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父皇太心狠了
  她們母女二人雖然分離了十幾年,可自從相認後,感情極好。

  她要是出什麽事兒,母親說什麽也會護著她的。

  這麽一想,葉珍珍就迫不及待想去一趟十裏荷塘了。

  她打算等齊宥晚些時候回來再和他商議。

  雲陽宮裏,榮嬪有些坐立不安,在寢殿裏來回踱步,因為天熱,她又急躁,額頭上的汗水不斷往下落。

  “桂心,皇上還不肯見寧兒嗎?”榮嬪見自己的貼身大宮女桂心進來了,連忙大聲問道。

  “回娘娘的話,皇上沒有傳召六公主。

  ”桂心搖了搖頭道。

  齊寧雖然已經被貶為庶人了,但桂心知道,在娘娘心裏,齊寧永遠是六公主,她這個當奴婢的,當然知道怎麽說話才能哄主子開心。

  “這可如何是好?天氣這麽熱,寧兒都在宮門口站了快到兩個時辰了。

  ”榮嬪說著,死死捏住手裏的錦帕,好一會兒才道:“你從我的妝匣子裏取一百兩銀子送去給寧兒,讓她快些離開吧,皇上還沒有消氣,暫時不會原諒她,讓她別硬撐著了,免得惹怒了皇上,更要不回她公主的身份了。

  ”

  桂心聽了後欲言又止。

  她家娘娘也是捉襟見肘啊,根本沒有多少銀子了。

  “去吧。

  ”榮嬪皺眉道。

  “是。

  ”桂心應了一聲,連忙去了。

  榮嬪看著桂心遠去的背影,歎息了一聲。

  她也想去見女兒,但是她不敢啊。

  她的兒子齊澈犯了大錯,如今正圈禁在宗人府,皇上看見她就來氣,根本不搭理她。

  宮裏的奴才們慣會捧高踩低,她失了寵,兒子被圈禁,女兒被廢為庶人,她榮嬪在這宮裏已經沒有任何地位可言了。

  兒子沒有圈禁之前,她還能在宮裏隨意走動,還能找淑妃她們幾個說說話,打打葉子牌。

  至於現在……她都不敢出門了。

  失了寵的女人,在宮裏日子很難熬的,她已經很久沒有得到賞賜了。

  她每個月那點兒月例銀子,還不夠她打賞奴才。

  所以……她雖然想幫女兒,但也沒有太大的能力。

  桂心把銀子送出去時,齊寧正好要離開。

  她站了兩個時辰了,天熱得要命,再不走,她就撐不住了。

  去年,她和雨潤從她們買的那個小莊子裏逃出去的時候,身上還有四百多兩銀子。

  為了防止顧銘那個混蛋找到她,齊寧也不敢再去買莊子了,她們主仆二人找了個農莊寄居,每月給人家幾十個銅板做租金即可。

  因為想念女兒,齊寧時常扮成普通農婦,在那個莊子附近徘徊,還真讓她找到了機會,見了孩子幾次。

  可昨日運氣不好,她見孩子的時候被逮了個正著,雖然最後逃出來了,但身上剩下的近四百兩銀子都被顧銘那個混蛋和他母親梁婆子搶走了。

  眼看她和雨潤就要露宿街頭了,她實在是走投無路,才來求見父皇,沒想到父皇還是不肯見她。

  從她去年生孩子到現在,一年多了,父皇居然還沒有消氣。

  “公主,三殿下犯了大錯被圈禁了,娘娘如今在宮裏也是自身難保,宮裏那些奴才們慣會捧高踩低,娘娘這些年的積蓄又大多貼補給了三殿下和您,如今傍身的銀子沒多少了,她讓奴婢拿了一百兩來給您,公主別嫌棄。

  ”桂心把荷包塞到了齊寧手裏,低聲說道。

  “我母妃……我母妃她好嗎?”齊寧麵帶苦澀道。

  從前的母妃,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沒想到現在拿一百兩銀子都要肉疼了。

  齊寧發現了,桂心給她的時候其實是不舍的。

  可見母妃的日子也不好過啊。

  “娘娘隻是不敢出門,其它的還好。

  ”桂心抹了抹眼淚,低聲說道。

  說好,不過是死不了而已。

  別的不說,禦膳房那些狗奴才已經在克扣娘娘每日的膳食了,娘娘現在吃得不好,很多時候還是冷菜。

  除此之外,針線司那邊也怠慢起來了,娘娘要一件衣裳,做很久都還沒有送過來。

  總之……處處不如意啊。

  “姑姑回去和我母妃說一聲,多謝她老人家,請母妃也多保重。

  ”齊寧收下銀子,含淚說道。

  “好,公主您也保重,您別急,過個幾年皇上氣消了,就會原諒公主了,到時候您還是千尊萬貴的公主。

  ”桂心柔聲道。

  齊寧聞言搖了搖頭,帶著雨潤離開了。

  過幾年父皇會原諒她嗎?

  哪怕父皇肯原諒她,她也不會原諒父皇了。

  今日的她走投無路來求父皇,父皇卻不理她,不見她,根本不在意她這個女兒。

  既是如此,她以後就隻當沒有父皇了。

  見齊寧一臉虛弱的離開,桂心輕輕搖了搖頭,才回宮複命了。

  “主子,這次我們不能把銀票放在身上了。

  ”雨潤望著自家公主,低聲說道。

  她們寄居在農莊裏,那邊小偷很多,之前她們出門時,東西都被人翻過了,為了保險起見,主仆二人最近出門都把銀票帶在了身上,沒想到昨兒個看孩子會被顧銘發現,還搶走了她們的銀票。

  “以後……去看孩子的時候,我一個人去吧,你留在咱們住的地方,看管好家中的財物。

  ”齊寧歎了口氣道。

  她的女兒,自從去年被顧銘他們搶走以後,她再見一麵都很難。

  孩子上個月便滿一歲了,卻不認識她這個母親。

  齊寧每每想到此,心裏都很難受,所以最近才冒險多見了孩子兩回,沒想到卻被發現了。

  乾元宮裏,皇帝聽顧書林稟報,說齊寧已經離開了後,才把手裏的話本子丟到了桌案上。

  “皇上,榮嬪娘娘讓人送了一百兩銀子給六……”顧書林說著微微一頓,低聲道:“給了六小姐,不知皇上可要派人再送一些過去?”

  “不必了。

  ”皇帝冷著臉道:“她還沒有到走投無路的時候,等她無路可走,朕自然不會看著她去死。

  ”

  用皇帝的話說,齊寧現在雖然過得不好,但她並沒有反省,並不知道她錯在哪兒。

  或許她會覺得,她之所以有今日,是他這個父皇太心狠。

  那他就再心狠一些吧。

  原本按照皇帝的意思,連榮嬪給的那一百兩都要拿回來的。

  他倒要看看,齊寧能不能自己養活自己。

  他那個女兒,已經被養廢了,除非多吃些苦頭,不然不會醒悟的。

  她不醒悟,皇帝就不會認她。

  ,co

  te

  t_

  um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