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02 你是誰?
  “我的女人你們也碰?”慵懶磁性的聲音從後麵傳來。音調裏有著淡漠和不屑。

  男人依靠著桌子邊緣,一隻手端著酒杯,一隻手靠著桌子,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鬧劇。那聲音帶了點不屑,也帶了點嘲諷。

  喝了一口高腳杯裏的酒,把杯子放在桌上,一步步的朝鬧劇的中心走來。

  “你是混哪裏的?我看上的人,你也敢出來要人?”

  雷哥踉蹌的走了幾步,周圍的保鏢隨之跟上,一臉要動手的架勢。

  “你你你……你是誰?”雷哥的聲音突然變的惶恐,聲音發抖,肚子隨著,驚恐的問道。

  蘇拉的手掙脫了出來。男人依然在暴風圈外站著。

  蘇拉朝男人的方向走去。

  雷哥的身後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似乎拿硬物頂住了雷哥的腰,讓他瞬間變的惶恐。

  那是什麽?蘇拉的好奇心不免被勾了起來。她看了眼身邊的男人。

  “好奇心殺死貓。”男人似乎知道蘇拉想問什麽,淡淡笑了笑,好看的酒窩露了出來。

  蘇拉聳聳肩,不再出聲。她不是好奇的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明哲保身才是明智之舉。

  隻是,難免,她對眼前這個好看的過火的男人多了點好奇。

  “你有資格知道嗎?”男人的聲音帶了點笑,似乎笑他的不自量力。

  “給你兩個選擇,要麽現在馬上滾出去,要麽……”突然,男人停住了聲音,看了看雷哥身後的男子。

  黑色衣服的男子在雷哥身後站著,依然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雷哥帶的保鏢也突然變的驚恐,不住的看著男子。男子依然麵無表情,維持著自己的姿勢。

  周圍的人,細聲猜測,背後的那個是什麽東西,可以讓當地的惡霸瞬間變臉。

  “我我出去……”雷哥快速的超前賺還擔心的看了眼身後的黑衣男子。

  “慢著!”男人不緩不慢的說著,“我是讓你滾出去,不是走出去。中文不好?聽不明白?要不要我英文重複一次?”

  依然是那種帶著嘲諷的輕笑。

  “你……”雷哥的麵子似乎掛不住了。

  男人沒有額外的表情,挑了眉看著眼前矮胖的男人,好看的酒窩露了出來,雙手插在口袋,俯視著他,似乎再問,你要如何呢?

  雷哥被這樣漫不經心的眼光看的渾身起了冷汗。

  初夏的西塘還有點微涼,而此刻,他卻覺得,這裏炙熱的讓人渾身難受。

  他快速的蹲了下來,按照男人的意思,徹底的從這裏滾了出去。他周圍的保鏢也快速的離開,到門口扶起雷哥,瞬間從酒吧門口消失無蹤。

  黑色衣服的男人變化了姿勢,雙手背後,依然默默的站著,在黑暗之中,他就是一個被人無視的角色。黑色完全和夜色融合在一起。

  酒吧裏這一則小插曲結束以後,客人各自回位。

  女人的眼光裏多了對男人的愛慕,對蘇拉的嫉妒。男人收起了對蘇拉的邪念,開始尋找新的目標。

  經過剛才的那一幕,大家都知道,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起的人。不需要為了一個女人,賠上自己的小命,太不值當。

  “sura,謝謝!”蘇拉對著眼前的男人道謝著。

  “喝下‘魅之夜’你是打算和我共度一晚,恩?”男人的聲調依然好聽。

  “至於你的名字,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口氣依然淡漠,似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改變他的語調和步伐。

  “‘魅之夜’喝下可以是認識,可以是一夜風流,我對一個連名字都不願意告知的人,選擇前者。”蘇拉不卑不亢,笑著說道。精致的眼,微微的眯了起來。

  “恩?你倒是第一個這麽說的女人,欲擒故縱?”男人突然笑了起來,有了調笑的心情。

  “一個吻,換你的名字?”

  蘇拉被燃起了鬥誌,縱然結果可能是慘敗。一個好的對手,遠比一頭好色的豬好。

  男人絲毫不客氣的一手攬過蘇拉的腰,一手托住蘇拉的後腦,好看的唇傾身而上,吻住了蘇拉。

  蘇拉有一刻的驚呼,趁著空隙,男人的舌頭鑽了進去,強勢的和蘇拉的小舌糾纏著。

  吻濃情而激烈,攬住腰的手也開始不安分的遊離在蘇拉的背部,傳來一陣陣顫栗的酥麻感,

  蘇拉不禁摟住男人的脖子,開始回應男人的深吻。

  順勢,男人把蘇拉壓在了位置上,標準的女下男上的傳統姿勢。

  窗外的月都羞紅了臉躲藏了起來。

  “jeff,一個吻一個名字,很值得。”

  男人在蘇拉入情的時候,卻放開了蘇拉,恢複到原先的姿勢。

  蘇拉被男人勾引的起了,卻在最的時候被男人狠狠的從甩到低穀。

  她的臉上有一絲的狼狽,泛紅的臉龐,迷離的眼神,和被撕咬過的嘴唇,都讓人想入非非。

  幸好這裏是隱蔽的位置,外麵的人,看不清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

  蘇拉有點不甘自己處於挨打的姿勢。她眯著美目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的眼神,動作都是一種勾引,一種嘲諷。嘲諷自己的不自量力,卻也深深的勾引自己體內的,還有那一顆叛逆的心。

