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4章 他回來了……
  車子穿過沉鬱的煙雨暮色直奔星辰灣別墅區,冷冷瑟瑟的風不斷的從車窗的微開的細縫裏灌進來,自然是有些冷的,但是,這樣的冷,讓風千檸感覺到整個人很是清醒。

  其實,風千檸已經很久沒有見霍靖北了——

  那樣高深莫測的人,本來也不是她想要靠近的人,而且他總是很忙,即便是回家,行程也總是滿滿的。

  他很低調冷淡,深居簡出,從來不接受任何人的采訪,不出席任何公開的活動,身為盛宇華邦的總裁,霍氏集團的董事長,在今天這樣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他就像身穿著隱形的鬥篷一樣睥睨整個商海江山,來無影去無蹤,很神秘。

  在網上搜不到他的一張清晰的照片,有的都是那些不確定的猜測相片,也百科不到任何官方之外的確切信息,大概也是因為他很少呆在國內的原因吧。

  有關於他的信息很少,但是有關於他的傳奇卻很多,尤其是有關於他心狠手辣,冷酷歹毒的事情……

  網上甚至有帖子專門針對他做出了很多的分析和猜想——

  有些人說他樣貌醜陋,或者是身體有殘缺,所以不喜歡出現在公眾麵前,而且,他不喜歡女人,也不喜歡男人,是個性無能,所以很冷酷變態,心狠手辣!

  反正,他的名聲是不太好……

  但是,風千檸知道……

  他並不是樣貌醜陋的,相反,論姿色顏值,他那樣的姿色,娛樂圈裏的那些小鮮肉或者高顏值的影帝,都比不上他。

  至於手段……

  他們剛結婚那會兒,她就見識過他以雷霆般的手段直接幫她粉碎了那些造謠的公司,還有給她雪上加霜的對手公司,鎮壓撤掉了媒體對她所有的惡評……

  直到現在,那些公司依然還元氣大傷,喘不過氣來,可是,他們恐怕是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誰出手搞死他們。

  而風千檸也就是趁著這空檔,得以喘口氣,憑著驚人的毅力,將時代傳媒重新扶植起來,這一年來,她花了太多的心血,也承受了別人無法明白的痛苦。

  但是,風千檸很清楚,她能夠堅持到現在,而不是在絕望中崩潰,卻是因為這個叫做霍靖北的男人。

  對他,她想,她是有些心存感激的。

  他出手幫了她,用她的婚姻作為交易,風千檸答應了!

  ……

  車子駛進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路上有些堵車,風千檸已經是繞了一圈,才算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了。

  剛剛走進家門口,就看到兩名黑衣保鏢從裏麵走了出來,看到風千檸的時候,還是很恭敬的微微鞠躬,然後訓練有素的走了出去。

  “少夫人,您回來了!”

  順嬸正在廚房裏準備宵夜,端著做好的宵夜從廚房裏走出來的時候,看到風千檸,也微微鬆了口氣。

  “辛苦了,他人呢?”

  “少爺在書房,他讓您可以直接去書房見他。”

  順嬸說道。

  風千檸點了點頭,很快便直接上樓。

  他的書房就在二樓,跟臥室是一個套間,中間是一個連接的大廳,裝飾得古樸而奢華,大氣而雅致,就跟他整個人的風格一致。

  大廳的左邊是他的臥室,右邊則是他的大書房。

  風千檸不是第一次去他的書房,隻知道他那豪華的大書房,一排排高高的精致古樸的雕花書架上都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就跟一個圖書館似的,裝飾簡單,但是卻極盡大氣而不失奢華。

  風千檸站在書房門口,就已經能隱約的聞到一股清淡的高級水沉香從裏麵徐徐飄散而來……

  門並沒有關,留著一條門縫,風千檸能看到門縫裏透過來的微暖而淺淡的光線,她頓了一下,微微吸了口氣,才抬手推開門。

  ‘咚咚!’

  抬手敲了敲門。

  “進。”

  一道低沉帶著稀薄的清冷涼意的聲音傳了過來。

  風千檸提著步子走了進去,星眸裏凝聚的流光淡淡的掃了整個書房一眼,很快就看到落地窗邊那個負手而站的男人。

  一身黑色的風衣微微在夜風中搖曳著,背影很是清冷而挺拔,也沒有走近,看著也都能感覺到一種疏離的冷漠感,一身的風塵仆仆……

  他挺高的,一米八幾的個頭,相比於風千檸一米六八的身高……

  風千檸走了過去,在他的身邊收住了腳步,偏過頭看了他一眼。

  依然還是那精致俊美宛如精心雕刻的五官,深邃銳利的黑眸,淡漠的唇線,渾身內斂沉穩的冷淡氣息,這麽一站,幾乎也和外麵的黑夜融為一體似的,但是風千檸很明白這個靜默的男人到底是有怎麽樣運籌帷幄叱詫風雲的能力。

  風千檸靜靜的站了許久,也沒見身旁的男人開口,想了想,決定還是自己先開口——

  “怎麽回來不先告知我一聲,我也好準備一下,收拾收拾。”

  風千檸淡淡的說著,其實,她也沒什麽好準備的,因為他愛幹淨,家裏隔天就會打掃一番,幹淨得很。

  但是,不這麽開場,風千檸不知道她能跟他說些什麽。

  她的話音落下許久,也沒見霍靖北有什麽反應,就在她猶豫著要不要再說上一句的時候,他默然轉過頭,低下那深邃如海的眸光,凝視著她。

  風千檸被他那幽深的眼神給定住了一般,幾乎忘了呼吸,心跳都慢了一拍——

  因為那一絲隱藏的惶恐不安,不過,很快,她就控製住了自己的思緒,也淡然的看著他,不過卻後退了一步。

  “好久不見,一切都好嗎?”

  他低沉的嗓音不染一絲溫度,淡淡涼涼的。

  風千檸怔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回道,“好久不見,一切都挺好的。”

  聞言,他那墨眉卻微微皺了起來,淡漠的掃了她身上一眼,目光停在她輕握的手上,“是嗎?但你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好。”

  風千檸也順著他的眸光看了去,自然看到自己指腹間剛才被煙支燙傷的地方已經起了泡,看起來……

  確實是不太好,這會兒都能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