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千檸隱婚了
  三月末的天依稀還有些涼意,不似之前春寒料峭那般冷,趕上即將來臨的清明,一場紛飛的細雨之後,空氣裏莫名的飄蕩著一股淺淡的濕意。

  午後的風也沒有帶有一絲的暖意,陰鬱的天空,慘淡的愁雲,莫名的讓人沉鬱。

  Z市,朝陽大道盡頭,第59商廈,中銀大廈,三十六樓,時代傳媒總經理辦公室內——

  風千檸就坐在辦公桌後,靜默的聽著秘書蘇可匯報工作情況——

  “風總,策劃書我已經親自送到王總的手上,他說他最遲下周五就能給您答複,另外,王總想約您明天晚上共進晚餐,約在香茗居,您看,是不是要應約?”

  蘇可輕聲的匯報完工作情況,也抬起頭看了跟前的總經理一眼,看到那張臉,她到底也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即便她已經跟著總經理快一年了,但是對這位年輕美麗的風總的了解還是知之甚少,大概知道眼前這位,是才貌並於一身的女人——

  一身深色的英倫風休閑女士西裝,精致玲瓏的五官,膚質瑩白細膩,秀眉下是一雙星子般的眼眸,烏黑柔順的長發披肩散在腦後,人有些清瘦,氣質很秀雅沉穩,整個人看著渾身卻是透著一股淡淡的清冷疏離之意。

  即便她此刻也能神色緩和的看著你,你也還是能感覺到這種淡漠的氣息。

  “知道了,回複他,等王總想好給我答複的時候,我會親自請他。”

  清淡的聲音聽著有些淡淡的沙啞蒼涼意味,音調也很低,很獨特的音色。

  蘇可聽說以前風總的聲音是很好聽的——

  聽說,她原本就是首都藝術大學的,後來好像是因為嗓子意外受傷,不能再唱歌,後麵才轉學了管理,兼業餘模特,雖然不是常年走T台的那種專業模特,也算半個模特出身,畢業之後就創立了現在的時代傳媒公司。

  時代傳媒公司創建了將近五年,一路走過來也是風風雨雨的,一年前因為意外陷入危機,也將近破產,但是風總也還是咬牙堅持了過來,現在公司的危機早就解決了,還蒸蒸日上,比之前的規模更是擴大了一些,他們現在的公司不大不小,不算得上是什麽大公司,但是在界內也還算是能夠站得住腳了。

  風總是一個話很少,但是很勤懇的人,雖然看起來人很淡漠,但是卻挺體恤下屬,這裏給下屬開的工資也比其他家的,要高出很多,公司裏的人幾乎都很敬重她,大家也好像很默契的不去談論上司……

  她經常是一個人,除了必要的應酬,幾乎不會參與其他的聚會,如果有什麽公眾場合的露麵必要,也都是讓周默副總代表出席。

  好像,還聽說她父母早年離異,這麽多年過來,也就是她自己一個人,不過,既然是這個圈子的人,隱私方麵自然是比其他人要更隱秘一些。

  “是,風總……”

  蘇可應了一聲。

  ……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下班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風千檸也結束了一天的工作。

  街燈早已經亮起,一輛黑色的途銳緩緩的從中銀大廈地下停車場駛出,穿過灰蒙的雨幕,往前方的車海裏行駛而去。

  風千檸其實很喜歡這樣夜幕降臨的時候,整個城市沉寂了下來,人能從這樣的喧囂之中找到一份屬於自己的寧靜,身上的疲憊也能得到片刻的解脫。

  穿過了蕭瑟的風雨,直奔市北北郊,很快,車子在行駛過一段長長的法桐大道之後往前方的一個別墅區行駛而去。

  這裏是星辰灣別墅區,Z市著名的富人區,依山傍水的,據說是風水極好的位置。

  風千檸就住在星辰灣8號,落座在整個別墅區正中間的那個看起來奢華大氣的獨棟別墅,從山上往下看,也是最是獨具一格的存在。

  別墅裏的裝修更是奢華大氣,精致別具一格。

  “少夫人,您回來了!”

  風千檸剛剛走進別墅,一個和藹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婦人,她叫順嬸,專門照顧風千檸的起居,此外還有一個管家,徐叔,也是一個很和藹的人。

  風千檸點了點頭,換了鞋,便走了進去。

  “我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宵夜,小米粥還有小湯包,蒸餃,還有水晶糕……”

  順嬸幫她接過手袋,一邊笑道。

  “好,謝謝,你也早點休息吧。”

  ……

  這就是風千檸慣有的生活模式。

  單調到令人麻木……

  這棟別墅是霍靖北的,也是她那名義上的老公,那個傳說中心狠手辣,逼得自己的家人當麵自殺的冷酷絕情的男人……

  他們是去年八月份去民政局注冊登記的,但是結婚之後,霍靖北就很少在Z市,結婚快九個月了,期間,她見他的次數,十個手指就能數得過來,這讓她幾乎都快要忘記,她風千檸是已婚的身份。

  當然,已婚跟未婚,現在對她來說真的沒有什麽區別,她嫁給霍靖北,不是因為喜歡他,而他娶她,肯定也不是因為愛她……

  這段婚姻,他緩解了壓力,她也成功的力挽狂瀾,讓公司成功的度過了危機。

  霍靖北這個人,一直很深沉淡漠,陰狠冷厲,很危險,風千檸對他心底也有些畏懼感。

  結婚後,他沒有強迫她做任何事,隻要求她守住婚姻的底線,幫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她從他那裏得到了一筆巨款和人脈幫她度過公司的危機。

  他們默契的沒有將婚事公開,都選擇了隱婚。

  霍家的大本營在Z市,霍靖北這幾年著力於開拓歐洲市場,所以這幾年都是呆在那邊,很少回來,所以,即便是結了婚,在風千檸看來,跟沒有結婚之前,也沒有什麽區別。

  “少夫人,少爺剛才給家裏來了電話。”

  就在風千檸享用著宵夜的時候,順嬸忽然過來跟她說道。

  “你說什麽?”

  風千檸以為自己聽錯,連忙看向順嬸。

  而順嬸卻是笑了笑,複述道,“回少夫人,少爺剛才給家裏來電話了,問您在不在家。”

  風千檸頓了一下,倒是有些詫異——

  霍靖北是幾乎不會過問她消息的,這個別墅應該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男主人的氣息了,今天若是不提到他,風千檸幾乎也忘記了他的存在。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