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強勢穿越
  “那個賤人在馬車裏,待會你直接進去取她性命,車外的事交給我!”陰霾的天空,烏雲沉沉的掛在頭頂,沉悶的空氣,似乎每呼吸一次,都需要費盡力氣,此時灰蒙蒙的官道邊茂密的草叢中,兩個男子低聲說著話,都是一身黑衣打扮,蒙著麵,手中明晃晃的刀,在身後發著寒澈的幽光。

  咯吱……

  咯吱……

  富有節奏的聲音傳來,遠遠的一輛馬車駛過來,草叢中的人將手中的刀握的更緊……

  忽然,兩人一躍而起!

  其中一人當先一隻弓箭射出,準確的紮進馬眼中,馬兒嘶鳴而起,四蹄甩出將身上的車轅踢落,發了瘋了奔走!

  這些隻發生在一瞬間,車夫被甩了出去,跌落在路邊,隨即沒了氣息。

  車廂裏傳出兩聲女子的尖叫,隨著車廂翻滾,女子的呼叫聲也漸漸消失。

  兩個男子見如此簡單便解決了,露在外麵的眼中,雙雙欣喜得意,扯掉臉上的布,提著刀說說笑笑的走上前,一腳踢開早已顛倒,倒置在地上的車廂,四分五裂的車壁散開,露出兩個女子的身形

  。

  其中一個麵容朝下,衣料普通應該是個奴婢。

  另外一個女子,側麵而臥,斜躺的身形玲瓏有致,胸口即使沒有呼吸起伏,但曲線依舊高聳,讓兩人的眼中立刻浮出**邪之色。

  撩開女子散落在臉頰的頭發,兩人瞬間倒吸一口氣!

  他們混了這麽多年,什麽花魁名妓沒有見過,但從來沒有一個,像眼前的女子這樣絕色,怎麽形容她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是他們見過最美的,即便現在額頭上不斷滲著鮮血,依舊美到令人窒息。

  “大哥,這個女人反正要死,不如……”說話的男人,長著一雙三角眼,此時一副急色的模樣緊緊盯著那女子,早已忍不住將手伸進了褲子裏。

  悉悉索索,兩人也不管正要暴雨的天氣,甚至忘記了這裏是人流來往的官道,一隻手脫著自己的褲子,另一隻手已經向女子的胸前摸去。

  這時,昏暗的周圍猛地一亮!

  轟隆隆……

  一個驚雷,在頭頂霍然炸開,震耳欲聾!

  突如其來的聲音,驚的兩人手中一抖,僵了一瞬,但就是這一瞬間,事情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三角眼隻覺得伸出的手,忽然間被一個極其柔軟的物體覆上,他還沒來的看是什麽……

  哢擦!

  劇烈的痛,從肩膀上襲來……他的手,從肩膀處被硬生生的折斷!

  稍遲一步的男人眼角有條懾人的刀疤,聽到兄弟的慘叫,瞬間一躍而起,以手作刀劈了出去。

  所有的反應,隻是一瞬間,刀疤臉甚至沒有看清對方是何人,直到一掌劈空,對方躍出了數米遠,才看清對麵之人。

  隨即,他仿佛見了鬼一樣,瞪大了雙眼

  。

  狂風襲來,飛沙走石呼嘯而過,陰霾的天際下,明明昏死過去眼看著就不行了的女子,此刻負手而立,白色的衣裙隨風輕舞,散發著銀白的冷光,女子的臉極美,五官精致柔和,鳳眼微挑看著對麵,然而那雙眼中此時散發的光芒,似乎能將一切毀滅!

  忽然,女子笑了。

  那笑極美,好似是大周傳說中,那綺羅雪山的女神,高貴、雍容、淡定……

  刀疤臉著了魔般,癡癡的看著,忽然,眼前白影一閃,寒氣撲麵而來,身側再次傳來慘叫聲,隨即他那張煞氣的臉上,被噴了滿臉的鮮血。

  那是同伴的血……

  他的下身,自齊腰處被人斬斷,散發著腥臭的五髒六腑,逶迤的拖了一地。

  刀疤臉臉色慘白,他殺人無數,但還從沒有用過如此歹毒的招數,如此的……殘忍!

  再看眼前的女子,唇角勾著絕美的笑,鳳眸中是毫不掩飾的鄙夷,她依舊悠然而立,好似剛剛那一切隻是幻覺,她從未動過,就連衣裙還如剛才那樣,輕輕舞動飄然若仙!

  “小姐饒命……”肝膽俱裂莫過如此,他哆嗦著雙腿,跪在被自己尿濕的地上,磕頭不止。

  砰!

  砰!

  砰……

  一連數十下,他顫抖著,聽到女子輕笑著,淡淡問道:“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殺我的?”

  血糊了一臉睜不開眼睛,刀疤臉絲毫不敢耽擱:“是……是一位姓王的公子,他長的什麽樣小人沒見到,隻是收了他五十兩銀子,聽命在這裏等著……”

  “好,你想走?”女子說著,在刀疤臉狂喜的目光中,秀眉一挑,冷冷道:“想走可以,這個留下!”

  順著她的視線往下身一掃,刀疤臉滿臉驚恐,他剛剛脫掉的褲子,還沒有穿上,而女子所說的必須留下的東西……

  “小姐,小姐饒命啊

  !”刀疤臉嚇的趴在地上,腿抖的,連跪都跪不穩!

  “廢物!”女子鄙夷輕哼一聲,腳尖一動,插在地上的銀刀,瞬間飛掠而起,以迅雷之勢朝刀疤臉射去。

  他“啊”的驚叫,叫出的聲音,卻梗在嗓子口,隨即腦袋一偏,軟軟的倒像一邊,竟是嚇死了。

  同一時刻,那把銀刀在空中劃下一個極其漂亮的弧度,穩穩的,直插入泥土裏,離刀疤臉相差半寸!

  “這樣的膽色也配做殺手?”女子厭惡的蹙了蹙眉,轉身朝碎裂的馬車走去,輕輕探了探了另一女子的呼吸,後將她放平,雙手按壓起胸廓,做起人工起壓施救。

  小片刻後,昏迷的女子終於轉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小姐你沒事就好,嚇死秋瑾了!”

  自稱秋瑾的丫鬟,正要抱上她,已經被她伸手推開,皺眉問道:“這是哪裏?”

  像是被人掐了脖子,哭聲戛然而止!

  秋瑾瞪著杏眼,顫抖著半天說不出話,就見女子席地而坐,摸了摸已經止血的額頭,冰冷的掃過去一眼,不耐道:“少廢話,這是什麽地方!”

  這一眼中戾氣升騰,滿滿的殺氣朝著秋瑾射過去!

  秋瑾連抽泣都忘了,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從腳底一直麻到腦後,神魂俱裂!

  這……這還是她的小姐麽?

  除了相貌沒有變化之外,完全不同了,以前的小姐說話都不敢大聲,走路吃飯樣樣循規蹈矩,哪會像現在這般,說話清冷傲然,坐姿灑脫隨意,滿身煞氣騰騰!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餘清舒戰司濯》《億萬逃婚:前夫請自重》《時空旅行者保證中間商不賺差價!》《奧術之路》《星光雜貨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