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截然不同的世界
  竟然把……妖怪的妖力給反射回去了!

  不要說現在這麽多的羊族妖怪們了,就連本來打算獨自跑路的貓血痕都震驚了,好像是三觀都崩塌了一樣。

  而與此同時,在撲棱蛾子妖怪終於死翹翹之後。

  所有的羊族妖怪們都不自覺的鬆懈下來,或是抱著武器坐在地麵上,或是直接揣著手的趴在了地上。

  隨後大家開始嘰嘰喳喳的,互相交談了起來。

  “誒呀,好累啊。”

  “我這輩子都沒這麽驚心動魄過,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殺了這麽多的妖怪。”

  “麵對這片土地上最強的妖怪,我們居然……我們居然勝利了?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的。”

  小雪也是給累了個半死,這不是僅僅身體上累的原因,小雪還承擔了許多。承擔了這麽多羊族妖怪的信任和生命安全,大腦飛速運轉,都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了。可是即便是這樣,小雪也是絲毫不敢放鬆,好像身體裏有一個什麽弦一直都在緊繃著似的。

  到了如今這個地步,經曆了一波三折的打鬥後,撲棱蛾子的妖怪們終於是被徹徹底底的消滅了,小雪這才敢放鬆警惕下來。

  可是當自己真正的放鬆下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體力早就已經透支了!

  雙手雙腳都在發軟,渾身無比,嚴重到站都站不穩了。

  可是心裏卻無比的放鬆和舒適,真好,終於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就在小雪的身體馬上就要摔下去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什麽東西擋住了自己,睜開眼皮看了看,是一鳴。

  在一鳴這個羊族妖怪的身上,小雪居然看到了少年的俊朗。

  一鳴滿臉都是灰塵和汗水,但是卻帶著十分高興的笑容,“族長大人辛苦了,這次多虧您了,睡吧。”

  小雪也是麵含笑意,點了點頭,直接閉上眼睛靠在他軟乎乎的羊毛身上睡著了。

  令哼突然雙手捧著木之琴,然後對著天空不斷的撥動著木之琴的琴弦。

  木之琴再次發出了十分悠揚好聽的聲音,從小山的半山腰處,一直到山頂上的所有土地上方再次形成了一個結界。

  羊族的妖怪們互相倚靠著,共同抱著武器就這樣全都呼呼大睡了起來,場景倒是有些溫馨。

  真是多麽經典又難得的一戰!

  這一次,恐怕已經可以寫入關於羊族的曆史之中了。

  而貓血痕又重新返回了剛剛的樹枝上,此刻離的他們很近,已經將剛剛發生的所有事都盡收眼底。

  不知為何,貓血痕的心中居然也是頗為的動容。

  一個人類……僅僅是人類而已……

  居然可以殺掉這麽多的妖怪,這到底是為什麽?

  還有,這些羊族的妖怪,對他們的同伴一點警惕心都沒有嗎?居然敢就這麽堂而皇之的睡在彼此的旁邊。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

  貓血痕的眉毛緊緊的擰著,神情也很是凝重。

  從貓血痕記事以來,就明白一個道理,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弱者,隻有被欺負和任人宰割的份。

  所以他一直都在渴望著強大,也一直在強化自己一身的妖力。

  妖貓族裏麵的同伴,卻都把貓血痕當做異類和怪胎來看待。

  他們憎惡著貓血痕,同時又恐懼著貓血痕。

  而在族群中的其他妖怪同伴也是一樣,他們互相猜忌,互相利用,互相製衡。當有危險存在的時候,一定會以犧牲別人為代價的讓自己存活下去,根本沒有所謂的族人同心。

  可是今天,貓血痕看到的世界,和以外自己生存的世界,截然不同。

  ……

  “族長大人,您醒啦?”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麵前出現一個碩大的羊頭。

  小雪不由得嚇了一跳,“哇,什麽啊?”

  “是我啊,族長。”那個羊妖怪無語的流著汗,“族長大人,您該不會是睡了一覺把我們都給忘了吧?”

  啊?

  小雪現在頭發亂蓬蓬的,跟個鳥窩似的。

  於是又是撓了撓頭,好像是終於想了什麽似的。

  對哈!

  小雪一隻拳頭砸向了另外一隻攤開的手,站起身來看向了小山的遠處。

  羊族妖怪,是屬於這片異世大陸上麵的一種妖怪族群,生活習性和人類別無二致,喜歡恬靜平淡的生活,隻可惜好景不長,因為一個法寶木之琴而被盯上了,這片土地上最殘暴強大的妖怪就是蛾皇妖怪,他們以吸血來增加自己的妖力,且擁有多種本領。可以口吐烈火,還能變化出無數的分身,可謂是無人能敵。

  可是這麽厲害的妖怪,最終還是敗在了羊族的手裏。

  一鳴他們已經收拾東西了,在地上挑選出一些還能用的武器,順便的又在這片小山上麵砍了好多的樹木合力背了起來。

  “族長大人!請上我的背上,我們要回家了!”一鳴蹲在前麵,笑著向小雪招手。

  “哦!好!”

  小雪伸了伸自己的肩膀,又扭了兩下腰。

  此刻陽光正好,暖洋洋的灑在臉上,接著清風徐來,好舒服哦!

  一隻羊妖怪又是以極快的速度跑到了小雪的麵前,在他的手上還掐著一個圓鼓鼓的東西,“族長大人,我們剛剛在砍柴的過程中,還發現了這個,這個是族長大人您的寵物吧?”

  小雪低頭一看,可不是嘛,正是之前一直跟著自己的小貓貓。

  因為被羊妖怪再次掐到了皮毛一體的地方,痛的雙手雙腳都在空中胡亂撲騰著。

  小雪一把接過來,就這樣抱在了懷裏,“哇,我還以為你走丟了,剛剛情況太過緊急了,都把你忘了對不起哦小貓貓。”

  羊族的妖怪在旁邊讚歎道,“族長大人,我覺得,一定是因為您的寵物太過擔心您了,所以才一路的跟過來,還真是個好寵物呢!”

  “啊?是這樣嗎?”小雪聽了也有些驚喜和感動,接著再次把貓血痕狠狠的抱在懷裏,貓血痕的臉瞬間就被壓扁了,雙手拄著小雪的臉以做抵抗著,“小貓貓,沒想到你這麽為我著想,這麽擔心我的安危哦,我真的好感動啊!”

  貓血痕則是用盡全力的大聲喊著,“喵喵喵喵貓喵!”(走開,別把鼻涕蹭到我身上啊!真是惡心!!!)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