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給他點自由
  “燁霆,”黑暗中顧微微貼上了封燁霆的雙.唇,膠著(zhuo)著,輾轉反側。

  他們相互擁吻著,口中盡是鹹濕的淚水味,但早已分不清這淚水到底是誰的了。

  情到濃處,成熟的身體都產生了最原始的反應。

  從顧微微生病以來,兩人已經很久都沒有親熱過了。

  今夜卻是水到渠成。

  可在最後一刻,顧微微昏昏沉沉的腦袋忽然清明了起來。

  她忽然想到了某個醫生的叮囑,於是便立刻推開了封燁霆。

  封燁霆身上的火燒得正旺,猛然被推開他感到很意外。

  他下意識以為顧微微是哪裏不舒服,立刻就跪坐了起來準備去開燈。

  但顧微微卻及時阻攔了他。

  “別開燈燁霆。”

  “為什麽?”封燁霆嘶啞的聲音中滿是焦急,“你不是不舒服嗎,讓我看看你怎麽了。”

  “不是的,”顧微微皺眉說道,“我並沒有不舒服。”

  “那你為什麽要推開我?”封燁霆躺下去抱住了顧微微,“是我哪裏做的不夠好嗎?還是我弄..疼了你?”

  “都不是,”顧微微輕輕搖了搖頭,“是我忽然想起了一個醫生的叮囑。她跟我說最近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親熱。”

  “為什麽?”

  “因為我的體夜,不知道會不會對你產生影響,我不想冒這樣的險。我很抱歉燁霆,現在我不能…………”

  封燁霆懂了,他抱緊了顧微微說:“不要道歉,這不是你的錯。是我不好,你都生病了我還想著這些。沒關係的微微,你會好的。等下一次我再好好表現。”

  “嗯。”顧微微摟緊了封燁霆的腰,把臉蛋緊緊貼在了他汗津津的胸膛上。

  雖然半路叫停了,但顧微微依然能夠感受到封燁霆身體裏的那把火。

  她的手漸漸往下,輕聲問道:“不如我幫你。”

  “不用,”封燁霆撈起顧微微的手放在唇邊細細親吻,“你老公我又不是禽.獸,我懂得控製。”

  “那你憋著不難受嗎?”

  “不難受。小傻子。”不過是個得不到紓解的欲.望,他有什麽資格在她麵前說難受。這些和她正在經曆和遭受的痛楚比起來又算得上什麽呢?根本就什麽都不是。

  封燁霆就這樣抱著顧微微平複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說:“我身上都是汗,我去洗一洗,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顧微微‘嗯’了聲,隨即放開了圈著封燁霆腰身的雙手:“那你去吧。”

  …………

  十分鍾之後,封燁霆洗完澡從浴室裏走了出來。

  他走到床邊,看見顧微微已經閉上了眼睛,便坐在她身邊輕輕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但是顧微微並沒有回應。

  封燁霆以為她睡著了,就伸手關掉了房間裏的燈。

  他本來是打算躺在她身邊抱著她入睡的,但他忽然就改變了主意。

  他忽然下床,從衣櫃裏隨便拿了套衣服穿在了身上,然後輕手輕腳地離開了房間。

  封燁霆走之後,顧微微翻了個身,仰麵躺在了床上。

  雖然什麽都看不見,但她還是睜開了眼睛。

  其實她並沒有睡著,她隻是想給封燁霆一些自由,他因為她的病腦子裏的那根弦崩得太緊了。

  封燁霆摸了包煙和打火機就去了後花園。

  他一個人閉著眼睛從主別墅走到了次別墅區。

  他想要體驗一下這段時間來自己的妻子都置身在怎樣的一個世界裏。

  從主別墅花園繞到到次別墅花園的路程還不到五百米,但是封燁霆已經踉蹌了好幾次,他很難想象顧微微平時都是怎麽記住家裏的每一個角落的。

  他走累了之後就坐在一條長凳上抽煙,一根接著一根,很快他的腳下就被丟滿了煙頭。

  正在他點燃另外一根香煙時候,他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串腳步聲。

  他下意識以為是顧微微找出來了。

  他不想讓顧微微看見他大半夜的一個人躲在這裏抽了大半包煙,所以他立刻就把手上剛點燃的那根也扔在地上,並用腳狠狠碾踩了幾下。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站起來回過了頭。

  可他隻看了一眼就分辨出來了。

  那個人根本就不是顧微微。

  那人拿著手電筒,走起路來的樣子很利索,絕對不會是他的小傻子。

  他的小傻子現在看不見了,走起路來慢條斯理的。

  於是他又坐了下來,重新點燃了一支煙。

  管他來人是誰,不是他心愛的女人他就全都不在乎。

  很快,手電筒的光就照到了封燁霆的腳下。

  隨後一道年輕的女聲就響了起來:“你是誰啊?怎麽大半夜的在花園抽煙?還把煙頭扔的到處都是,你這樣是不合規矩的,得扣錢你知道嗎?”

  封燁霆狠狠吸了一口煙,聽到年輕女人的話,他並沒有出聲,隻是淡漠地輕笑了一聲。

  年輕女人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的笑聲很不屑,這讓她感到很不愉快。

  她拔高了聲音說:“你也太囂張了吧?你知不知道這裏我每天都要打掃的,你現在這裏亂丟煙頭不是給我增加工作量嗎?喂,跟你說話你是聽不見嗎?”

  年輕女人見封燁霆一直不回應她,幹脆就拿手電筒照上了封燁霆的眼睛。

  眼睛被強光照射,封燁霆立刻就眯著眼睛偏過了頭。

  而這一照,年輕女人也認出了封燁霆。

  “你!你是封先生!”年輕女人連忙收回了手電筒,立馬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封先生。主別墅那邊已經熄燈了,我以為您和夫人都已經睡著了,沒想到會是您在這裏抽煙。”

  封燁霆見這個女傭還有點眼色,就沒發火。

  但這個地方已經不夠安靜了,他想回去抱著顧微微了。

  於是他便踩滅煙頭,然後站起了身。

  年輕的女人見封燁霆要走,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抓住機會的話可能就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便連忙上前一步說:“封先生,謝謝你對我們家的幫助,我和我媽都很感激您。”

  封燁霆瞥了這個年輕女人一眼,微微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女人,又談何幫助過她和她的母親呢,況且他本來也不是什麽喜歡主動幫助別人的大善人。

  年輕女人見自己已經吸引到了封燁霆的目光,便主動解釋說:

  “封先生,我姓王,叫小雪,您可能不認識我,但我想您一定還記得我爸爸。我爸爸叫王福海,他曾經給您當過司機,後來不幸出車禍去世了。我爸爸去世以後,家裏非常困難,爺爺奶奶和媽媽看病需要很多錢。

  那個時候我們家裏真的幾乎都揭不開鍋了,我也差點要輟學出去打工。後來是您給了我們家一筆錢,我爺爺奶奶才續上藥,我媽媽也交上了做手術的錢。

  如果當初不是您,我的這個家就沒了。您還給了我這個工作機會,我也打過不少工,但是我在您這裏的活兒是最輕鬆、但薪水卻是最高的。謝謝您封先生!”

  王小雪說著,深深彎腰向封燁霆鞠了一個躬。

  聽這年輕女人提到她自己的家世,封燁霆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