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究竟什麽時候才能成為你的家人?
  當北冥齊帶著手下趕來的時候,除了一一地的鮮血和幾個被廢了武功的人之外,哪裏有曲卿玥的蹤影。

   “找!”

   “加派人手!必須找到曲卿玥!”

   “傳令下去,讓禦林軍速來見本皇子!”

   北冥齊心中不斷下沉,難道曲卿玥已經遇害了?

   他還是來晚了?

   若是曲卿玥真的遇害 了,那麽他的計劃該怎麽辦?

   北冥齊心中煩悶不已,恨死了那個剝人臉皮的怪物。

   早知道對方會盯上曲卿玥,他就應該早點出手將人給收拾了,現在好了,給自己找了這麽多麻煩!

   筎玥帶著官兵趕來的時候,沒有見到曲卿玥,整個人都哭淚崩了。

   “小姐啊……嗚嗚嗚……小姐你去哪裏了啊……嗚嗚嗚……”

   悲戚癱坐在地上哭泣的筎玥完全沒有發現有人靠近。

   此刻所有官兵們都在聽從這北冥齊的調遣,在城中各處搜查尋找,北冥齊也在忙著尋找曲卿玥,哪裏顧得上一個小小的侍女。

   “你家小姐讓你回相府。”悶悶的聲音在筎玥跟前響起。

   聽到這話,筎玥猛然抬頭。

   “我……我見過你!”筎玥淚眼婆娑的看著眼前的人。

   白虎很是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是王爺的手下,曲小姐已經被王爺帶回去了。”

   聽到白虎這麽說,筎玥總算是想起來了,這白虎就是之前和小姐說話,被她當作闖入相府的人了……

   “小姐她沒事嗎?是燁王爺趕來了?!”筎玥激動的看著白虎問道。

   白虎點點頭:“這裏不適合說話,你快些回去。”

   話說完,白虎就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筎玥知道白虎肯定沒有騙自己,趕緊起身。

   “你要去哪裏啊?”北冥齊的侍從看到筎玥便隨口問道。

   主子出了事情,這侍女是不是要去逃命?畢竟問責下來,曲家肯定是不會放過她的,這就是他們作為仆人的命啊。

   “我要回去,回相府。”筎玥沒說曲卿玥在相府的事情,既然燁王爺的手下也沒說,那麽她就什麽都不說好了。

   聽到筎玥這麽說,那侍從將筎玥拉到一邊道:“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如今你家小姐下落不明,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你現在回去就遭殃了,相府問責第一個拿你開刀的,你現在還是趕緊離開京城吧!”

   聽到這話,筎玥瞪圓了眼睛道:“你才生死不明!我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肯定好好的!”

   看筎玥這不領情的模樣,侍從冷哼一聲:“不識抬舉,要送死就趕緊走!”

   “我是小姐的侍女,不管小姐怎樣我都要與小姐在一起,我也不會背叛小姐!”筎玥認真的看著侍從說道。

   她知道侍從的想法,但就算白虎沒有來跟她說這些話,她也會回相府,去丞相和夫人麵前請罪的!

   侍從擺擺手不願再和筎玥說話。

   而此刻,筎玥也明白了往日曲卿玥說的道不同不相為謀是什麽意思了。

   此刻京城中北冥齊安排了大量的人手去尋找曲卿玥,已經將幾方人馬都驚動了。

   北冥夜在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冷冷一笑:“曲卿玥那是活該,作惡太多遲早要被天收!”

   鴻安郡主在得知這件事情後,實在是坐不住,拿著自己的軟鞭直接出門了。

   倒是剛剛回到京城才落腳的柳惜雪是最後知道這事情的,和柳政兩人高興的隻差沒有手舞足蹈了。

   兩人都在心中默默祈禱這次曲卿玥可以徹底死無葬身之地。

   特別是柳惜雪,一想到曲卿玥死了連個臉皮都沒有,她心中就樂開了花。

   隻要一想想就覺得這是多麽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身在相府的曲卿玥可不知道外麵的風吹草動,仔細的將傷口抹藥後,曲卿玥偷偷的瞄了一眼北冥燁煜。

   這人將她帶回來之後就沒有說話了,這是在生氣嗎?

   “我又受傷了,你是不是更加不願意教授我武功了?”曲卿玥主動打破沉默。

   聽到曲卿玥這麽說,北冥燁煜轉身看著她,那雙狹長的眼眸中蘊含著太多太多的情緒。

   曲卿玥不懂,也不想去搞懂。

   不敢與他對視,她怕自己心力不堅定就會被吸引,然後被拽著下落。

   “你選擇了一條很困哪的道路。”

   聽到不威名遠揚這麽說,曲卿玥有些詫異,但還是點點頭:“路是我自己選的,我會負責到底。”

   “既然如此,好好休息,明天我會過來,既然太弱了那就努力變強吧,比以前還要努力。”

   “啊?!”曲卿玥詫異的看著北冥燁煜。

   這是打算重新教授她武功了嗎?

   “我不能夠阻止你變的強大,隻能夠盡量讓你少受傷,做好準備吧。”

   不知道為何,在聽到北冥燁煜這般說後,曲卿玥隻覺得自己後背很涼,一種不太好的預感直衝腦門。

   但北冥燁煜可沒打算解釋什麽,看曲卿玥的臉頰不再流血後,邁開修長的腿幾步走到了曲卿玥的麵前。

   拇指摩挲著曲卿玥受傷的臉頰。

   “若是留疤了……”

   “嗨,不會的,你難道忘記了我是做什麽的啦?”不等北冥燁煜說完,曲卿玥便笑著說道。

   她怎麽可能會允許自己這如花似玉的漂亮小臉蛋留下傷疤呢。

   看著曲卿玥這大大咧咧餓模樣,北冥燁煜是真的一時間都不知道要說她什麽好。

   “我會將你今天的事情告訴老師。”

   原本還很淡定的曲卿玥在聽到北冥燁煜這麽說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不不!您大人有大量,可別和我這個小人計較,我以後再也不跟您吵架了,也不跟您置氣了,您可千萬別告訴我外公啊。”

   若是外公知道她習武,知道她遇到的這些危險,肯定要著急……

   看著曲卿玥那緊張兮兮的模樣,北冥燁煜心中難言。

   家人……就是她的軟肋。

   而他,究竟要怎麽做,要到什麽時候,才能夠成為她的家人呢?

   他不知道。

   緩緩彎下腰,視線與曲卿玥的視線持平,北冥燁煜一瞬不瞬的凝視著曲卿玥。

   焦灼的眼神,逐漸上升的氣氛,曲卿玥已經察覺到不自然了,但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做。

   後退?

   已經不可能了,身後是梳妝桌,她的退路被北冥燁煜鎖死了。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仙門隻能靠我拯救了》《異界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