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流言四起
  “你到底想幹什麽?”葉勉看著葉蒹葭,有些氣急敗壞道。

  這個死丫頭,安安分分的不行嗎?為什麽非要惹是生非?

  “我想幹什麽?我隻是想讓全天下人知道,葉珍珍她不是我葉家人,她不配姓‘葉’,無論是容貌還是才學,我葉蒹葭都碾壓她,我要讓她乖乖認輸,讓她自己把醫書還給我們葉家。”葉蒹葭冷笑道。

  太子妃又如何?

  她是葉家嫡女,葉家可是天下第一世家,她不認為自己比葉珍珍差。

  “你……”葉勉聽了自家妹妹的話後,愣住了,片刻後才道:“你幹嘛非要和太子妃過不去?這次若不是你一直慫恿父親,父親也不會動用葉家的力量,讓那些朝臣們提議廢太子妃,把人家往死裏得罪,京城是太子的地盤,咱們這次來京城,肯定會被針對的,不就是一本醫術嗎?天下那麽多醫書,你想要什麽都行,沒必要一直盯著太子妃手裏那本。”

  “我隻是拿回本就屬於我們葉家的東西而已,葉明沁是葉家人,她的一切都是葉家的。”葉蒹葭皺眉說道。

  她可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葉珍珍霸占了本就屬於他們葉家的東西,不應該還回來嗎?

  “你……”葉勉又急又無奈。

  這些年,父親當真把妹妹給寵壞了。

  在羽靈城,他們葉家就跟土皇帝差不多,沒有任何人敢得罪,所以妹妹想做什麽就做什麽。

  可這裏不是羽靈城,這裏是京城啊。

  “小妹,我勸你還是收斂一些,這裏是京城,不是咱們的地盤,小心引火燒身。”葉勉說著歎了口氣:“就算是在羽靈城,咱們葉家也得注意自己的言行,必須收斂一些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這天下,畢竟是齊家的天下。”葉勉歎了口氣說道。

  葉蒹葭聽著卻有些不耐煩。

  她這個哥哥,什麽都好,就是有些膽小,前怕狼後怕虎的。

  以葉家傳承了兩千多年的底蘊和葉家的聲望,有什麽好怕的?

  說句不該說的話,這兩千多年來,江山更替,一會兒是李家的天下,一會是王家的天下……如今雖然是齊家在執掌這天下,卻也沒什麽大不了的。

  皇家會換,他們葉家卻一直屹立不倒,這就是他們的本事和底蘊。

  葉勉見自己的妹妹油鹽不進,不肯聽他的話,也不再囉嗦了,他已經決定了,等麵聖之後,他找個機會見一見太子殿下,代表葉家表個忠心,就帶著妹妹回去了。

  他可不敢在京城裏久留,免得出大事兒。

  下午,葉珍珍從碧霄殿回來的時候,剛好遇見了從正殿那邊回來的齊宥。

  “今日又去煉丹了?”齊宥笑著問道。

  葉珍珍聞言,伸出自己的衣袖聞了聞,笑道:“藥味兒挺濃的,怪不得你一下就知道了。”

  “培元丹不是已經全部煉製好了嗎?”齊宥笑著問道。

  “嗯,今日得了一些青石乳,我又給你煉製了一些洗髓丹。”葉珍珍說著,挽著齊宥的手臂進寢殿去了。

  “葉家人已經進京城了,那葉勉今日就讓人送了奏折進宮,想要麵聖。”齊宥喝了一杯茶,低聲說道。

  “皇上見嗎?”葉珍珍笑著問道。

  “見自然是要見的,葉家畢竟是天下讀書人之首,曆朝曆代的帝王都很給他們臉麵,不過……他們接了聖旨後十來日才從羽靈城啟程,父皇當然也要晾他們一段時間。”齊宥臉上帶著一絲嘲諷道。

  這葉家人,還真是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連聖旨都敢怠慢,皇帝當然不會給他們臉麵。

  “他們也的確欠教訓。”葉珍珍搖搖頭道。

  “我今日特意讓田聰帶人去了,那位葉家嫡女既然想讓人知道她容色傾城、是個難得的大美人,孤自然要成全她。”齊宥笑道。

  葉珍珍一看自家夫君這表情,就知道他要使壞了。

  “這麽說來,今日跟著葉家的馬車起哄搗亂的人,是田聰派去的。”葉珍珍笑道。

  齊宥聞言笑了:“明日還有好戲看呢,咱們且等著吧。”

  葉家仗著自己是葉聖公的後人,居然敢操控朝中大臣,提議廢太子妃。

  齊宥會教他們好好做人的。

  第二日一大早,京中便傳言四起。

  走到大街上,幾乎人人都在議論葉家的那位嫡女。

  “聽說,羽靈城最大的皎月畫舫裏有位叫瑤枝的姑娘,長得美若天仙、世間難得,也不知和葉家大小姐比起來,誰更美?”

  “當然是葉家大小姐更美,昨兒我在城門口見到了這位葉大小姐,可真是傾國傾城啊,她那一張小臉,又白又嫩,美的一點瑕疵也沒有,眉目如畫,嬌豔欲滴,葉大小姐身姿纖細,氣韻非凡,肯定比所謂的花魁更美。”

  “葉大小姐我也見過了,長相氣度自然沒得挑,不過……應該是比不上花魁瑤枝姑娘的,當花魁的,不僅要容色傾城,身姿也要窈窕,前凸後翹的,葉大小姐瘦了一些,別的不說,就胸前那兩塊肉,肯定比不上人家瑤枝姑娘……”

  “那可不一定,有的人看著瘦,該大的地方還是大的……”

  大街小巷,處處都是議論聲,一個個都在拿一蒹葭和瑤枝相比。

  市井之徒,說話本來就下流,後來竟有些不堪入耳了。

  葉家的仆人出來采買,聽到這些話後,氣的趕緊跑回了他們在杏雨胡同裏的院子,將這些話都告訴了葉勉和葉蒹葭。

  此時天色尚早,他們兄妹二人正在用早膳,聽了奴婢們的稟報後,都氣的變了臉色。

  “是哪個混蛋把我和瑤枝相提並論?那瑤枝不過是青樓楚館裏的卑賤之人,給我葉蒹葭提鞋都不配。”葉蒹葭說著,便將手裏的碗重重放在了桌案上。

  一個下賤的女子,居然和她相提並論,簡直該死。

  葉勉見自家妹妹氣成這樣,反而冷靜下來了。

  “我昨日就和你說了,進了京城之後一定要低調,你偏偏不聽話,如今被人盯上了吧?”葉勉說著,狠狠瞪了葉蒹葭一眼:“這幾日你哪裏都不許去,流言蜚語總會過去,咱們要沉住氣。”

  ,tent_num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