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52 我的世界有你足矣
  鮑伯真的不愧是首席助理。東方司漠的要求無條件的完成。東方集團對外開了新聞發布會。東方集團總裁,東方司漠迎娶蘇拉,公布了時間。但是拒絕任何媒體的采訪。隻是申明,後期會發公開新聞稿給各家媒體,若有私自前去采訪的,將會永遠被列入東方集團的黑名單。這樣的聲明一出,再有興趣的也望而卻步,畢竟沒人拿自己報社的前途開玩笑。

  郊區的一座哥特式教堂,也是s市保存的最完好的一座教堂。這座教堂見證了s市的興衰榮辱,也見證了一對對新人的神聖婚姻。預約這裏舉辦婚禮的新人無數,可對於東方司漠,他們卻無條件配合。足以見東方司漠的影響。

  蘇拉安靜坐在椅子上坐著新娘造型,化妝的依然還是allen。沒有了廣告時候的濃重油彩,透亮幹淨的新娘妝讓蘇拉變得恬靜。簡單的盤發,帶上足3米的長頭紗。

  她的婚紗摒棄了長拖,蓬裙。最簡單的修身長款,胸前深v的設計,後背則是深v的大露背,優雅靛現了女性的曲線。腰封略提,蘇拉原本就妖嬈的身形變得更加修長,腰封上奪目的水晶成了點睛之筆。

  “天,蘇蘇,你好美。”顏若霏驚歎著。

  為了蘇拉的婚禮,她想也沒想的直接飛了回來。好玩的事情何其多,好友就一個,無論如何她不會錯過。她知道蘇拉的美,知道蘇拉的性感。而眼前這樣恬靜中帶著小性感的蘇拉她是第一次見到。

  在愛情裏的女人,可以隱藏起她的張狂,足可以體現出小女人的嬌羞與嫵媚。眼前的蘇拉就是最好的例子。

  “好高興看見你,親愛的。”蘇拉熱情的給了顏若霏一個擁抱,開心的說著。

  蘇拉事兒,女方出席的人少之又少。顏氏兩兄妹,大眾傳媒同組的同仁,還有boss,以及她特別的海葵,之外就隻有收留她的孤兒院院長。而今天代表父親的身份帶領她走上生命的另外一個開端的,就事兒院的院長。

  而東方司漠那,也就隻有東方家的老夫人東方婉衍及東方司漠。剩下的是東方司漠的親信,再無其他商界的人士。

  隨著婚禮進行曲的開始。蘇拉挽著院長的手,一步步的朝紅毯的那一端走去。麵對眾多對手的時候,蘇拉可以平靜以對。而今天,她的續的飛快,每走一步,仿佛她就離她原先的生活遠去一步,麵對的則是全新的旅程。

  東方司漠一身銀灰色手工裁剪的西服,黑色襯衫,同色係的領帶,襯衫的袖口上,同色係的袖扣。顯得沉穩而內斂。他手捧金色馬蹄蓮,站在紅毯的另一端。今日的他,斂去了原先的霸道,冷漠,散發出更多的是溫和和俊雅。

  蘇拉一步步的走到東方司漠的麵前,東方司漠把手裏的捧花遞給了蘇拉,蘇拉淡淡的笑了,接過手裏的捧花。院長眼眶含淚的把蘇拉交到了東方司漠的手裏。蘇拉是他一手帶大的孩子,獨立,自主,灑脫也張狂。他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可以親自帶著蘇拉走過紅毯,到達她生命新的一個。

  當伴娘的顏若霏在一旁哭了,不知道是氣氛感染了她,還是好友臉上幸福的笑感染了她。原本就感性的她,落下了淚,那是對好友祝福的淚,也是喜悅的淚。

  海葵從未想到,蘇拉會親自她來參加他們的婚禮。心裏有一刻的呆楞。今天看見蘇拉的時候,她驚豔於蘇拉的美麗,而此刻,她羨慕蘇拉的幸福,心裏的那種落寞油然而生。若有機會,她可能嗎?

  “我把蘇拉交給你了,也許生活有坎坷,也許道路是崎嶇不平的。彼此信任,相互相攜,你們一定會走到最後。既然愛了,那就不要輕言放棄。心境要清明,再大困難,也可以度過。”院長認真的對著東方司漠說著,東方司漠並沒有接話,安靜諜著。

  “蘇蘇,看你長大。18歲後的你一直就這麽獨立,自主,灑脫。希望你未來的每一天也可以如此。我隻希望將來的你,依然可以像現在這樣,燦爛的笑,不羈的灑脫。要幸福,蘇蘇。”院長看向了一旁的蘇拉,語重心長的說著。

  蘇拉輕輕點了點頭。女人在這樣的日子裏,是否都是多愁善感的。她用力的抱住了院長,忍住了即將滑落的淚。穩定了自己的情緒,才放開院長,輕輕的點了點頭。

  院長拉起蘇拉的手,輕輕的放到了東方司漠的手心裏。然後安靜的在一旁站著。東方司漠挽起蘇拉,朝教堂的最前方神父所在的位置走去。院長在背後默默的看著,不禁老淚縱橫。他拿出手帕,輕輕的擦拭了自己眼角的淚,豎立站好。

