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05 怎麽又是你?
  比稿一直持續到中午12點正式宣布結束。接下來就是一星期的等待時間,自然就知道大家這2個月的努力成果如何。

  “蘇姐,我們幾成把握?”徐之勤有點膽怯的問著。他真的被剛才激烈的場麵刺激到了。

  “不知道,天定。反正努力過了,別的拉倒。我們吃飯去吧。”蘇拉這下到無所謂了,反正她盡力了。

  “對,你蘇姐說的對,盡力了,就可以了。”方昊安慰著徐之勤。

  吳明其實才是四個人中最年長的,現年30。不過也和大家一起叫蘇拉為蘇姐。他並未說話。此次比稿的對手太強大,讓他看到了人外人,山外山的盛況。對於勝算,他真的完全沒底。一半運氣,一半實力,每家優勢不同,實力相當。就算輸了,也不算輸但沒麵子。

  “今晚去放鬆下吧。那種氣氛真tmd難受。”吳明直接爆了粗口。

  剩下三人並沒有出聲,則代表一致通過。在東方集團附近隨意吃了點東西,四個人打道回府。他們要匯報今天比案的情況,評估成功的幾率有多少。等結果出來,無論情況如何,都要進行一次檢討會。

  東方集團總裁辦公室

  “總裁,這是您要的資料。”鮑伯在半小時以後遞上了一份完整的資料給東方司漠。

  東方司漠接過資料,示意鮑伯可以離開。

  看這幾張a4紙就可以概括的資料,東方司漠意外的皺起了眉頭。這一切,未免巧合的有點離奇。一隻手撐著下巴,依靠在轉椅扶手上,一隻手拿著資料,他陷入了思考。

  “大哥……”東方司言連門也沒敲就直接推門進來。

  “你最近的規矩越來越差。”東方司漠皺眉看著眼前這個風風火火的人。

  “交代你的事情如果沒有完成,你就準備去給愛斯基摩人賣冰吧。”東方司漠嘴角依然揚著笑,但那笑看起來卻那麽不真實。

  “大哥,不要這麽殘忍吧。”東方司言哀號著。他一點也不懷疑東方司漠說的話。

  “有內賊,賣了公司的底標,幸好在投標前發現,及時做了修改,才沒有造成大損失。”東方司言收起玩笑的心,正經的說道。

  東方集團在瑞士進行一個項目的投標,十成十的把握。標底也隻有公司幾個高層知道。甚至還是屬於近親的高層。卻意外的在投標的前一天晚上,東方司言重新檢查標底文件的時候發現標底文件有被移動過的痕跡。安全起見,他做了標底價格的修改。

  果不其然,在第2天的投標的時候,競爭對手公司出的價格隻比東方集團當時的標底低一點的價格。而在東方集團揭標底的時候,明顯在對方的臉上發現了震驚的表情。

  “他如此按耐不住?這點時間都不願意等了?”東方司漠冷淡的說著,臉上依然沒任何表情,嘴角的笑依然掛著。

  “大哥,你的想法?”東方司言好奇的問著。雖然東方司漠是他的親大哥,但是,有的時候,他真的完全不明白他心理想的是什麽。

  東方司漠對待對手,總是喜歡慢慢的折磨他,讓他在一種極端恐懼中死亡。而在這之間,他會讓對手盡情開心的玩出所有的把戲,從來不加以幹預。隻是他的敵人,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早就在別人的監視之下。

  “看他還能玩出什麽。我叫鮑伯把下午所有需要簽字的文件轉到你辦公室,下午我不在,其餘的你自己看著辦。”東方司漠說完,起身拿了西裝外套,準備離開。

  “老大……不是吧……”東方司言慘叫著。

  “當然是。”東方司漠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臉上的笑,很招人討厭。

  東方司言當然知道大哥是在懲罰自己,居然可以讓隨身攜帶的標文被人動了手腳。但是,他更好奇,大哥這個工作狂丟下工作一下午會去哪裏。

  “好奇?告訴你也無妨,我去找你那位未來的大嫂。”東方司漠一眼看穿了東方司言的想法,輕拋了一句,就旋身離開了辦公室。

  “什麽?天……不會吧,真的出現了?”東方司言反應過來以後,直接驚詫著。

  “副總裁,這些是今天要簽署和確認的文件,請您過目!”鮑伯拿了一堆的文件,放在辦公桌上,冷聲說著。

  “我說,鮑伯,你是不是和大哥呆長了啊,那笑看起來都那麽邪惡,做事一點都不拖遝。”東方司言沒好氣的瞪著鮑伯.

