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金融界巨鱷
  “媽媽,帶微微進來幹什麽,是要洗澡澡嗎?”

   顧微微看見方雅芝反鎖了衛生間的門,不禁站在她背後冷笑。

   其實她早就偷聽到了方雅芝的計劃。

   這個蠢女人不想讓封家人知道她們嫁了一個傻子過來,所以就想在新婚夜打傷她,然後串通醫院說她是婚後意外受傷變傻的。

   “微微乖啊,折騰一天你也累了,媽媽來帶你洗洗臉,來來來,你快把頭低下。”

   “哦!”顧微微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笑眯眯地把頭低了下去。

   方雅芝看準了時機,猛然伸出了手。

   她打算把這傻子的腦袋往洗手台上磕。

   這間浴室的洗手台是大理石做的,非常堅硬,兩下就能磕出血。

   可就在這個時候,顧微微忽然轉身尖叫了起來。

   “啊啊啊!媽媽!蟑螂!有蟑螂!微微怕怕,媽媽保護微微!”

   顧微微一邊說,一邊往方雅芝身上橫衝直撞,她抱著方雅芝的腰,直接就把方雅芝撞在了牆壁上。

   顧微微這一下可是使了吃奶的力氣,方雅芝的後腦勺直接被撞出了血。

   “好疼!快放開我你這個傻子!”

   顧微微不僅沒放開,還不停地把方雅芝往牆上撞。

   順便再裝個傻:“蟑螂在牆上,壓死它,媽媽壓死它!媽媽好厲害!”

   方雅芝氣得吐血,打也不行罵也不行,還要哄這個傻子。

   “微微乖,蟑螂已經被媽媽壓死了,媽媽受傷了,你也受傷了,我們快去醫院吧。”

   方雅芝忍著想弄死這個傻子的衝動,抹了一把自己的血在顧微微的頭上。

   顧微微也挺配合,直接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嗚嗚,微微流血,微微受傷,媽媽快帶微微去醫院。”

   “好,媽媽這就帶你去醫院。”

   方雅芝要的就是這個結果,但她沒想到最後受傷的竟然是她自己!!

   顧微微卻感到好笑,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

   方雅芝直接把顧微微帶到了早就打點好的醫院。

   封燁霆這邊就來了一個別墅的管家張姐,連個長輩都沒有。

   醫生直接當著張姐和方雅芝的麵宣布了診斷結果,說顧微微的腦袋比一般人脆弱,這次的碰撞極有可能會讓她變成傻子。

   張姐當場就懵了,再去病房看顧微微的時候果然見她一副傻乎乎的樣子,正坐在床上玩小孩玩具!

   顧微微見到張姐進來,甚至甜滋滋地叫她‘大姐姐’

   “大姐姐要坐車車嗎?這個車車可以坐兩個人。”

   張姐無語,趕緊打電話向封老爺子說明了這件事。

   封燁霆的父親這段時間不在國內,這次封燁霆結婚也是封老爺子一手操辦的。

   兒子都成植物人了,封燁霆的父親原本是想取消這個婚約的,因為不想耽誤女方。

   可封老爺子年紀大了,是個封建迷信的人,他堅信給孫子娶一房媳婦回來就能給他衝喜,而且他找人算過了,顧洪亮的長女就是最旺他孫子的那個人。

   所以當第二天上午封老爺子來醫院,見到顧微微‘變成’了個傻子之後,還是把人給帶了回去。

   封老爺子年輕的時候叱詫商場,絕對算不上是個和藹的人。

   可看著心智隻有幾歲的顧微微時,他還是不由自主的柔軟了下來。

   顧微微長得非常漂亮,一張小臉不加修飾就已經是絕色了。

   她一口一句甜甜的‘好爺爺’直接就把封老爺子給哄住了。

   所以當顧微微指著窗外的玩具店說要下去買好玩東西的時候,封老爺子立馬就答應了。

   進入玩具店之後,顧微微左顧右盼看了很久,最終選定了一個小豬佩奇的拉杆箱和兒童手表。

   想了想,她又拿了許多玩具塞進行李箱。畢竟她還是需要一些道具來打掩護的。

   回到封燁霆的別墅後,顧微微撒嬌找封老爺子單獨要了一間房裝玩具。

   吃過晚飯後,她就一頭紮進房間玩了起來。

   封老爺子呆了沒多久就離開了,確定沒人會過來之後,顧微微關上了房門。

   她打開兒童手表,裏麵赫然露出一個精致的電子屏幕,錄入自己的指紋之後,就可以通話了。

   “嗨,巨鱷,你終於上線了,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啊。手上捏著幾百億的資源卻不知道該怎麽操作,就等著你來指導了!”

   電話一接通,那頭的納撒尼爾就迫不及待地訴起了苦。

   ‘巨鱷’是顧微微的代號,隻要是在西半球混金融投資的,就沒人不知道這個代號。

   但也隻是一個代號而已,因為顧微微從來沒有向任何一個合作者透露過她的姓名,甚至是性別。

   聽到納撒尼爾抱怨,顧微微好笑:“你也不是吃素……”

   然而一句話還沒說完,她就立刻掐斷了電話。

   因為這個設備裏的變聲器竟然失效了,剛才她說出去的那半句話用的竟然是自己的聲音。

   通訊設備又響了起來,是納撒尼爾打過來的,但是顧微微沒接。

   而是直接拉開了小豬佩奇拉杆箱的隔層,從裏麵取出了一台筆記本電腦,登上了自己的號。

   她一上線,納撒尼爾語音的消息就瘋狂轟炸了過來。

   “OMG,巨鱷你竟然是個女人?”

   “天呐,你的聲音聽起來還很年輕,絕對不會超過25歲。”

   “OMG,我聽說你現在正在華國,我也有回華國發展的打算,我們可以見上一麵嗎?”

   顧微微皺眉,飛快打字:“閉嘴,如果你一定要打探我的隱私的話,那麽我不介意終止與你的合作。這話我隻說一遍,希望你好自為之。”

   “NO!NO!NO!我知道了巨鱷,我發誓絕對不會再窺探你的任何隱私了,現在我們開始複盤吧。”

   一個小時後,張姐把顧微微從玩具房帶回了封燁霆的房間。

   封老爺子想讓顧家的長女給封燁霆衝喜,一開始還擔心新娘不願意和植物人同房。

   可現在新娘變成了傻子,一個玩具一顆糖就能讓她乖乖睡在封燁霆的身邊了。

   然而睡到半夜,顧微微卻發現床邊站了個人,她下意識地就伸手把燈給打開了。

   卻發現床邊站的不是別人,正是封燁霆!這什麽情況?他不是個植物人嗎?

   發現封燁霆正在打量她,她連忙收回了眼中短暫的驚愕,一秒切換成懵懂無辜的模樣。

   “帥、帥哥哥,你起來上廁所嗎?微微也要噓噓,帥哥哥抱抱。”

   她說著,爬起來向眼前的男人張開了雙手。

   封燁霆冷冷勾唇:“嗬,果真是個傻子嗎?”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