  蘇拉,一定要幸福。

  蘇拉挽著東方司漠,這一刻起,他們將一起攜手走向全新的旅程。她不知道她的選擇是否正確,更不知未來的路會如何。但她知道,若不去爭取,也許留給她的是一生的遺憾。若爭取了,縱然有可能遍地鱗傷,體無完膚,但至少她付出了,努力了,了無遺憾。

  東方司漠挽著蘇拉在神父麵前站定。

  “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我願意。”東方司漠的語氣裏有著堅定,卻也有著一絲不可覺察的無情。

  “你願意嫁這個男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我願意。”蘇拉的語氣裏隻有堅定,還有那一絲為未來,努力前進的勇氣。

  “新郎和新娘交換戒指。”神父郎聲宣布著。

  顏若霏送上了他們的結婚對戒。東方司漠拿起女式戒指,往蘇拉的右手無名指帶去。蘇拉看到戒指後有點驚訝,他隻是最簡單的銀戒。而戒指的麵上刻著J&S的字眼。那是他們英文的縮寫。

  收起了驚訝,她拿起男戒,給東方司漠帶了上去。無名指連通心髒。蘇拉看著那個帶上戒指的無名指,久久未曾開口。

  東方司漠,有一天,我能走到你心髒的最深處嗎?

  “現在,我正式宣布,你們結為夫妻,新郎可以吻新娘。”

  神父話音剛落,教堂裏響起了掌聲。東方司漠掀開蘇拉的頭紗,頭紗下的蘇拉,那種恬靜中帶著性感,東方司漠是第一次見。有一刻的呆楞和驚豔,但很快,他收回了思緒。

  “小野貓……”語音剛落,他的吻也隨之而上,溫柔而。

  蘇拉摟住東方司漠的脖子,深情的回吻。直到喘不過氣,兩人才結束了這一個吻。教堂裏不斷傳來掌聲,尖叫聲,歡呼聲。

  “請多指教,東方先生。我是你新上任的新科夫人,蘇拉。”蘇拉調侃的說著,語氣裏有著堅定,卻也帶著一絲不確定。

  “請多指教,我的夫人。”東方司漠笑了起來。

  初見蘇拉,眼裏的那種不羈和灑脫才是最初吸引他的地方。就如同曾經的她。在黑夜裏,猶如閃耀的星辰,耀眼的讓人的視線無法離開。送上那杯調酒,有意無意的試探,是他默許了一段曖昧的開始。卻也清明的知道,兩人不是同樣的人。隻是初見的悸動需要一絲肯定的念想。

  而如今,她是他的。

  禮畢,東方司漠牽著蘇拉的手朝外走去,在場的親朋好友也紛紛一起朝教堂外走著。攝影師在外等待,用相機定格他們最美的瞬間。

  “蘇姐,快拋捧花……你幸福了,也要讓在場的妹子們延續你的幸福啊。”方皓大聲的叫著,哄著氣氛。

  “就是……快拋捧花!”

  蘇拉笑了笑,轉過身,手捧捧話站好。旁邊圍繞的人瘋狂的開始一起喊著,一、二、三……三剛落下音,蘇拉的捧花隨著一道優美的弧犀朝外拋去。在場的女性不多,趁著氣氛,開始尖叫,搶著捧花,也許帶著好玩,也許帶著為幸福的憧憬,也許現場的氣氛感染了她們,總之,她們也隨著花落下的方向瘋狂著。

  花最後定格在了海葵的懷裏。海葵楞住了,看著捧花,是她嗎?傳說中,接下新娘手捧花的人,將會是下一個新娘。會是她嗎?海葵淡淡的笑了……對那一絲有了憧憬的美好將來,笑了。

  “哇……是個小姑娘。”大家又哄起來了。

  蘇拉看著接到手捧花的海葵,也有了一絲的驚訝。海葵,你會幸福的,會等候到你默默愛著的人。不會有人,會讓自己的生命裏,錯過這樣的一個精靈般的你。

  海葵,你也要幸福。

  “蘇蘇,要幸福。”顏子兆走了過來,擁抱著蘇拉,淡淡的說著。

  顏子兆用餘光看了眼一旁的東方司漠,眸光暗沉了下來。東方司漠迎上了他的目光,顏子兆挑釁的笑了笑,在東方司漠的目光中,親吻了蘇拉的臉龐。蘇拉楞了一下,卻欣然接受。顏子兆本就是隨性之人,想什麽做什麽,有些突如其來的以外舉動其實也在意想之中。

  顏子兆看著眼底燃起怒火的東方司漠笑了。原來這麽多年,他還是喜歡這樣樂不此疲的玩著這種踩他怒火底線的遊戲,不過,自從一些事情以後,這樣的怒火已經在他的眼裏消失,仿佛徹底的平靜無波,臉上若有若無,不陰不陽的笑,就成了他的標誌。

  礙眼的笑呀……可,你會讓蘇拉幸福嗎?顏子兆的眼裏閃過一絲陰冷。

  蘇拉挽著東方司漠,在集體的合照後,便朝今天的餐會現場出發。不似酒店裏的隆重,而就是簡單的在東方大宅後麵連片的青草地上,自助形式,隨意則好。

  就如同愛很簡單,淡淡的,暖人心扉。而愛情裏,隻要,我的世界有你,就足矣。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仙門隻能靠我拯救了》《異界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