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陰謀詭計
  慕綏綏不知道葉秋白要出遠門,當然,她也不關心。

  她現在一門心思撲在薑府。

  而薑府,也因為她這顆突然投入的石子,泛起了陣陣漣漪。

  首當其衝的就是大房。

  「娘,為什麽溫香閣的人說我們薑家欠了幾十兩銀子沒結了?那賬房先生在我麵前要債,讓我今天在徐家大小姐麵前,好沒麵子。」

  薑昭昭氣衝衝地衝進來,此時薑白氏正在家裏收拾東西,房間裏擺滿了好幾個箱子,裏麵裝的全是金銀細軟。

  薑昭昭看到麵前這一幕,驚呆了。

  「娘,我們家是出了什麽事了?這是要跑路嗎?」

  薑白氏頭都沒抬,她唉聲歎氣地把東西一件件地搬進箱子裏。

  「和跑路差不多。」

  「我們家惹上誰了?」

  「惹上了丞相夫人。」

  「丞相夫人?」薑昭昭細細品了品,才想明白這個詞的含義,「那個傻子?」

  「對啊,那個傻子。昨天在老太太麵前好一頓演戲,把我和你爹都弄得裏外不是人,老太太也早就發話了,讓我們把欠二房的月錢和嫁妝都還給人家,我這搜搜撿撿,都還沒湊齊呢。」

  聽到薑白氏這麽說,薑昭昭也不急著催薑白氏還鋪子賬麵上的錢了,她坐下來,抓起桌上的茶水灌了一口。

  「娘,您都沒有和老太太說嗎?她老人家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可是也不該這麽冤枉您啊。」

  「也不隻有我一個人冤枉,在我去祥鶴樓挨罵之前,你爹就挨過罵了,罵了什麽我不知道,但是你爹他這些天,心情都不是很好。」

  「爹也挨罵了?」薑昭昭聽到這話,眼睛瞪得溜圓。「爹為了薑家付出這麽多,老太太他們都看不見嗎?沒有爹在前麵謀劃,哪有薑家的今天。若不是爹出錢出力,四處打點關係,這睿親王能來咱們家做客嗎?」

  「可是老太太他們,壓根不管這些。在他們眼裏,能賺錢的才吃香。」

  「就憑二房那一堆土包子?要不是我爹在外撐場麵,他們現在還是上不得台麵的鄉下人。」薑昭昭憤憤地淬了一口,她是打心眼裏看不上二房的那些人。

  「你可別這麽說,人家房裏現在出了一個丞相夫人呢。」薑白氏一邊說著,一邊從櫃子底下拖出了一個檀木箱子。

  這可是她的私房錢。

  她打開箱子,手指拂過裏麵的寶貝,一想到這些東西很快就要拱手送人了。

  她的心,血流成河。

  薑昭昭沒有注意到薑白氏的心疼,她還沉浸在對二房的厭惡裏。

  「誰不知道那個傻子是冥婚新娘啊,她不過就是掛了一個丞相夫人的名字。丞相都死了,尊她一聲丞相夫人,那是給死去的葉秋白麵子,她怎麽還擺起譜來了?」

  薑白氏在檀木盒子裏麵挑挑揀揀,最後還是隻挑出來幾件過時的,她沒有那麽喜歡的首飾。

  收拾完,她將盒子合上,塞進櫃子底下,道:「可是人家現在就是名頭大啊。不過,你說這事也蹊蹺,昨天的消息是睿親王的下人帶回來的,難不成睿親王還說瞎話不成?」

  「什麽消息?」薑昭昭隻是離開了一天,但是感覺自己已經都要跟不上時代了。

  薑白氏把昨天睿親王發現薑晚晚去青樓,他們設計堵人結果被反咬一口的事,一一說了。

  薑昭昭聽完,當即做下判斷。「娘,睿親王是不會騙我們的,那薑晚晚明明就是在強詞奪理。」

  「可是,我一早就讓人去葉家問過了,他們說昨天下午薑晚晚的確是回房去了,葉家下人犯不著為她打掩護吧。」

  「娘,這您就不知道了吧。」

  薑昭昭一直混在京都貴女圈,女人嘛,湊在一起還能聊啥,不就是各大家族的八卦。

  所以,對葉家,薑昭昭了解頗深。

  「這位葉秋白啊,身世蠻慘的。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死了,母親對外是說生了重病,但是我聽說,他母親是拋下他改嫁了。葉家全靠葉秋白一個人撐起來的,葉秋白一死,還不得樹倒彌孫撒嗎。」

  「不,你這話不對,我去過葉府,那守衛森嚴,看上去家規頗狠。還有葉府那個管家,看人都是兩個鼻孔看人的,那調子,大得很呢。」

  「哎呀,娘,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管家不同別人,那是葉秋白的親弟弟。」

  「啊?!」薑白氏喃喃念著:「葉秋白親弟弟,怎麽看著那麽老啊?」

  薑昭昭笑了。

  當初她第一眼看到葉秋青的時候,也是這麽覺得的。

  所以,也不怪外人會誤解,以為他隻是一個管家。

  畢竟,誰能想到風度翩翩的葉丞相,會有一個看上去和莽夫差不多的弟弟呢。

  對葉秋青,薑昭昭並不想多提。

  她看不上的男人,一律都不值得浪費口水。

  薑昭昭繼續勸道。

  「娘,你別自己嚇自己,葉府如今自己都是泥菩薩,誰管她一個傻子回去還是沒回去啊,就算真的沒回去,他們也不會說的,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你的意思就是,睿親王的消息沒錯,這晚晚還真的去了青樓?」

  「肯定去了,而且大半日沒回,絕對在樓裏有男人。娘,隻要我們想辦法,證明她已非清白之身,二房就沒有辦法再拿她丞相夫人的名頭欺負我們了。」

  「可是……就算我們真的能證明這件事,葉府那邊不在乎,那不是也是白忙活一場嗎?」

  「葉府不在乎,我們在乎啊,特別是老太太,她出身名門,這種事,她不會忍的。再說了,還有睿親王在我們背後撐腰呢,娘你怕啥。」

  「睿親王,為我們撐腰?他貴人事多,怎麽會管這種小事。」

  「娘,您傻啊,睿親王巴不得薑晚晚鬧點幺蛾子呢,不然,人怎麽會特意把消息來告訴給你。」

  「為什麽啊?」

  「娘,你就別問那麽多了,反正,你要是扳倒了薑晚晚,別說睿親王了,可能聖上,都會嘉獎你。」

  想到這,薑昭昭笑了起來。

  笑容陰毒。

  任誰也想不到,那個溫婉純良的薑二姑娘,還會有這幅麵孔。

  作者有話說:

  哈哈哈哈,你們已經掌握了打擂的精髓了,雀雀居然都被你們算計了!

  今天更新就到這兒了,由於之前大家反饋前文有些地方不太懂,雀雀在明天爆更之餘,會把前文做出調整,熟悉雀雀的小夥伴知道,雀雀改文不會動筋骨,所以大家可以放心,看過的不用回頭去看,雀雀就是完善一些細節,當然,想去抓蛛絲馬跡跟雀雀打擂台的小夥伴,可以再回頭去看一遍~

  雀雀,接受你們的挑戰~~~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