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懇請祖師,收弟子為徒!
  “祖師,弟子誌心朝禮,還望祖師收弟子為徒!”

  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一層層深閣瓊樓,一進進珠宮貝闕,說不盡那靜室幽居!

  高台上,端坐的是個鶴發童顏,身穿月白色道袍,麵容慈和,仙氣縹緲,道韻內斂,手持拂塵的老道士!

  此處道場內,兩邊已經端坐了不少弟子,這些弟子有的還頂著個獸頭,有的也是仙氣飄飄,道韻十足!

  而那喊話之人,卻是個看上去是個隻有五六歲的孩童!

  這孩童雖然穿的平平無奇,可長得道也是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眼眸靈動,不似真的孩童那般天真與茫然!

  高台上,那祖師瞧了眼下方跪拜的孩童,微微皺眉沉吟,盯著孩童那麵容,掐指算了起來,可算著算著,那眉頭越皺越緊……

  還不等他說些什麽,忽然,祖師心中一動,低聲吩咐旁邊小童一聲……

  小童應答,忙往洞府外行去,也不管那跪在地上的孩童。

  孩童也不惱,隻是自顧自的跪在那,低眉垂目,等待著祖師的答複!

  也不多時,先前那小童去而複返,身後,還跟著一蹦跳的猴兒。

  這猴兒一進殿,當即看到那端坐在高台上的祖師,眼神一亮,也連忙跪在孩童身邊,朝著高台上的祖師叩首,口中高喊:“師父!師父!弟子誌心朝禮!誌心朝禮!”

  類似的話語,再次響在殿內,一時間,在場眾弟子紛紛側目,一個個都古怪的看向那孩童與猴兒!

  旋即,又齊齊回頭,看向高台,看向祖師之處!

  祖師麵無表情,目光留在那猴兒身上一瞬,旋即,又落在那小孩身上……

  沉吟許久,才淡淡詢問道:“且先莫急著拜,爾等是哪方人士,且說個鄉貫姓名明白再拜不遲!”

  下方,那猴兒聞言,正想說什麽,可看到旁邊比他早來跪著的孩兒,到也識趣的等他先說!

  此時,那孩兒深吸口氣,縱然知道了這方世界是個有仙有神的世界,可聽著旁邊猴兒說話,還是感覺有些恍如夢中……

  不過,麵前祖師詢問,他自是不敢多想,連忙恭聲道:“稟告祖師,弟子乃是南瞻部洲秦國鹹陽人士!”

  “稟告祖師,弟子乃是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水簾洞人氏!”那猴兒聞言,也學著孩兒開口。

  南瞻部洲,東勝神洲!

  “哼,滿口胡言,弄虛作假,出去!”卻不想,這一人一猴說出來的話,卻讓高台上的祖師頗為不悅,低喝一聲,一揮衣袖!

  “出去!出去!”

  聞言,周圍兩旁弟子齊齊低喝出聲,甩動衣袖,似乎是真要趕這一人一猴出去的樣子!

  那小孩還沒什麽,卻不想,那猴兒先急了,又跪前兩步,忙不迭的磕頭:“弟子是老實之言,不曾撒謊!”

  高台上,祖師淡淡道:“你既然說你老實,又怎麽說東勝神洲?東勝神洲到我這,隔兩重大海,一座南瞻部洲,如何到得此處?”

  猴兒扣頭道:“弟子漂洋過海,登界遊方,有十數個年頭,方才到了此處!”

  祖師聞言,點點頭,似是認可了這猴兒的話,旋即,又看向那孩兒,皺眉詢問道:“那猴兒是逐漸行來的,那你呢?南瞻部洲與西牛賀洲雖相隔不遠,可也非是你一個孩兒能過來的,這一路,更是萬水千山,莫不成,你二三歲就開始行走?”

  孩兒卻也不慌不忙,開口道:“弟子是有人護著,所以才短短時間內便來到此處,弟子也不曾說謊,也不曾罔上,請祖師明察!”

  “既如此,也罷……”

  祖師點點頭,似乎也接受了這個解釋,沉吟一番,旋即,看著一人一猴,詢問道:“你二者,又叫何名?”

  “弟子,趙氏、嬴姓,名扶蘇!”扶蘇恭恭敬敬開口,不曾有半點逾越之舉!

  “扶蘇!唉……”祖師念著這個名字,心中,輕歎一口氣。

  說實話,這弟子,他收不得,之前問,也隻不過是做樣子罷了,他早就算到了這小孩的身份!

  可也正是因為知道了扶蘇的身份,他才歎息,才不想收,也不願意收!

  這其中牽扯的因果實在是太大,他這個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怕是容不得這尊存在。

  “你,與貧道無緣矣……”許久,祖師才神情複雜的說了一句。

  “無緣?”

  扶蘇喃喃著,不過,卻也並沒有氣餒,隻是抬起頭,直視菩提祖師,清脆稚嫩的嗓音傳遍大殿:“祖師,若弟子真與祖師無緣,弟子又如何能夠到的祖師麵前?”

  的確,若是真的無緣,憑借著菩提祖師的神通,隨便一揮手,都能讓他從哪來回哪去,甚至,連靈台方寸山的山門都進不了,就更別說後麵的事了!

  “唉……”

  卻不想,菩提祖師再次歎了口氣,有些無奈,在此之前,他的確算到了扶蘇會到來,這異變本是不大,他完全可以不理!

  可是,當他了解到了扶蘇的身份後,又猶豫了!

  也正是因為他猶豫,扶蘇才有出現在他麵前的機會!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真的就是緣了。

  可這扶蘇又為何偏離了原定軌跡,站在了他麵前,是他萬萬想不通的。

  異數?亦或者其他?

  也正是因為這點,菩提祖師才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收這個弟子……

  “人各有命,你的命,不該在此!”菩提祖師看著扶蘇,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扶蘇的命,是在大秦當太子,將來接替人皇之位,當然,扶蘇沒有人皇的命格,將來或是橫死,或是慘死,總之,命就是這樣,無論如何,也不該在此的才對!

  “人各有命麽……”

  扶蘇卻是笑了,開口道:“我也隻不過是個小小的凡人,難不成,我一個小小凡人的命還能影響天道運轉?就算我真的修成了仙,對天道而言,也不過是螻蟻罷了!是故,天道大勢不可改,小事可逆!”

  這番話,雖不是鏗鏘有力,卻也擲地有聲。

  一個小小孩童,竟與他這個修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大能說【天道大勢不可改,小事可逆】這種話……

  “懇請祖師,收我為徒!”扶蘇再次朝著菩提祖師磕頭行禮!

  “懇請祖師,也收我為徒!”旁邊猴兒連忙回過神,也跟著磕頭行禮。

  菩提祖師卻是皺著眉,猶猶豫豫,手中一陣掐算,旋即,手中動作一停,吹胡子瞪眼,一個小孩兒都懂的道理,自己這個修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能還猶猶豫豫?

  灑脫一笑,朗聲道:“罷了,罷了!既如此,你等二人,皆可入我門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