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關進水牢
  她一點一點地朝君陌歸身後移動,隨時準備拔腿就跑。

  卻見君陌歸微微側頭,朝她看了一眼。

  聶韶音驚住了:“……”

  側顏殺有木有?

  媽耶,這個男人正麵看是盛世美顏,側臉更立體!

  長成這樣,也太犯規了!

  病嬌美男啊!

  關鍵是,雖然長了一張小鮮肉的臉,卻有老臘肉的沉穩成熟氣質!

  他那薄唇似乎微微勾了勾,開口了:“她衝撞於本王,勞安二公子將人交給本王處置。”

  可不是丟臉嗎?大庭廣眾之下,被一女子把衣裳給扒了!

  君陌歸不等安思勳開口,又朝身側隨扈道:“青衣,將人綁了捆在馬車後麵,回王府後關進水牢!”

  算是決定了。

  安思勳還能說什麽?

  “是!”攙扶著君陌歸的青衣朝其他隨從使了個眼色,便有兩人過來,將聶韶音給抓住。

  聶韶音被那美顏給閃瞎了眼,後知後覺才有動作想跑,隻奔出兩步就被抓住了。

  不一會兒,就被綁成了粽子捆在馬車後麵的架子上!

  “喂!逸王,你這麽對我,是要後悔的!”聶韶音有些著急。

  同時也慶幸,幸虧她剛才做了個雙保險!

  君陌歸卻隻是掃了一眼過來,並沒有理會她的叫嚷,轉頭朝安思勳看去,問:“安二公子認為,如此可好?”

  人都已經抓了,安思勳哪兒敢說什麽不好?卻是有一點不得不問:“皇上那邊若是問起……”

  君陌歸蒼白的唇微微一勾:“你與聶小姐的婚事是太後牽線,本王自然會將事情的始末向母後交代清楚的。”

  說完,又道:“青衣,回府。”

  滿朝文武都知道皇帝是個孝子,非關朝政的事都依從太後。君陌歸搬出了太後,安思勳還有什麽可說的?

  “恭送王爺!”他隻能咬了咬牙,躬身目送君陌歸上了馬車!

  雖然不能處置這個讓他丟臉的賤人,不過也好,如此一來他便可避開了娶聶二小姐,免了被克死的命!

  馬車在君陌歸上來坐穩後,便跑了起來,被掛在後麵的聶韶音哭暈在廁所!

  她猜想,沒有男人希望自己一輩子硬不起來,若有治愈希望,自然不能放棄的。君陌歸這樣做,應該是為了有更好的理由把她從安思勳這裏帶走。

  隻不過,這個小心眼的男人絕對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他一定是故意讓她在馬車後麵吃塵土的!

  逸王府距離安侯府也不算遠,聶韶音被綁在馬車後麵,還是吃了不少塵土!

  馬車終於在逸王府門前停下來,本來水靈靈的一張臉,都變得灰撲撲的了!

  “應該可以放我下來了吧?”

  聶韶音見那一身白衣的孱弱王爺被青衣攙扶著下了馬車,眼瞧著就要進門了,她連忙出聲提醒。

  君陌歸腳步微頓,轉過身來。

  目光在她身上掃了下,臉上顯出恍悟的神情:“哦,本王都忘了。”

  聶韶音:“……”

  這麽浮誇!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他朝青衣吩咐:“關進水牢,讓她知道什麽叫天高地厚。”

  音調平穩,就好像在說“本王今日要吃蒜蓉小炒油菜”這麽風輕雲淡,卻讓聶韶音頭皮發麻。

  這男人看上去溫弱,骨子裏卻冷戾。

  她正想說“你別忘了我們的交易”,眼珠子一轉,說道:“逸王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我心眼比針尖兒還小。現在你不對我客氣點兒,晚些時候若求到我身上,可就太晚了!”

  她的醫術並不是吹出來的好,中醫的能耐不但在治病上,用毒也有一手!

  君陌歸總會來找她的!

  就算不為了找她治病,也有非不可的原由!

  “哦,本王倒要看看,會有什麽需要求著你的!”君陌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轉身進了大門。

  聶韶音:“……”

  這就走了?

  也罷,她等著!

  抬眼看了一下逸王府的門楣,她不由感慨。

  不愧是皇帝的胞弟太後的親兒子,這氣派!

  隻不過……

  可惜了,他身上的那些病……

  皇權麵前無親情,利益麵前無兄弟啊!

  約摸一刻鍾後,聶韶音便被帶到了水牢。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