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章 人生如戲
  因為是殺青宴,而且大家相處幾個月,相互之間也比較熟悉,所以玩得很嗨,但是,這些熱鬧都是他們的,風千檸一直都很安靜,隻會偶爾跟導演和莫語萱說上那麽幾句。

  不少人過來跟她敬酒,她是很少喝酒的人,所以喝下去也不會很多,但是一旁的蘇可還很擔心的幫她擋了一些——

  他們的風總胃不好,不適宜飲酒。

  風千檸坐了一下,感覺胃不太舒服,才起身去了洗手間,等她恢複一些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等在走道邊的……陳紫妍。

  依然是一身淺色的長裙,外麵罩著淺色的蝙蝠風衣,臉上的口罩已經取下,飄逸隨意垂落的秀發,璀璨的明眸,纖柔的體態,看似柔弱但是卻掩飾不了她的儀態高雅,氣質柔和。

  陳紫妍的存在似乎是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被保護,是被千萬人捧在手心裏嗬護的明珠,而這顆明珠也不負眾望的閃爍著屬於她的光彩。

  然而,她風千檸幾乎是同樣的出身,卻沒有那樣的幸運。

  以前年紀不大的時候,她也希望能有這樣的光環,但是後來,她才明白,她隻是故事裏的配角,陳紫妍,才是主角……

  不是每一個努力的人,都能夠被歲月溫柔以待,至少她風千檸就不是,從來都不是。

  這麽多年下來,她倒是活出了一身的堅硬的鎧甲……

  看見風千檸,陳紫妍的眼神閃了閃,隨即也微微泛起了些許的柔和,迎了上來,語氣很是輕柔,“千檸,你……還好嗎?聽說你們殺青宴在這邊,所以就過來了,我想跟你聊聊,好嗎?”

  風千檸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張臉,秀麗的臉上卻扯過一絲清冷的漣漪,一如既往的沉靜冷淡,或許是因為剛才喝了些酒的緣故,聲音很是幹澀而沙啞——

  “不好。”

  陳紫妍聽著,臉上泛起一絲無奈,“我是相信你的,關於那個意外,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相信你,是江帆有些過分了,我沒想到他會那麽做……”

  風千檸的眼色更是暗沉,不等她說完,便已經打斷她,“你之前有無數次機會站出來替我澄清,但是你卻什麽也沒有做,你是真的無辜?不見得吧?”

  陳紫妍凝滯了一下,連忙伸手拉住風千檸的手臂,解釋道,“千檸……我真的不知道,我以為……希望你能原諒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你到底要我解釋多少次?”

  “我聽說你這陣子在國外,跟賀以翰發展得很不錯。”

  說到這裏,陳紫妍的臉色果然變得有些難堪。

  風千檸不鹹不淡的點了支煙,蒼涼的吸了一口,清淡的視線透過迷蒙的煙霧,淡淡的瞥著她,“好像我的東西,你用起來,總是覺得很舒坦。”

  “你從珠江大橋跳下去,我就原諒你。”

  淡漠的聲音不染一絲溫度。

  “姐,我……”

  “不敢嗎?”

  風千檸一派的冷漠嘲諷,一手拍開陳紫妍,力道不大,但是陳紫妍一向很柔弱,被那麽一推,整個人也踉蹌了一下,幾乎要摔倒……

  “我可沒有你這樣的妹妹,況且,你本來就不是風家的女兒,別人忘記了,難道你自己也忘了嗎?”

  已逝的風氏集團老總裁叫風中丞,是她風千檸的爺爺,老爺子的前妻生了一子一女,風千檸的父親,和姑姑風淩姍,在生風淩姍的時候難產,生下女兒之後就去世了。

  之後,老爺子又娶了現在的妻子,阮艾芹,跟在身邊多年的女秘書,結婚後,她生下了兒子風振。

  風振是個癡情種,他喜歡上自己高中的音樂老師徐露露,兩人年齡相差將近十歲,當時徐露露已經跟前夫生了一個女兒,就是現在的陳紫妍,後來徐露露離婚嫁給了風振,陳紫妍自然就成了她的堂妹。

  陳紫妍從小就知道討人歡心,很得老太太阮艾芹的看重,而她當然就沒那麽幸運了。

  風千檸的父親風淩澈是著名的物理學博士,科學院的專家,從事國家機密工作,基本沒有時間回家,風千檸最後一次見他的時候,是在五年前,她準備大學畢業的時候……

  那天,他匆匆回來,說要執行任務,什麽任務不能問,去哪裏不能問,怎麽聯係也不能說,父女兩就簡單的吃了個飯就離開了,直到現在,風千檸也不知道父親在哪裏,都是什麽樣的情況……

  她的母親蘇瑜,是個軍人。

  在風千檸不到十歲的時候,父母親就離婚了,離婚的原因很簡單,情感不和,那時候蘇瑜要經常出去執行任務,作為維和部隊的人,她自然也帶不了風千檸,所以風千檸就跟了父親風淩澈……

  她也很少見自己的母親,那些學員比她這個女兒來得重要多了……

  她說她這個女兒不理解她這個母親,但是風千檸不是沒見過她能理解她嗎?

  忽然想起這些,讓風千檸的心情有些壓抑,看著臉色難看的陳紫妍,她也不想多做停留,清瘦的身子越了過去,而身後的陳紫妍卻開口了。

  “那件事,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請你原諒……清明節快到了,奶奶說……希望清明節那天,一家人一起去祭拜爺爺,畢竟……那是你的親爺爺……還有以諾也很想你……”

  陳紫妍說了這麽一句,便有些難過的離開了。

  而,風千檸卻有些失神,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直到她感覺到指腹間傳來一陣劇烈灼熱的疼痛感,她才回過神來。

  看著地麵上掉落的煙支,指腹間果然也被燙得有些通紅火辣辣的……

  走道裏,突然安靜得有些可怕。

  而,她衣袋裏的手機就在這時候響起。

  她下意識的掏出了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家裏的來電。

  蹙了蹙眉,下一刻也接通了。

  “是我。”

  沙啞淡漠的聲音傳了過去。

  “喂?少夫人,少爺還有一個小時到家,您在哪裏?”

  是順嬸的聲音。

  而,她的話音落下,風千檸也怔了一下,幾秒鍾之後,深深吸了口氣,繃緊沉鬱的心情也被這個消息轉移了大半——

  霍靖北回來了?

  這人神出鬼沒,怎麽突然就回來了?

  “我知道了,馬上回去。”

  下一刻,風千檸很快就反應過來,應了這麽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彎腰撿起地上掉落的那半截煙支,熄滅,往一旁的垃圾桶裏扔了去,然後給蘇可發了一條信息,告知自己先離開,隨即也匆忙的離開了天和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