  “你是不是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呀?”東方司言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眼睛發光的看著鮑伯,幾近期待的說。

  “副總裁,對不起。我是總裁的助理,不是他的私人管家。總裁的私事我一概不知道。總裁交代,您就在他辦公室繼續工作就可以,免得把東西繼續搬來搬去。”鮑伯一字一句的交代著,根本不去回應東方司言的好奇心。

  “你……含做事。”東方司言頭上一堆的黑犀一群的烏鴉飛過。

  他早就應該知道,想從鮑伯的嘴裏探聽出什麽消息那是癡心妄想。拿把對著他的心髒,他都不會選擇背叛東方司漠的。反而會把你的想法一字不漏的告訴東方司漠。去哪裏找這麽忠心的屬下,他也想要拉。

  大眾傳媒

  蘇拉四人回來就馬不停蹄的繼續開會,檢討,評估。以往在這樣的會議以後會得出一個差不多的結論。而這次,四個人完全心理無底,李力群也顯得有點沉默。

  論資曆,他們和那些國際化大公司相比還欠缺;論實力,他們的執行力,策劃力絕對在前列;論經驗,他們又有點欠缺國際推廣的曆練。綜合對東方集團的評價,這一次的比案估計會空手而歸。

  “想什麽,想p拉。蘇姐不都說了,盡力就好,其餘都扯淡拉。”吳明隨手一攤,腳就蹺到了會議桌上。

  “蘇拉,我說今晚去pub吧。我們好久沒一起喝一次了。”方皓建議著。

  Pub……

  蘇拉突然想起了周末的西塘那夜。臉瞬間紅了起來,變得有點尷尬。以往,她都很自然的接了下去,反正沒次比稿結束,或者大家靈感全無的時候都是在pub裏打發時間的。不是酗酒,其實就是純粹的找樂子,看看燈紅酒綠下來來往往的各種人,各種曖昧。

  “哇,蘇姐,你的臉紅了啊……是不是酒吧有什麽事發生啊?”吳明細心的觀察到了蘇拉的反應,鬼叫了起來。

  “去,說什麽呢。去哪家pub?”蘇拉收起自己的思緒,隨口問著。

  “老地方呀,s市哪裏還有比angelbaby更好的pub了?”方皓有點奇怪的看了看蘇拉。

  “恩,好。今晚打車去。還是九點?”蘇拉確認了下時間。

  “yes!晚上見。現在要去先安撫下我女朋友,折騰2個月,再不安撫,後院要起火了!”方皓說完,快速離開。

  剩下三人哄堂大笑。

  城市的鋼筋水泥封閉了大家的心。變的冷漠,無情。僅有的良知也在各種慈善麵目的欺騙下消失無綜。霓紅閃爍,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夜幕下的人,濃妝豔抹更好的隱藏起了自身,展現的都是那風情妖嬈的一麵。男人變得紳士,卻也隻是批著羊皮的狼,希望在各種刺激中尋找新歡。隻留舊愛在一邊哭泣。女人變得大膽,性感,蛻去白日裏的端莊,穩重,化身成妖精。縱情的在音樂中舞蹈自己優美的身姿。

  這是s市的夜生活。也是這些白日裏汲汲營生的都市夜晚最真實的寫照。

  叫了啤酒,小點。四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喝著。工作拋擲腦後。沒一會的時間,徐之勤就快速的步入舞池,和辣妹貼身熱舞。真看不出來平日在公司有點害羞的小朋友這下倒是顯得熱情奔放。

  “我去下衛生間,你們自便。”蘇拉說完就起身朝廁所走去。

  有一搭沒一搭的喝,不自覺下也喝了三四瓶的啤酒。肚子漲的難受。頭也開始有點暈。一天的神經太過,則就顯得有點疲憊。

  上完衛生間,洗手池裏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周末太瘋狂,周日想太多,周一太緊張,導致現在黑眼圈用妝都蓋不住。今天晚上該死的就不應該答應來pub,她應該回家倒頭就睡。再這樣下去,26歲的容顏就要變成36歲的蒼老了。

  “喲,我說這是誰呀?大名鼎鼎的蘇拉呀。”

  身後傳來了一陣尖銳而譏諷的女聲,蘇拉順著鏡子看清了來人。連敷衍都懶,隨即轉身想離開。結果天不遂人願,女人也跟了出來,在公共區域的時候擋住了蘇拉。

  “葛明麗,你有完沒完?”蘇拉聽住腳步,冷聲說著。

  “我怎麽了?我隻是看看你這個喪家之犬。”葛明麗絲毫不客氣的嘲諷著。

  “我是什麽犬,和葛大關係不大吧。葛大趕緊回去守緊你家男人,千萬別有一天和我一樣變成喪家之犬。”蘇拉挑了眉,絲毫不客氣的嘲諷回去。

  “你……含你以為我是你?我是葛氏地產的千金,你是什麽?你就是一個在底層苟延殘喘的低等平民。你覺得君堯選你還是選我?”葛明麗氣急敗壞的反駁著。

  “明麗,你在這。你……蘇拉……”突然,一陣好聽的聲音,插/進了兩人的爭執。

  “你們繼續,我不奉陪了。”蘇拉看了眼來人,隨即走開。

  原來,這麽長時間了,心還是有一點點的不舒服。也許是不甘,也許是刻骨銘心,也許是恨……她也分不清,是什麽樣的感覺。

  “急什麽……不好好看看我們現在是如何恩愛的嗎?”葛明麗當然不肯這樣放過蘇拉。

  “你們不要得寸進場”蘇拉的手緊緊的攥著拳頭,冷聲說著。

  “我說親愛的,你就這樣站著和這樣掉水平掉身價的人糾纏嗎?”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了過來,三人同時轉身。蘇拉看見來人,從呆楞到震驚再到一種說不請道不明的表情。

  我好困我好想吃肉……

  好熱的響……冬天什麽時候來……

  收藏嘛……給力點嘛……

  哈哈哈哈……泡個花茶,繼續開始……睡覺!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