世,她被高五占了便宜,多虧了後娘沈月拚死相護,才沒有讓她以妾的身份落入高家人手中。可從此,過得便是千夫所指的日子,那些閑言碎語、蜚短流長,幾乎將她壓死!

  人人都痛罵著她孝期失貞,乃是大不孝,可誰也在乎,她是被人算計的!

  可如今,她卻覺得好笑,貞潔?有命重要?

  體內的熱意越來越洶湧,可風沁晚的思緒卻越來越沉靜。

  風沁晚走出正堂,向著門口而去,就在她想著找什麽人解決問題的時候,忽然眼前人影一閃,隨即她腳下不穩,直直的跌入了一個滿是冷香的懷抱。

  風沁晚覺得腰肢被死死掐住,疼得她打了個哆嗦,而後便被直接抱起,來到了西廂房之中。

  風沁晚眼神越來越迷蒙,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什麽模樣,白皙如玉的臉頰上泛起粉嫩的嬌紅。

  傅洛塵強忍著心頭的衝動,清冷的鳳眸微微泛紅,眼神之中滿是冰冷殺機。

  他怎麽也沒想到,跟在身邊多年的下屬,竟然暗中背叛,還趁機下藥,眼下……

  “你是良家女?”

  風沁晚渾身難耐,抬手死死地攀住了傅洛塵的脖頸,聽到他的話,皺眉道:“聒噪!”

  有送上門來的,正好!

  傅洛塵眉心一動,他本是為人著想,卻不料反遭嫌棄,她都不在意,他有什麽好遲疑的?

  想罷,抬手扯開了風沁晚的衣襟!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