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03 激情夜
  蘇拉不知道自己怎麽跟這個男人回到他住的地方。

  定睛一看,她瞬間反應過來。這個男人住的這個房間,則是小鎮最好的客棧,最好的房間。用的東西全是叫的上名字的奢侈品。這裏的房間,不是一般人可以住的起,更不是可以隨便預定的。就算想住,也需要特殊渠道才可以預定。

  一樣臨水的房間,卻是一個充滿情調的複試小樓,最傳統的古樸裝修,配上最好的花梨木雕花大床,臨水陽台外足可以容納西塘的全部景色。房間的那張大床更讓人充滿遐/想。

  “還滿意嗎?”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出現在蘇拉的耳邊。

  不等蘇拉有所反應,他的唇也輕柔的吻了上去,不似剛才的狂野,細細的品味著蘇拉唇間的美好。

  蘇拉覺得心頭像千萬隻螞蟻爬過,惹的她躁動不安。她卻堅持著不去回應男人的調情。咬住嘴唇,不讓聲發了出來。

  男人突然輕笑了兩聲,手已經順著黑色的花邊伸了進去,輕柔著的,有一下沒一下的折磨著蘇拉的神經感官,慢慢的,順著,溢出了濕潤的液體,饒在男人的手尖。

  蘇拉的長裙不知在何時已經滑落在地上,全身隻剩下透明的黑色和同係的。在昏黃的床頭燈下,顯得格外的性/感,妖嬈。

  “恩,已經濕了呀。”嘴邊是男人的調情的輕笑聲,有那麽點挑釁的味道。

  。

  男人也沒讓蘇拉失望,一跟手指伸進那片黑色,來回有節奏的著。

  蘇拉終於忍不住了,溢出了好看的唇。

  “磨人的小妖精。”男人在蘇拉的耳邊輕聲的說著,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突然,男人一把打橫把蘇拉抱了起來朝大床走去,把她粗暴的丟到,快速的脫下自己的長褲,以及卸了一半的襯衫,覆身壓在了蘇拉的身上。

  “小野貓,你要什麽?”男人突然停止了全部的動作,就這麽安靜的看著蘇拉。

  “你這算什麽?耍人開心嗎?”蘇拉生氣的吼著。

  “要什麽?說。”男人的語氣變的強硬,少了一絲的調笑。

  “我要你,我要你……”蘇拉叫喊著,她再也無法忍受,眼角出現了晶瑩的淚珠,一種被逼迫到及至以後流下的不知是痛苦還是喜悅的淚。

  “你是jeff……”蘇拉已經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動作,順從著男人的問話回答著。

  “叫我司漠,或者漠。”男人重複了一次自己的中文名字。

  “司漠,司漠,司漠,漠……我要你,不要再折磨我。”蘇拉的聲音已經變得迷離而渙散。

  。

  屋內安靜了下來。有的隻是兩個人的輕喘聲,還有那一室的淫/糜。蘇拉累的無法起身,加之長島冰茶後勁的揮發,劇烈的運動下,讓她隻想埋頭就睡。

  女人在他的世界裏,僅僅是調情及發泄的物品,結束以後,他從來不記得身下承歡的女人的長相。而今,卻意外的記住了蘇拉這張美豔的臉。

  一隻倔強卻又不服輸的小野貓。

  對蘇拉的身子,僅僅一次,卻讓他有了上癮的感覺。站在蓮蓬頭下,他衝洗著自己。也許把這隻小野貓變為暖床的女人會更合適,那是一種挑戰,不是麽?

  司漠好看的唇輕輕上揚了一個幅度。

  在司漠進去浴室後,蘇拉似乎一下子從中清醒了過來。少了男人溫度的身體,突然在空調下變得有點冷。浴室裏不斷的傳來流水的聲音,蘇拉的腦子裏頓時不斷的播放著剛才的畫麵,她的臉龐瞬間紅了起來。

  這一夜,太瘋狂了。

  那個叫司漠的男人似乎有著一種魔力,讓她就這樣不由自主的跟著他回了他住的地方,滾了床單。不僅如此,自己還異常的投入,完全不能自我。回想起剛才不斷哀求著男人給她的情景,蘇拉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深埋了。

  她快速的從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她沒有勇氣繼續呆下來,去麵對男人刻薄的調情,去麵對這滿室的曖/昧。

  此刻的瘋狂,真的應該結束了。西塘這一夜的,就當是夢,曾經出現過。

  走前,突然看見了垃圾箱裏的保險套,蘇拉長舒了一口氣,至少這個男人沒有在下忘了安全措施,不像自己,已然不能自我。

  這個男人,就如這個黑夜一樣,深不可測,根本不是她可以沾染的角色,能全身而退的時候,她一定會先明哲保身。

  人,不可起貪念。

  蘇拉一個人漫步在淩晨的西塘,踱步回到自己的客棧,卸妝,洗澡,換衣服,拒絕再讓自己回想剛才的一切,明天起來,就是全新的一天,她則應該離開這裏,回到那個鋼筋水泥包裹的現代都市,繼續過原本屬於自己的生活。

  司漠衝洗完走出浴室,看向已經空無一人的大床,挑了挑眉,卻也未曾多說什麽。這是第一次,女人和逃難似的離開他的床,而他卻被一個人留在房間。

  突然,床頭的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走前一看,是一隻的山茶花耳環。小野貓遺留下來的?他笑了起來,女人的把戲?欲擒故縱?

  小野貓想什麽?自己順著耳環去找她?那她真的高估自己,低估了他。女人隻是發泄工具外加生活調劑品,還不至於讓他對一個人執著。縱然,他對小野貓的興趣還在,那也僅僅是興趣。

  拿起山茶花的耳環,他順手丟進了垃圾桶,看著耳環垂直掉落,他突然伸手接住了。看了會,他把耳環放到了自己的錢夾裏。

  原因?也許是一時興起惹的禍。

  至於出現在西塘這個小鎮,應該又讓一些人慌了手腳。誰能想到,他沒選擇出國,卻意外的出現離s市不到200公裏的小鎮上呢?

  該解決的問題,遲早都要解決。適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看了眼,就直接接了起來。

  “少爺,老夫人一直找您。”電話裏傳來必恭必敬的聲音。

  司漠沒有多說什麽,直接掛了電話。

  靜謐的西塘夜,卻也多了一絲的詭異。

  我要去度假……我要去尼泊爾……我要去豔遇……醜女掩麵飄過……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仙門隻能靠我拯救了》《異界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