  男人挑眉看著蘇拉,突然低聲笑了起來。

  蘇拉就像一隻未被馴化的小野貓,你不攻擊她,她不會主動來挑釁你,你如果朝她伸出了爪子,刺到她的痛處,她則會毫不客氣的伸手給你一爪子,讓你難以忘記。

  今夜,也許是個有趣的夜晚。

  蘇拉慢慢的起身,端過男人的杯子,泯了一口酒,好看的唇型印在了酒杯上。她像一隻輕巧的貓咪朝男人的位置走去。

  男人雙手張開,隨意的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安靜的看著蘇拉接下來要做什麽。

  蘇拉把酒杯遞給了男人,男人順手接過,對著蘇拉唇型的地方,一口喝完了杯子裏的酒,隨意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蘇拉坐到了男人的腿上,一隻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唇輕輕的印在男人的唇上。

  一隻手從男人敞開的襯衫扣子裏伸了進去,輕輕撫摸著男人的胸膛,慢慢的,解開襯衫上的扣子,唇從男人的唇慢慢的朝下移動,對著男人的脖子狠狠的吮吸了一口,留下了印子,趁著男人詫異之際快速的離開男人的身,恢複了原先的姿勢。

  “嗬,真的是隻小野貓。”男人輕笑了起來,磁性的嗓音,在這樣的夜晚,充滿了誘/惑。

  身體的某一部分已經起了最直接的生理反應,被蘇拉解開的扣子他也無心重新扣上,保持著原樣看著蘇拉,絲毫不介意自己胯/下之物的凸起。

  蘇拉看了一眼男人,不再言語,淡定的直接朝酒吧的外麵走去。

  攥成拳的手心微微冒出了汗。有一絲忐忑,也有一絲不安。更多的是期待和興奮。

  酒吧裏的人,突然放下了手裏的動作,看著剛才鬧劇中的女主角,但很快,又回到了自己聲色迷離的世界。

  仿佛剛才的鬧劇就隻數往雲煙,淡漠到讓人無法記得。

  “有意思的小野貓。”男人輕笑著對身後隱於黑夜裏的男子說道。

  “是,主人。”

  白虎的聲音沒有任何語調,像平靜的湖水丟下石頭都不會起波瀾。

  蘇拉走出了酒吧,深吸了一口氣。

  剛才的緊張,刺激慢慢讓它平靜下來。

  走上石橋,在橋中間靜靜的看著西塘的夜景,晚風吹過,裹胸的波西米亞長裙隨風輕輕飄起,順長的烏黑頭發也飛了起來。

  被風吹的有點涼意,蘇拉把手抱著裸/露在外的胳膊搓了搓。

  夜遊西塘的船隻早已經停靠在了岸爆古鎮石板路上的人影變的稀疏,白天熱鬧的店鋪也已關上了門。隻剩下酒吧一條街熱鬧的音樂未停歇。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離午夜還有1小時。

  夜生活,才正式拉開帷幕。

  平靜下來,蘇拉越過石板橋朝自己的客棧走去。

  西塘一夜,到此結束,讓一切回歸到正軌,明天,她要離開這裏,還是回到物質橫流的現代都市。

  古鎮的古樸,卻多了這樣的豬才,影響了心情。

  “怎麽,挑起火就想走了?”身後熟悉的聲音傳來,讓蘇拉停住了腳步。

  她轉過身,看見了酒吧裏的男子。

  他說他叫jeff。聲色場合,英文名是對彼此最好的保護,她不也隻說了自己的英文名。

  jeff很脯至少一米八五。

  摸過他的胸膛,裏麵不是白斬雞,而且肌肉紋理分明的胸膛,沒往下,但可以想像的到,性感的腹肌,優美的倒三角的線條。絕對是穿衣有型奠然衣架,脫了衣服又是一個有料的裸/體,絕對可以讓想入非非。

  蘇拉皺了下眉頭,讓腦子裏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離開。然後就這麽看著眼前雙手插在口袋迎風而站的男人。身後那個黑色衣服的男子在此刻卻不見了蹤影。

  出門帶這樣一個角色,眼前的男人,怎麽看都不如表麵看起來的平靜。

  蘇拉在心理評估著,她不想給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煩,縱然也隻是縱欲的一晚。

  她有她縱欲的理由,卻也不想無端的讓自己陷入沼澤之中。

  “恩?”

  男人不知道什麽時候走到了蘇拉的麵前,一隻手抬起了她的下顎。充滿了調戲之意。

  “你不是跟出來了?”蘇拉冷靜的說道。

  她騎虎難下了,上不得,下不得,仿佛一切都脫離了她的控製。

  男人突然俯身吻上了蘇拉的唇,他明顯感覺到蘇拉緊張的退了一步。他不讓蘇拉有任何後退的機會,一把抱住她的腰。唇隻是輕輕碰了一下,就移到了蘇拉的脖子,慢慢輕吻著。舌尖偶爾調戲似凋過她的耳垂。

  蘇拉咬住自己的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也努力的讓自己不去回應男人的吻。

  男人沒理會蘇拉的故作鎮定,突然,唇在她的脖子上停了下來,用力的吮吸起來,一直到脖子上出現了鮮紅的印子,才慢慢的轉回蘇拉的唇,把她發出聲的呻/吟給吻了下去。

  “叫我漠……恩。”

  男人停止了親吻的動作,看著已經被挑起的蘇拉,低聲說著。

  “恩……漠……”蘇拉的神誌開始出現了一點迷離。

  夜色裏的西塘,純然陌生的男女,因為多了一絲曖昧的較勁互動,淫糜的氣息充斥著他們周圍的沒一寸空氣,讓人無法忽視。

  盡力看看,能不能保證每天3000字以上的日更~

  某天變態了,也許就加更……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仙門隻能靠我拯救了》《異界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