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您能把手先拿開嗎?
  葉珍珍打量了一下屋裏的擺設之後,開始收拾整理自己的東西了。

  就在葉珍珍拾掇自個的屋子時,齊宥正在廳中用膳,張嬤嬤和紅珊伺候在一旁。

  他還從宮裏帶出來了一個太監,名叫四喜,這會子正在外頭給他泡茶。

  紅珊小心翼翼替自家主子布菜,時不時看自家主子兩眼。

  “本王臉上花了?”齊宥皺起了眉頭,語氣有些不善了。

  這個紅珊平常侍候的時候還算勤快、本分,今兒個總盯著他這個主子看,也太沒規矩了。

  “沒有,是奴婢失了規矩,請王爺責罰。”紅珊趕緊下跪請罪。

  張嬤嬤卻知道紅珊是什麽意思。

  宸貴妃娘娘覺著王爺應該納個侍妾,身邊有個人伺候不說,還能替他打理後院,開枝散葉。

  皇家嘛,子嗣最重要,哪怕是庶出也不打緊,就連比他們家王爺小一歲的七皇子都當爹了,貴妃娘娘當然著急了。

  紅珊當了主子身邊的大丫鬟一年多了,偶爾會跟著主子進宮,在宸貴妃娘娘麵前露臉,娘娘見她忠心又識趣兒,也有意抬舉她。

  事實上,身為王爺,即便要納妾,那也是官家女兒,而且出身不俗的那種,紅珊若是能做王爺的侍妾,那也是飛上枝頭變鳳凰。

  張嬤嬤見自家王爺沒有讓紅珊起來,便知道他有些生氣了。

  作為主子,誰喜歡被一個丫頭這麽盯著看啊,紅珊也太心急了一些。

  張嬤嬤連忙上前替自家主子布菜。

  “讓四喜來吧,嬤嬤年紀大了,也該好好歇著了。”齊宥低聲道。

  “是。”張嬤嬤應了一聲,等過了兩刻鍾後,自家王爺吃飽放下了碗筷,才笑道:“王爺,貴妃娘娘派人來傳話,想讓您納妾,娘娘想抬舉您身邊的人。”

  齊宥聞言皺起了眉頭:“母妃就是太心急了,納妾?還是等本王娶了正妃之後再說吧,不然便是委屈未來的王妃了。”

  張嬤嬤聞言愣住了,一旁跪著的紅珊更是傻眼了。

  按禮,王爺要兩年之後及冠才會娶正妻,紅珊想給王爺做妾,那得等兩年以後了。

  張嬤嬤突然有些想笑。

  這死丫頭算不算賠了夫人又折兵?

  老實說,張嬤嬤是不喜歡紅珊的,這丫頭自從成了王爺身邊的大丫頭之後,便想奪她這個管事嬤嬤的權了,時常和她唱反調。

  齊宥當然知道紅珊在打什麽主意了。

  他眼睛又沒瞎,怎麽可能看上這個黑不溜秋的丫頭?

  他家二哥娶的媳婦就長得比較黑,生出來的孩子,嘖嘖……又黑又瘦,跟沒吃飽的猩猩差不多。

  為了下一代著想,找女人還是得謹慎一些啊!

  齊宥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回了自己的寢屋。

  俗話說得好,飯飽神虛,他好不容易沐休,可以好好放鬆動鬆,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了。

  小太監四喜正想跟著去伺候,卻被張嬤嬤給揪住了衣裳。

  “嬤嬤,您有事兒?”四喜連忙低聲問道。

  “王爺不是有通房丫頭了嘛,以後用不著你貼身伺候了,等著吧,王爺叫你再進去。”張嬤嬤笑道。

  四喜聞言有些傻眼了。

  他家王爺會不會生氣?

  畢竟,王爺身邊雖然有幾個貼身伺候的丫鬟,但丫鬟們也隻是負責鋪床疊被,打掃屋子,收拾東西之類的活兒,伺候自家王爺更衣,近身伺候的其實是他。

  他家王爺不喜歡女人靠的太近。

  葉珍珍原本正坐在自個的屋裏發愣,突然聽到了聲響,她下意識站起身來,往齊宥的寢屋這邊走來,才進來就看見齊宥站在屏風麵前,雙手微微上抬,一副等著人給他寬衣的架勢。

  葉珍珍看了一眼外頭,並沒有人。

  “快些。”閉目養神的齊宥並沒有看見站在他背後的葉珍珍,還以為進來的人是四喜,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四喜這小子今兒個怎麽不機靈了?他都等了好一會兒了,胳膊抬久了會酸的。

  葉珍珍見屋裏沒有別人,以為齊宥喊的是她,趕緊上前替他寬衣。

  自從她下定決心留在齊宥身邊當通房丫頭起,就豁出去了。

  不過,她是第一次伺候齊宥寬衣,雖然不緊張,但給他解扣子的時候,還是有點兒手抖,導致動作有點慢。

  昏昏欲睡的齊宥不耐煩的伸出手,想把眼前的人推開,自己動手,一推卻推到了葉珍珍胸前。

  女子和男子的身體完全不一樣,平日裏推四喜時硬邦邦的,今兒個卻推到了一團軟棉上,齊宥下意識睜開了眼睛。

  當看清楚自己眼前的人不是四喜,而是自己今兒個選的那個貌美丫頭時,齊宥愣住了。

  葉珍珍的臉紅的不得了,她家王爺別光顧著犯傻啊,能先把手拿開嗎?

  她本就長得美,肌膚粉白透亮,紅著臉的樣子更加嬌豔欲滴,宛如枝頭上開的最好看的花兒,還帶著朝露的那種,讓人見了恨不得立即采擷。

  以前從未和女人近距離接觸的齊宥也跟著紅了臉,喉嚨發緊,張了張嘴本想說些什麽,卻不知道說什麽好,身體有些異樣了。

  兩人就這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葉珍珍隻覺得感覺屋內的溫度都開始往上升了。

  “王……王爺,您能先放開奴婢嗎?”葉珍珍顫抖著身子問道。

  他的手還放在她胸前呢。

  齊宥聞言趕緊縮回了手,就好些被熱水燙到了一樣。

  “奴婢伺候您寬衣吧。”葉珍珍紅著臉低聲說道。

  雖然出了點變故,但她身為丫頭,該做的事情還得繼續。

  “不用了,你下去吧。”齊宥連忙扯了扯衣襟,聲音有些低啞道。

  “是。”葉珍珍不知道自家王爺是何意,但她也不是多事之人,既然不需要她伺候,那她就走人唄。

  等葉珍珍消失在屋裏時,齊宥才鬆了口氣,然後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手。

  因為常年習武,他的手掌很大,還稍稍有些粗糙。

  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碰到女人的身體呢,他碰到的地方真的好軟,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而且……屋裏還殘留著淡淡的幽香,不是那種膩人的脂粉香氣,是很淡雅宜人的味道。

  ,tent_num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