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對壘
  “屬下救駕來遲,還請主上責罰!”

   北冥燁煜看著手掌心的字發怔,下屬的聲音將其喚回神。

   收攏手心,北冥燁煜斂眉:“容傾人呢。”

   話音剛落,一道散漫的聲音傳來:“來啦來啦,我來啦!”

   不多時,一個身著白色長衫的英俊男子便來到了北冥燁煜的身邊。

   “這什麽鬼地方啊,他們速度太快了我追不上,緊趕慢趕總算是來到了。”這麽說著,白衣男子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別廢話,看看。”北冥燁煜緩聲開口,瞥了一眼被蝴蝶結包紮的傷口。

   白衣男子順著北冥燁煜的眼神一看,幾番忍耐這才沒有笑出聲。

   “不是……你一個大男人……噗……怎麽還給自己包紮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蝴蝶結啊……”

   雖然這麽說著,白衣男子也沒有耽擱,趕緊為北冥燁煜檢查傷口。

   “廢什麽話,這是別人包紮的。”北冥燁煜緩聲開口,腦海中不自覺的想到了那雙靈動又狡黠的眼睛。

   剛才那模樣哪裏是害怕,分明就是在算計著什麽。

   “咦……你中毒了,不過……”

   聽到白衣男子說北冥燁煜中毒了,幾個手下神色一凜,緊張的氣氛頓時蔓延開。

   “不過嘛,你的毒又解了!”

   這麽說著,白衣男子原模原樣的替北冥燁煜包紮好蝴蝶結,眼中帶著促狹。

   “能走嘛,傷口具體的情況還是回去看比較好。”這麽說著,白衣男子起身向北冥燁煜伸出了手。

   馬車行駛在回京的路上,白衣男子有些慢半拍道:“誰給你包紮的傷口,應該是那個人為你解毒的。”

   “一隻狡猾的狐狸罷了。”北冥燁煜閉著眼假寐,午後的陽光從車簾中穿透進來灑落在他的臉上,淡淡的光暈將那張俊逸似天神的麵容籠罩,顯得他更加的不真實。

   “咳咳!”發現自己有些愣住了,白衣男子假咳兩聲,有些心虛。

   這男人天生就是讓其他男人自慚形穢的!

   “容傾,看看這是什麽意思。”北冥燁煜攤開手心,赫然是曲卿玥走之前用他的血留下的字。

   容傾看著北冥燁煜手心的字,不解:“咦……”

   原本假寐的北冥燁煜掀起眼簾,慵懶的看了容傾一眼,而後再次閉上了眼睛。

   “所以說你遇到的到底是誰,究竟發生什麽了?”容傾疑惑看著北冥燁煜,心中好奇的撓心撓肺的。

   “秘密。”北冥燁煜輕啟薄唇,幹脆的吐出兩個字。

   ——

   與此同時,曲卿玥這邊也坐上了回曲府的馬車,腿上的傷已經沒有流血了,她其實可以從那個神奇的空間中拿出凝脂膏,讓她的肌膚變得無暇的。

   但是她不想這麽做……

   馬車堪堪在曲府停下,曲卿玥還沒來得及下馬車,外麵吵吵囔囔的聲音傳來。

   “玥兒!我的玥兒啊!你可算回來了!”

   “玥兒你沒事吧?!啊!”

   聽著那一聲聲的真心實意的關心,聽著那久違的上輩子到死都沒有聽到的聲音,曲卿玥忍不住紅了眼眶。

   車簾被掀開,率先印入眼中的是自己的父親曲承誌和母親秦婉如擔憂又心疼的麵容。

   “父親母親,讓你們擔心了,我回來了。”下了馬車,曲卿玥忍不住投入自己父母的懷抱中,將二人緊緊抱住。

   她真的太想念他們了,上一世的嬌縱和愚蠢,害了全家人。

   “哎哎哎,你回來就好,不管出了什麽事情,我們都會替你出頭。”被曲卿玥抱住,曲承誌還愣了一下。

   今天出府之前,因為北冥夜他還口頭教訓了曲卿玥,鬧得父女倆不歡而散,聽到她不見了,他心中是又後悔又著急。

   現在看到人好好回來了,他也就放心了。

   “父親母親,對不起,以前都是我太任性不懂事了,我以後再也不會任性妄為了!”

   聽到曲卿玥這麽說,曲承誌和秦婉如都愣住了,這女兒是轉性了嗎,怎麽出去一個早上改變就這麽多了?

   “傻丫頭,隻要你開心,我們都寵著你,你放心父親向你保證,這次皇宮的宴會,三皇子一定會邀請你做唯一的舞伴的!”曲承誌摸著曲卿玥的頭眼帶慈愛的說道。

   曲卿玥心中感慨,這和上一世是一模一樣的走向。

   上一世聽到自己父親這麽說,她高興的恨不得飛起來。

   後來,那北冥夜確實也邀請了她作為舞伴,卻讓她洋相百出,在皇宮丟人至極,便是皇上都開始有些對她不喜……

   “表姐,你可算是回來了,你這樣不聲不響的離開沒有告訴我們,我們都快擔心死你了!”

   就在曲卿玥準備說話的時候,一道柔柔弱弱的聲音自曲卿玥身後響起。

   這聲音,即便是化成灰,曲卿玥都不會認錯!

   柳惜雪!那個前世一直裝小白兔,裝可憐裝柔弱博同情,搶走她一切,害死她全家的賤人!

   有那麽一瞬間,曲承誌發現自己身邊的女兒氣息有些不穩,隻是等她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曲卿玥眼中含淚。

   “父親,女兒不是故意跑出去的,女兒是不慎摔下了山穀,你看女兒的腿,好疼啊……”這麽說著,曲卿玥腳一軟差點摔倒。

   如果不是曲承誌和秦婉如眼疾手快的扶住,曲卿玥就摔倒在地上了。

   一開始關顧著看到曲卿玥,夫妻兩都沒有發現她腿上竟然有傷,這麽一看才發現衣服也有些破損,想來是摔下山穀造成的。

   “我的天啊,玥兒你不要嚇娘親啊,快去找大夫,立馬請大夫過來!”秦婉如到抽一口冷氣,緊張的呼喊。

   柳惜雪來到曲卿玥麵前,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幅場景,臉色蒼白又羸弱的曲卿玥由南國成扶著,臉上掛著淚痕,那張完美無暇的臉隻消一眼便能夠激起人的保護欲……

   曲卿玥不一樣了!

   這是柳惜雪的第一感覺,可是她又看不出什麽來。

   “惜雪,給你們添麻煩了……”

   “表姐……”柳惜雪正欲解釋,卻被秦婉如打斷。

   “添什麽麻煩,你摔下山穀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今天出發之前我不是讓你跟著玥兒麽,你怎麽回事啊?”秦婉如愛女心切,想到之前柳惜雪說的話,責備的看著她問道。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